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冷战

    第二早上六点钟,多年养成的习惯让凌雪如同往常一般按时醒来,她迷迷糊糊地伸了个懒腰就眯缝着眼准备气喘洗漱,结果不小心踩到一个软软的东西重心不稳之下,差点从上摔下去。

    就在凌雪头朝下脚朝上准备来个倒栽葱的时候,一只骨骼纤细修长的素手从细软的鹅毛被里伸出拉了凌雪的腿一下,于是凌雪摔落的动作被缓了一下直接摔在了上。

    “哎呦!痛死我了!”凌雪感觉自己腹部撞到了一块硬硬的东西,凌雪不用猜就知道自己居然跌在了哥哥的膝盖上,来不及想就不回家的哥哥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房间里,凌雪飞快的捞起被子钻进里面当鸵鸟。

    “怎么——小雪,摔到哪了让我看看。”低沉的声音却有着清脆的音色,带着些许急切。

    “没事,哥哥怎么在我房间里?”沉闷的声音从被子里面钻出来,凌雪头埋在被子里装鸵鸟,作为一个异能者兼练体士,一大早在自己被窝里摔了一跤真是太丢人了,哪里有脸出去?

    “哦,”李浩然低低一笑,有磁的声音搭配着清水般不染尘埃的笑容,简直是祸害呀,祸害……

    “昨天听吴立说我们家的小米虫居然大发神威成了救苦救难的白衣天使,还把自己搞到晕过去了,你说我怎么能不回家看看?”

    为什么一大早就感觉有凌冽的冷意扑面袭来呢?凌雪继续钻在被子里当鸵鸟,在心底里默念,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

    李浩然却抓住她不放。“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睡得那样死,我回来了你都不知道?你可千万别说是太困了,睡得太死,我虽然不是异能者可也知道异能者的精神力可以自发的发现任何靠近的物体的。要不是你体状况看起来好好的,我肯定要送你到医院检查的。”

    凌雪怎么能够说是精神力使用过度导致的昏迷呢?要是被哥哥知道说不定又是一通唠叨。凌雪可是怕极了。不过说到送医院检查,凌雪想起自己母亲,就算是自己况不对也是母亲来照顾呀,怎么哥哥会在自己房间里呢?

    还和自己睡一张。这孤男寡女的,**的……啊,呸呸呸。想到哪去了,凌雪钻在被窝里的面孔脸色发红,坚决不承认自己已经觊觎哥哥的美色好久了。于是凌雪就变相转移话题:

    “哥,妈妈呢?怎么不在家?”

    “难道你忘了你昨如何充当白衣天使收了的那个病人吗?母亲昨晚连夜为你收拾烂摊子,坐了半夜手术,就打电话回来说不回来了,直接睡在医院里了。”

    “哦。”凌雪有些心虚,自己做了事却要母亲为自己处理烂摊子,却是不太好意思呀。

    “别想转移话题。”李浩然强行扒掉凌雪该在头上的被子,“老实交代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幸亏是我回来了,按你昨天的况,要是别的人进了家门,你有什么都不知道岂不是危险了?”

    嘻嘻……凌雪尴尬的笑着,从上坐起来,没想到哥哥还记得这个呢,“昨天精神力消耗过度,有些累着了,”凌雪看着哥哥有些变黑的脸色,立即脯保证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以后一定不会这样了。”

    “你确定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李浩然挑眉,面色明显带着不悦。

    凌雪有些烦闷,她实在太怕哥哥较真的时候了,真的超级啰嗦,于是她连忙点点头,“真的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话音未落,凌雪就感觉到一阵一阵的冷意袭来,不用抬头凌雪也知道源头自然来自自家老哥,李浩然挪动着腕表,足以遮盖整间房屋的虚拟屏幕上详细地写着异能者过度使用精神力可能造成的后果,其中最严重的是——脑部混乱变成傻瓜。

    凌雪默,作为一个异能者,她当然知道这些后果,但是她相信自己是不同的,也许是空间的作用,也许是功法的作用,她每次精神力消耗一空之后,第二天就会感到精神力有明显的增加,当然这些都不能跟哥哥说,因为到目前为止,凌雪也没有告诉哥哥空间的秘密。

    凌雪的沉默造成了两人冷战的后果,直到凌雪洗漱完毕,吃完饭,李浩然都没有跟凌雪说一句话,就连凌雪故意示好夹菜给他吃也视而不见。

    这可跟往有些不同,平里,两人之间不管有再大的矛盾,只要凌雪先示好,李浩然也会捏着鼻子接受的,今天哥哥居然会不接受自己的好意,凌雪有些不安,好像哥哥搬出这个家以后就变得越来越奇怪了。

    仁医院急诊病房内,正在给病人做检查的许菲菲一转头就发现自己女儿又躲在一众护士后面低着头一边发呆,一边叹气,从今天早上上班以后许菲菲就觉得自己女儿绪不对,做事老走神儿不说还总是叹气,让她干什么都能弄错。

    这事要是发生在别人上许菲菲早就不论场合训斥一通了,可是搁在自己女儿上,许菲菲张了张口还是有些舍不得,只好冷着脸对正在发呆的凌雪说:

    “凌雪,跟我到办公室来!”

    凌雪在走神中,根本就没有听到母亲说了什么,听到有人点到自己名字,猛地抬起头来,不解的问旁边的护士长刘姐:“母亲叫我什么事?”

    听到凌雪的问话,许菲菲正在向主任办公室走去的影顿了顿,满含愤怒的声音传来:“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给我过来!”

    凌雪这才如梦初醒,母亲在医术方面从来对自己要求严格,今天自己居然在上班的时候发呆,凌雪擦了擦头上不可见的冷汗,小跑着向母亲办公室里走去了。

    今天急诊部没有什么事,一点都没有昨天那种生死关天分乏术的况出现,只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妈因为吃错了东西有些肚子痛,许菲菲给她开了一些泻药吩咐她说泻出来就好了。

    本来嘛,急诊部就是这样,要么不忙,要么就忙得要死,凌雪在急诊部呆了几天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氛围。

    凌雪目前的份是实习医生,虽然带了实习二字,可实际上离医生还差得远,每天的工作就是跟在母亲股后面打打下手递个工具什么的,要是别的科室实习医生还要给病人开药,打个针什么的活可以干,只不过药房要主治医师签字罢了。

    可是凌雪现在在急诊科,急诊科的病人都是比较严重甚至需要做手术的病人,这点除了昨天的意外况之外许菲菲都会处理得妥妥当当,根本就没有凌雪插手的余地。

    所以一直很闲的凌雪就开始发呆了,不停地想着怎么跟哥哥解释,扫除冷战的氛围。

    在路上凌雪闷着头向前跑不小心撞到了赵圆圆的母亲,住院部的方医生。

    方医生顿了顿脚步,扶了想要向前倒去的凌雪一下,好笑的问:“小雪,慌慌张张的,怎么回事?”

    凌雪见今天居然第二次差点摔倒,羞愧之下马上从发呆的状况里走了出来,她告诫自己,这是在工作,可不是平时,一定不能再发呆了,至于哥哥的事,还是下班以后再去想吧。

    凌雪想开了之后,就清醒过来了,可是面对着方医生的问话,她哪里敢说是自己在发呆被母亲抓到了去问话,支支吾吾的不敢说话,耽搁了这么一会儿。

    在办公室里左等右等不见凌雪,等得不耐烦的许菲菲就出来抓她了,许菲菲满脸怒意地打开门,准备教训一下自己女儿,就看到同事方华和女儿站在一起,满脸的怒意僵在了脸上,发作也不是,不发作也不是。

    方华看了看畏畏缩缩不敢进门的凌雪,再看看一脸怒意的许菲菲,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打圆场说:

    “怎么,凌姐,不请我进去吗?”

    长久的教养让许菲菲不会当着人的面教训自己的女儿,她侧了侧子示意方华进去,然后跟着进了办公室在沙发上坐下,但是脸色一点好转都没有。

    凌雪也甚为乖觉,见到母亲没有当面发作,松了口气,不管母亲又没有同意就颠的跟在母亲股后面进了房间,顺便端茶送水的献献殷勤,让许菲菲有气也没处发。

    方华一星期前出差到别的医院交流去了,但是这并不妨碍她知道凌雪已经拿到了实习医生的资格,本来她这次就是为了这事儿来的,她先对许菲菲恭喜过凌雪顺利成为实习医生,在夸赞了凌雪的聪明之后才进入正题。

    “既然小雪已经顺利成为实习医生了,不知道凌姐对小雪有什么安排没有?”

    安排?许菲菲不解,看了看乖乖坐在一旁看起来万分听话乖巧的女儿说:“安排什么,就让小雪跟着我好了,正好我这里却一个实习医生。”

    方华气结,优雅地翻了一个白眼:“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安排,可是你想过没有主治医生带有亲属关系的实习医生,这个是不符合医院规定的。”

    许菲菲更加不解了,“我进医院之前看过了医院的所有规定,并没有这一条啊!”她可是早就安排好了让女儿跟自己一起实习呢,要是医院里有这条规定她肯定早就注意到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夫人成长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