第二十八章 难解的老人

    仁医院外科住院部的五号病房里,济民斋的小张(前几章出现过的一个重要配角,大家还记得不?)坐在病房里一边将草莓,葡萄之类的水果切成细小的丁块和沙拉酱拌成水果沙拉,一边同靠在病上的老大爷唠嗑:

    “老爷子,您这伤刚好就这么久坐着能成吗,还坐的那么直楞楞的,一点枕头边儿都不靠,我看着您都累,要不要我扶您躺下休息一会儿。”

    坐在病上的老爷子瘦的如同剥了皮的小树,皮肤也是皱巴巴的,好像枯树皮一般,再加上老人一头的银发,更使得他整个人都透出一丝灰败衰老的气息。

    小张坐在旁边凳子上的上下打量了病上的老人,感觉他比自己记忆中的爷爷都要老。

    小张的爷爷几年前去世时已经七十岁了,她在心底暗暗拿眼前的老人和自己记忆中爷爷的样子作对比,眼前的老人不开口的时候比自己爷爷要显老多了,根据他那枯皱的皮肤来看,小张觉得他应该最少有**十岁了。

    但是老人一开口说话,小张就明显感觉自己应该估计错误了,老人比她想象中的应该年轻了好多。

    因为他的声音不像一般老年人粗哑如同破锣一般,反而听起来低沉有力,音色也很好听。那么老人到底有多少岁呢?小张迷惑了。

    老人对着小张摆摆手,如同橘子皮一般枯皱的嘴唇蠕动起来说:

    “不用,我还是坐在这里比较舒服,我才断了两根肋骨而已,小伤罢了,而且已经接好了。要不是你们非要我来住院我现在就想走人了,整天躺在上无所事事都要发霉了。坐着比躺在那里舒服多了,我又不是重病号,躺在那里软趴趴的想什么话,倒是小丫头你,整天陪着我在医院里。难道不用上班吗?”

    “都断了两根肋骨还不是大病啊!”小张瞪大眼睛。有些无语。

    “当然不算了!”老人开始回忆往昔,“我曾经是Z城第一号狩猎者呢,我带着的狩猎小队在所有的狩猎队里面成绩是最好的,可惜……”

    可惜什么。老人没来得及说,因为这个时候刚好凌雪进来查房了,这一打岔。老人就止住了话头。

    凌雪第一次带人查房,后面浩浩跟五六个护士,她们每个人负责一个病房。都向主管六个病房的医生负责,凌雪现在既然是她们的主管,那他们就要向凌雪负责。

    饶是昨天已经见到过方医生查房的场面,今天的排场要小得多,可是这种场面让没有见过世面的凌雪有些心虚,自己这才工作第一天吧,就能够算个官了?凌雪在心中吐舌头。

    这就是异能者和普通人的差别。作为一个异能者虽然凌雪没有经验而且还是实习医生可是她的起点就比普通人有可能奋斗一辈子的重点还要高,这种高人一等的待遇让凌雪这个生在自由平等社会的人有些不适应。特权阶级害死人呐!

    要说小张最崇拜的人可能有很多,但是既感恩又崇拜的人就只有凌雪一个了,没有凌雪开的济民斋免费施粥,他们家的人早就在几年前就在瘟疫里死绝了,所以乍然看到凌雪穿着白大褂出现在病房里,小张惊得四肢僵硬直愣愣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小张此时的感觉就好像二十一世纪的忠粉碰到了自己饭的明星一样,心激动之下,血上涌,充斥脑门,她连五官都不灵敏了,自然就没有听到自己椅子“嘭”的一声倒地的声音。

    她这一激动可不打紧,椅子倒地还是小事,不值几个钱,最值钱的是她手里的那盘水果啊,那盘水果虽说不是价值连城可在现在的地球也算是有价无市了,还是济民斋为了感谢老人仗义执言受伤才送了老人一些。

    这些水果自然是凌雪从空间里单独拿出来给老人恢复体的,老人发病时凌雪用灵力给老人检查过体,可能是因为年龄大了器官老化的缘故,老人体内的灰色雾气也十分明显,虽然这些雾气远远没有袁本体内的颜色深,可是也不同寻常了,必须要好好的将养一番,那么空间里的水果自然是上好的滋补物品。

    而且空间里出品的东西都不是凡物,不仅灵力比外面人工培植的要多上几倍,那种水果清香的味道更是扑鼻而来,吃的多了凌家人上现在都有一种清新的味道,十分好闻。

    所以拜水果香所赐,现在整个外科住院部都知道现在医院里住了一个老爷子每天都有水果吃,拿水果是哪来的呢?再探究一下原因,哦,原来是济民斋送的,老人为济民斋仗义执言进了医院,济民斋就负责老人的所有医疗费用甚至还给水果!

    这种消息一传开,意料之内的济民斋在整个Z城心目中的声望又高了一层,今后想必会有更多的人为了济民斋赴汤蹈火的。

    不提后话,就现在在小张站起来的一瞬间,所有人的心都提到喉咙眼儿上去了,因为那盘珍贵的水果直接被小张的衣服带到,直接以自由落体的方式向地面亲吻而去,二战的最近的校长立在那里傻乎乎的傻笑……

    所有人都为那盘水果默哀,并在心中暗自计算着这盘后随国要是自己的话能够卖多少钱,算出来之后所有人都对小张怒目而视,因为这盘水果的价钱并不比她们一整年的工资低!

    眼见水果将要掉在地上的时候,异变陡生,原本坐在病上看起来垂垂老矣老人突然从上一跃而起,蓝色的病号服在空中划过一道蓝色的闪电瞬间到了小张边,然后不知道他怎样做得又瞬间倒了回去,快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还没有来得及不捉的时候老人已经翻坐回了病上。

    老人的子一就如同青松翠竹板笔直,除了手中多了一盘水果外,他连手脚摆放的位置都和刚开始是一模一样,正正的坐在大的中间,好像从头到尾都没有动过一样。

    见到所有人都注视着他,老人脸上殊无变化,他将水果盘重重往盘上一磕,看都不看进来的凌雪一眼,笑骂小张:

    “你这小娃娃实在太不小心了,要不是爷爷我体术高明,这盘比竟是还贵重的东西都被你糟蹋啦!”

    话音落地,老人端起盘子就闷头大吃了起来,在凌雪的例行检查时他也十分顺从,让做什么动作就做什么动作,只是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发表一丝意见,一句话都没有说。

    听到老人说自己是练体士,周围的人都面色一变,都有了然之色,老人显然不是异能者,那么会有这种手的就一定是练体士了。

    所有人包括凌雪都没有觉得这有什么异常,体术修道高深的时候确实会有这样的效果,而且体术更加逆天的是越老手越好,老人年纪看起来不小了,这么多年的功力修炼下来手深不可测也是有的,这么想来老人刚刚的一系列行为就合理了。

    但是这些所有人里不包括小张,别人不知道老人为什么会住院她可是十分清楚了,她不敢相信老人在店内孱弱到一个2级练体士都能把他给踹飞的程度居然会有这么好的手?小张的目光从凌雪上移开转而在老人上转来转去,试图为他刚才的行为找一个合适的理由。

    检查的结果让凌雪很是惊叹,看来母亲的医术又进了一步,从老人进医院到现在不足两天而已,老人不仅冠心病好了,肋骨已经完全接好,居然连体内的灰色都少了大半。

    而且老人术后恢复得非常好,好到凌雪不敢置信的程度,一个重病患者居然能在两天之后就会蹦乱跳的,即使有一千年的医学知识做后盾,这种手法也让凌雪十分崇拜,她学好医术的愿望更加强烈了。

    五六号病房正对门分布在医院的走廊两侧,凌雪刚刚先检查了六号病房,而五号病房里两张病上只有老人一个病人,所以在检查完老人的体后今天的例行工作就圆满结束了,让护士们全部解散做自己的事

    凌雪看了看手表,离下班时间还有一个小时,看来自己今天能够按时回家给哥哥做饭了。

    第一天上班就这么顺顺利利的渡过了,凌雪心愉快的准备转出门,只等着回到办公室消磨完最后一个小时就可以回家了。

    恰在此时,本来坐在上一动不动笔如松的老人居然开口说话了,希望凌雪能够留下交流一下病,病人要求和医生交流一下病这个无可厚非,更何况凌雪不仅是第一个接手老人病症的医生,现在还负责着病人的康复工作。

    虽然这打乱了凌雪对与下面一个小时的安排,但是和病人随时随地沟通交流也是医生的职责之一,凌雪不以为忤,更是责无旁贷,并且接受了老人的意见让所有人都退出房门,只留凌雪和病人在房间里。(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夫人成长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