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说与不说

    对于这个有史以来第一个从巫灵谷里生还出来的人,不仅病人家属,医院也表示了很大的关怀,其中免除医院费用就是一项,为的就是能够将病人留在医院里。

    不仅如此,仁医院的院长还下令要不惜一切代价救活这个病人,为的就是新闻媒体在提到这样一个有史以来第一个生还者时会稍稍提到医院几句那就好了,这样一个免费又有效的宣传广告,医院又何乐而不为呢?

    在医院这个系统里呆久了,方医生也不是那种不能变通的人,在对病人负责的同时,她也能十分领会医院领导的意思,她微微一笑,一扫刚才的紧张,语气十分稳定且轻柔:“没有什么,病人的恢复况很好,刚刚我之所以皱眉只不过是因为惊讶于病人超强的恢复能力罢了。”

    “哦,是这样啊!”病人弟弟袁虎挠挠头,将近两米又材壮硕的大汉做这样一个幼稚的动作却不让人觉得别扭,反而有种单纯的可感觉,他和病上的哥哥是袁本是双胞胎兄弟,虽然体格相像可是在格上却有很大的不同。

    哥哥袁本精明,善于与人打交道,弟弟袁虎质直爽,讲义气却有些可的傻气,刚刚方医生的话要是哥哥袁本听到肯定能够听出来方医生在撒谎,可是弟弟袁虎却根本听不出来。

    但是这却不是说袁虎傻,他只是懒得动脑子罢了。两兄弟自幼相依为命一起长大,以前都是哥哥拿主意,袁虎听话就成,只是袁哥哥生病这段时间他没有少跟医院的医生打交道,所谓傻人有傻福。袁虎虽然被哥哥骂说脑子回路都是直的一点都不会拐弯可是他却有一种非常准确的直觉,什么人对他们好,什么人对他们坏他还是能够分辨出来的,方医生平时对他们兄弟非常关心,所以袁虎单纯的认为方医生就不会骗他,他不安地问方医生:

    “那方医生。我哥哥什么时候好呀?他这次治疗后已经昏迷了很久了。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呢?”

    方医生第一次欺骗一个病人,心里有十分浓重的负罪感,但是为了医院的声誉她却不得不这么做,她不着痕迹的瞪了躲在角落的胡霞一眼。看到胡霞揪住廖东城袖子吓得脸色发白花枝乱颤,却一点没有主动承认错误的样子,心里越发不悦。

    若说刚才她只是对胡霞的偷懒感到她不是一个合格的实习医生的话。那么现在她已经在怀疑胡霞适不适合做一个医生了。

    要知道,作为一个要对病人生命负责的医生,你医术不精可以训练。一时的偷懒可以改变,可是医生必须要对病人有很强的责任感,一个不能承担责任的人绝对不能当一个好医生,这样一想她心里对胡霞的印象分数大减,觉得要是让胡霞这样的人通过实习医生的考核的话简直就是侮辱医生这个职业。

    但是面对病人家属她也不敢下结论,要知道像袁立这种第一次见到的病症虽然已经基本康复了,可是谁也不能保证那一天就突然恶化了。所以方医生不敢轻易下结论。

    于是方医生给了不安的袁虎一个安抚的笑容,微笑着说:“由于你哥哥这重病正式第一次见的缘故。虽然你哥哥在两个月内经过八次排毒已经将体内的毒素完全排除去了可是医院里还不能保证有没有剩余毒素,所以我这次要给你哥哥再做一次全检查,要是一点毒素都没有发现的话,等你哥哥从昏迷中醒过来之后就基本可以确定康复了。”

    袁虎虽然对那个小护士没有好感,可是还是很相信方医生的医术的,听到方医生要亲自给自己哥哥做检查,心中十分感激,却因为嘴笨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感激的话来。

    方医生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看了这个九尺男儿为了自己的哥哥居然紧张成这样的的样子,心中只感叹了一下兄弟两人的感之好之后就开始有条不紊的检查了。

    凌雪却站在旁边提心吊胆,她虽然今天是第一次实习,可是光看那病历表凌雪就知道了到底出了什么事,两天没有做过检查,凌雪只希望病人的况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好。

    廖东城也皱着眉头担忧的看了拽住他袖子难得跟他这么亲密简直让他有种受宠若惊的胡霞一眼,什么都没说就给方医生做助手开始检查起来。

    至于胡霞,她这会儿也顾不得瞪凌雪了,她紧张地站在护士后站的跟一根棍子一样,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方医生的每个动作,生怕病人出了什么问题。

    只是她是在担忧病人况有变还是在担忧病人要是出了什么事自己实习医生就不能通过就不清楚了。

    病人的这次检查以方医生为主,廖医生做助手,还有一大堆的护士配合检查,这样大的阵势让旁边的袁虎一阵感动,医院不要钱不说还这样关心自己哥哥实在太让人过意不去了。

    相比袁虎的感动,凌雪就有些无聊了,今天是她第一天在外科住院部上班,什么事都插不上手,而且这样的检查完全都是按程序完成的,按说应该很快的,可是这次由于方医生发现了病人两天都没有记录过病例的原因,生怕这两天病人有出现一些不在掌控中的况,所以检查的十分仔细,延续的时间就更长了,久而久之,凌雪站在一旁看着忙忙碌碌的医生和护士们就有些无聊。

    无聊到极致的时候,她就习惯地释放出精神力在病人的体内四处扫一番,这也算是一种习惯了,自从开始跟着母亲做医生之后就养成了这样的职业病。

    虽然这种职业病经常会被赵圆圆嘲笑,可是这也不是没有好处的,打发时间了不说,凌雪最近还发现可能是由于每天都这样联系精神力的缘故,凌雪觉得自己的精神厉害在缓慢增长着。

    所以说凌雪精神力的强大跟这种职业病也不无关系,这样做久了,凌雪就发现不管是异能者还是普通人他们上都或多或少会有一些灰色的物质,而且一般医院病人上的灰色病人比较多,正常人的比较少,病人体里面发病的部位比较多,其他部位比较少。

    至于这种灰色物质到底是什么东西,凌雪实际上也不清楚,而且医书上也并没有什么记载,凌雪拿去问母亲也得不到到什么有价值的答案,久而久之她对这个也就不重视了,用精神力给病人检查体时候也能无视掉这些东西。

    但是凌雪今天却有了一些新的发现,她半眯着眼睛仔仔细细地在病人体内检查了一遍,水样的眸子波光流转间神色却有些异样,这份异样被已经从记录中确定病人无事后又开始精神放松的胡霞看在眼里。

    这时候方医生已经检查完毕,她微笑的对焦急地等在一旁的袁虎说:“已经确诊过了,你哥哥体已经进本康复,再在医院里等个一周就可以出院了。”

    袁虎听后欣喜万分,接着仿佛在印证方医生的话一般,第八次排毒治疗后晕过去的袁本这个时候突然缓慢地睁开眼来。

    袁虎本来听到哥哥康复心已经处在康复中,再看到哥哥睁开了眼睛,更是虎目含泪,直接扑在哥哥上边哭边喊:“哥,哥,听到没有,你已经好了!”

    在医院里这样的将就安静的环境里,这样的喧哗就显得十分突兀了,可是周围的护士包括旁边的病人都被兄弟两个的深厚兄弟之打动,没有人去指责他们,反而所有人都为这样的好结局而高兴着,只有凌雪,她看着袁本体内后的灰色物质面色凝重,眉头紧皱,好像遇到了什么棘手的问题。

    凌雪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只有自己的精神力可以查看到这种灰色物质,可是她却清楚地知道这个病人的况是绝对不能立即出院的,因为以她的经验来看,一个人体内有灰色物质并不能代表这个人有病,但是灰色物质越多就代表这个人越不健康。

    而根据这几年的观察结果,一般人体内都或多或少有一些灰色物质,病人的体内就更多一些,但是这些灰色物质的颜色都是十分浅的,呈浅灰如同石灰岩的颜色,可是眼前这个袁本不同,他体内的灰色物质已经不是浅灰色了,而是稍微严重的铅灰色。

    这种发现让凌雪神色严肃起来,她相信以方医生的医术来说检查报告一定是不会错的,但是她也肯定自己的精神力也是没有错误的,病人虽然体内虽然已经没有毒素,体各项指数也完好,但是可能是因为病毒长期折磨的缘故,病人的五脏六腑已经遭到了严重的损害,之所以各种诊断数据都没有什么问题不过是因为病人以前强悍的体素质所起的暂时的作用罢了。

    若把病人的体比作一艘船的话,那么现在袁本这艘船只不过是一个外表光鲜刚刚涂满了新鲜涂料,内里却已经腐烂发臭长满苔藓的烂船,这艘船若是在真空包装的博物馆里,没有细菌的安全状态下还可以多保存几天,但是若是把这艘船开出博物馆,放它去航行,那么不久就会在波涛汹涌的海浪中沉没的。

    只是此时此刻的病房到处都是欢呼声和旁人对病人康复的祝福声,大家纷纷对这样一对感真挚的兄弟给与祝福,就连平素都很注重形象的方医生也对这苦难的哥俩儿哥说了几句鼓励的话,只有眉头紧锁,神色犹豫的凌雪和病房里的欢乐气氛格格不入,她还没有想好要不要讲这个况报告给方医生,病人不调养好自己的体是一定不能出院的,一星期以后也不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夫人成长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