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许菲菲的遗憾

    方华就知道整天忙于做手术的许菲菲肯定不知道这个,要不然她也不会多跑这一趟了,要知道许菲菲整天忙着专注于照顾病人除了她在医院里没有什么朋友,所以不知道医院的这一条潜规则也是有可能,但是作为好友,她可有责任提醒她一下:

    “主治医生不能带有亲属关系的实习医生这是医院的潜规则,许姐你不知道也就罢了,现在知道了还是不要让小雪跟着你了。

    要知道实习医生能否成为正式医生的关键就在于带她的主治医生所给的评价如何,你想想大家作为医生,谁还能没有个儿子女儿侄儿外甥在医院里上班呢?

    我知道你肯定是不会假公济私的,可是别人不会这样看。要是每个人都这样做,那医院不就成了家族式企业了吗?所以这条虽然没有写进医院规定里,可大家没有不遵从的。

    我思量着小学跟着你不如跟着我好了,反正就算小雪跟着你,急诊部也没有她做的活,这样三个月之后她的实习评定你也不好写不是吗?跟着我在住院部的话,不仅可以避嫌,开个药,打个针什么的,各种能力都能锻炼一下,你说呢?”

    许菲菲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可是对于自己女儿的前途就不能不看重了,她想了想,女儿跟着自己几天了,除了昨天之外确实没有什么上手的机会,跟着方华的话,以他们两家的关系,肯定会照顾好她的,而且住院部确实有很多机会实习,这点是急诊部比不上的。于是许菲菲也不矫,就点了点头说:

    “确实是这样,难为方华你为小雪想的这么周到,比我这个母亲都想得多,那小雪以后就交给你了。小雪这个孩子平时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的。都要劳你费心。

    要是她不听话的话。你该打就打,该骂就骂,一点都不要客气。玉不琢不成器,她将来成不成器就看你这个师傅严不严厉了。”

    凌雪在一旁揪着手指大囧。总觉得母亲的语气怎么那么熟悉呢?再仔细一想,哎呀,这不是前世父母总对班主任说的话呢?现在又被母亲重复了一遍。凌雪满脸黑线,这让她多丢面子呀,好歹她也是个实习医生了呢。

    别拿实习医生不当工作好不好!

    至于说是去住院部还是呆在急诊部。她是一点看法都没有,经过昨天救治老爷子的事,她愈发知道了自己医术在实践方面的不足,昨天不说自己没有带急诊箱,就算带了,她实践经验也不足,连打针都不会。临时上手只怕连针往哪戳都不知道,手忙脚乱之下说不定会更加混乱。

    这点让凌雪有些赧然。自己空有满腹的知识,可就是不会运用,要不是最后关头灵力莫名其妙的起了作用,只怕老爷子已经含恨去世了呢。去住院部也好,那里病人多,可以实践一下不说,还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试验一下自己的灵力到底对病人有没有作用,凌雪对昨天老爷子居然起死回生的况也非常好奇呢。

    方华笑了笑,“小雪这么乖的孩子,而且又学习,是我们医院实习医生的第一名,也就你会舍得骂,我可舍不得。和我家那个调皮猴相比,我可是疼都来不及呢。”

    赵圆圆和凌雪不同,她是金系异能者,初级班毕业之后就按理成章地进入了金系的中级班,她本来就是讲义气又火辣的子,没有了凌雪的拖累,她从此在银叶学校混得风生水起。

    几年以后的现在,她已经是银杏学校大姐大般的人物,金系初级中期接近后期的水平再加上因为好战而积累的丰富的战斗经验让她在银杏学校同一个年级里打遍天下无敌手,连男生都比不过她,因此她在学校里可谓是独孤求败的人物,手下小弟无数,慕者无穷。

    现在不比龙腾帝国的时候了,女不仅可以学习除了水系和木系以外的技能,还能从事男生可以从事的任何职业,赵圆圆从小最想做的就是向她的偶像何梦梦将军学习,成为华国第二个女将军。

    是以方华虽然嘴里这么说着,可心里却是为自己女儿骄傲的,这点许菲菲从方医生提到赵圆圆时那上弯的嘴角就可以看出,对于凌雪是木系异能者不能学攻击法术这件事许菲菲不是不遗憾的。

    谁小时候没有成为将军的梦呢?就像二十一世纪的小孩子小时候都想成为除暴安良的警察一样,许菲菲小时候最想成为的就是一名保家卫国的军人,而且她是双属灵根,虽然金属灵根比较差,可是也是能够修炼金属法术的。

    可恨她生的不是时候,龙腾帝国是不许女修炼攻击法术的,她也就只能修炼没有任何攻击力的水属法术,老老实实做一个大家闺秀,按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给一个不认识的人。

    好在她的命比较好,嫁给了一个知冷知的人,她也就认命了,希望女儿能够掌控自己的命运。

    可是没有想到自己女儿居然是单属的木属灵根,灵根报表怎么样,她没有凌厉那样高兴,反而有些失望。

    作为一个女人,她不像丈夫那样认为女人天生就该是被在家里被家人保护,出嫁后被丈夫保护,一辈子都该安安稳稳的生活在别人的羽翼之下,没有自己的主见的。

    她认为,在这样一个实力决定一切的世界里,就算是女人实力也是很重要的。更何况自从龙腾帝国覆灭后,女的地位有所上升,不再像以前一样足不出户,很多的女都走出家门,这样的况下,女儿作为木属异能者没有攻击力的缺点就越发明显了。

    但是许菲菲不是那种自己没有做到的理想就一定要孩子做到的那种人,这种念头她也只是在心头过了一遍之后就放下了,女儿已经够优秀了,至于没有攻击力这点,就让他们夫妻保护她一辈子吧。

    许菲菲和方华交代好之后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两人都不是闲人,商定完之后就直接让凌雪跟着方医生去住院部了,至于手续什么的,许菲菲不大不小也是一个主任,这点手续她自己盖好章就行了。

    于是,在凌雪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被自己母亲给卖到住院部了,连包袱都没有拿,光这手跟着方医生到了住院部。

    仁医院虽然不是地球最大的医院,但是作为Z城的十大医院之一,它的实力也是不可小觑的,这点光从它的占地面积就可以看出来。

    凌雪才来这医院几天,又都在急诊科打转,而急诊科由于它的特殊就位于大门的正对面,凌雪出了停车场就到了急诊科,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好好逛过整个医院。

    眼下凌雪跟着方华除了急诊科大楼,在几幢白色大楼附近不停地左转右转走了一二十分钟才到了住院部,方华自己走习惯了不觉得远,可是她回头看了看正在吐舌头加喘气的凌雪之后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走的太快了,她关心得问凌雪:

    “小雪,我走得太快了吧,要不要先去我办公室休息一下。你这孩子也真是的,我走得太快了你可以提醒我一下啊!”

    看到方医生终于停下了,小雪忍不住手扶膝盖喘了几口气,又直起勉强对方医生挤出一个笑容说:

    “没事,方阿姨,我刚刚有点喘不顾来气,现在好多了,我们可以继续走了。”

    凌雪哪里有脸去休息?方医生比自己长了一辈不说,年纪大了三十岁都不止,要按照二十一世纪的礼节,在公交车上凌雪这个年轻人都该给方阿姨让座的。

    可恨这是一个完全忽视生理规律的时代,年纪大的人不仅没有随着岁月变得体弱,反而由于多吃了几年营养液,多练了几年体术的原因要比年轻人更加矫健。

    就拿刚才而论,一样的路程,方医生走得又快又轻松,凌雪跟在后面却跑的跟死狗似的,这怎么不让凌雪崩溃?

    方医生还是有些不放心,再次问:“小雪真的没事不用休息一下吗?这回是真的怨我了,明明急诊科和住院部之间有虚浮车的,只不过这段路我走习惯了,每次工作累了就绕着几栋楼走几遍,回来就会觉得很轻松,所以就忘了虚浮车这回事,倒是累了你了。”

    话音落地,方医生看着仍旧喘个不停的凌雪上前扶住她的手臂,试探的问:“要不我扶着你进去?”

    凌雪哪里肯让方医生扶着进去,她怎么说也是有自尊心的好不好,健健康康的一个年轻人怎么能让一个比自己年纪还大的人扶着?

    更何况第一天上班就让低头上司扶着进去,这不是明摆着她有后台嘛,这对她以后和同事们相处也不利,她可是受够了在急诊科是被别人孤立的感觉了,不想在新的部门再体会一遍。(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夫人成长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