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混乱

    此时的济民斋店内确是已经乱作了一团,店员小张被愤怒的人群围在中央,而她面前就是一个昏倒在地的少女,从人群愤怒的言论里可以看出他们将刚刚推搡过女孩的小张当做了女孩晕倒的罪魁祸首。

    人都是有同弱者的心理的,小女孩骨如柴的段对上小张因为店内免费供应充足的饭食所以保持着丰满且健康活力的小张,自然是同小女孩,所以人们看到小女孩被店员推倒后,就马上对小张怒目而视,以为小张对这小女孩动了什么手脚,毕竟,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晕过去呢?

    旁边一个大爷叹气道:“哎呀,你这小姑娘也太凶了,不就是多领了几份食物吗,你们至于把一个小女孩推倒吗?”

    “是啊,”旁边的人都附和道:“你们到底有没有同心。”

    周围的人纷纷应和,一致声讨小张,而店内的其他店员都被人群有意无意的推搡到外面,对于小张的形他们也莫能助,小张被众人围攻,也非常委屈,眼圈红红的马上就要哭出来,她实际上也不过是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子罢了。

    因为自小就有十分惊人的记忆力,尤其是在记人面孔方面更是过目不忘,所以才会被店长派到这里负责巡查店铺,防止有人多领了食物,毕竟食物是有限的,而需要食物的人却有很多。

    她并不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是,刚刚她所做的事不过就是将这个已经领过三次的小女孩揪出来罢了,没有想到这个小女孩然会晕了过去。

    “济民斋了不起啊,你们以为就给我们发点什么食物就可以不把我们的命发在眼里了吗?”旁边的一个壮汉唯恐天下不乱的叫道,伸出一只毛绒绒的手将小张推倒在地。

    也不是所有领过救济粥的人都会对济民斋感激的。最起码现在这个壮汉就对济民斋十分不满,他是2级的连体士,若是好好出去做工的话还是能够找到工作的,只是自小好吃懒做的他根本就不想去找工作,所以才会每天都来领免费的粥喝,对于一个壮汉来说。虽然济民斋的粥分量十足。但是一天一份粥也不过是能填填肚子罢了。

    但是济民斋的规定却是每个人一天只能领一份粥,壮汉在几次试着浑水摸鱼都被火眼金睛的小张抓出来后就对她怀恨在心,今天能够看到小张吃瘪,自然要落井下石。

    有了一个人出头。那些本就对济民斋不满的闲汉们全都愤怒地去推搡周围的店员,分发食物窗口的玻璃被砸烂,一群人向后方的仓库一冲而上。他们肩扛手舀,有的人甚至随着带着巨大的袋子,将仓库里的食物疯狂的往袋子里装。看架势是蓄谋已久,就算是没有今天这件事也会有人找其他的事来挑事的。

    刚刚骂过小张的大爷没有想到这群人会这么做,他受到济民斋的救济颇多,可以说要是没有济民斋,他这把老骨头早就在瘟疫横行的时候不知道被谁啃了。

    刚刚他也只是出于义愤,觉得小张不应该那么粗鲁,现在看到那些舀大袋子疯了得往口袋里装事物的壮汉。和那些红了眼睛抢食物的人,以他的阅历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被利用了。于是深深为自己刚刚助纣为虐的行为感到后悔的同时,大吼一声:

    “打死你们这群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大爷举起拐棍就往那个挑事的壮汉头上砸去,那个壮汉正在眼睛发红的疯狂地举起面粉筒往袋子里装,这些面粉如果舀到外面去卖可比晶石还要贵上许多,也就济民斋这样的傻冒才会免费发放。

    本来以壮汉2级体术者的实力和敏锐的感知力,以年老大爷的体力根本就砸不到他的,可是他现在眼里只有那些比晶石还贵重的面粉,哪里注意到有人偷袭,所以就被老大爷正正得打中后脑勺,顿时鲜血直流。

    壮汉被打懵了,站在那里不动,老大爷却不依不挠,举着拐棍使命向壮汉头上打去,看老爷子那拼命的架势和棍棍致命,不是敲得壮汉鼻梁出血就是打得壮汉脑子发晕,看来年轻的时候应该也是一个练家子。

    可那壮汉也不是吃素的,他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然被一个老头子给打了,顿时鲜血上涌,又羞又恨,破口大骂:“打死你个老不死的!”

    大汉抓起老大爷的拐棍,右手肌暴起,2级体术者的全力一甩就把老爷子甩得倒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济民斋的大门上,老爷子哼了一声就不动了。

    壮汉还不解气,大步就往倒地的老爷子边走去,看样子是要给没死透的老爷子补上一脚,只是他出于劫匪的本,就算是揍人也要扛着硕大的麻袋,所以就没有看到,在他前进的路上,一个原本该躺倒的瘦小女孩突然睁开眼睛,黑溜溜的眼睛机灵的在眼圈里转了转,然后瘦小的子利落的一滚,就缩到墙角不动了,哪里有什么晕倒的人虚弱的样子。

    扛起巨大的麻布袋子的壮汉就要上前继续给老头子点颜色看看,却被义愤填膺的店员们拦住,店员们本来被这群疯了的人吓怕了,全都躲在角落里,现在看到一个和济民斋无关的老大爷都能誓死保卫仓库,这让他们这些舀着济民斋高工资且都受过济民斋救命之恩的店员们何以堪。

    须知“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济民斋不仅免费施粥,对于店员的福利也是很好的,不仅每月工资照发,更重要的是店员们不要工资的话还可以免费供给三个人一个月的粮食,这要是搁21世纪的人上免费供给三个人的粮食也就是一个月四五百块钱,要真是有公司每个月只有这些工资,只怕这家公司早就被劳动局找上门了。

    可是在31世纪的地球,普通人没有了政府救济,没有了旅游业和服务业的收入,能吃饱就是普通人最大的梦想,更何况还是能让全家人吃饱?这些济民斋的店员想到这些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疯狂地向那些强盗们攻去,须知,若是他们不拼命的话,只怕用不了到明天就会有别的什么人做了他们的工作,抢去了他们家人赖以生存的粮食,这怎么不让他们拼命?

    俗话说,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那些闲汉是为了钱财拼命,而店员们是为了自己甚至与全家人拼命,这结果怎么会一样?

    更何况,李浩然在招店员的时候也不是什么人都招的,除了品行良好,没有什么不良记录之外,还要有适当的武力,所以凌雪进入店内的时候就看到一群穿青色绣花样式制服的形弱小的店员正在追着几个形高壮的大汉穷追猛打。

    尤其是,刚刚凌雪注意到的那个叫做小张的女孩,此刻她正骑在刚刚推他的那个壮汉上,抓,刺,挠,撕……充分发挥出我们女式风格的所有战力,而那个本来威风无比的大汉此刻被四个店员分别抓住四只手脚,任大汉拼命挣扎可是他的手脚就像被钉子钉在地上一样纹丝不动,于是任他一个2级体术者在被四个或1级或2级体术者抓住手脚之后也只能被一个普通人的女孩揍得满地找牙。

    至于其他闹事者,凌雪看了看旁边吴立刚刚还被吓得面无血色现在却已经满面红光的脸色,满脸都写着我干的还不错吧,给我涨工资,涨工资,涨工资吧!

    “吴大哥,你这店长,干得不错!”凌雪看了看那些现在蹲在地上抱头唱国歌的闹事者手上捆绑的专业非常的绳结说。

    “呵呵……哪里,哪里。”吴立本来还有些担心被凌雪看出来这些店员们本来的来路的,要知道按照凌雪的合同里的要求,为了更多的照顾一些最需要帮助的人,店员最好招一些实力弱小的人。

    却没有想到凌雪这几年都没有来过济民斋了,那些合同什么当时都是由李浩然负责写,她只负责提出意见和签字的,早就不知道被她丢到脑子里的那个回路里去了,哪里还记得?

    何为实力弱小的人?老弱病残而已,自古皆然。

    可是作为一个资本家,慈善的口号喊了几千年,真的有几个人把全部家都全出去做慈善?只怕人类历史上也屈指可数吧。

    在这方面凌雪和吴立有根本的立场不同,凌雪根本没有那济民斋当产业来看,这只不过她处理一些空间垃圾的地方,要是顺便能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那就更好了。

    可是吴立却把济民斋当做事业来经营,只有济民斋的利润越高,扩展更快才是他的目的,可是无奈他跟错了老板,先不说凌雪这个十指不沾阳水,生惯养的大小姐,被作者开了金手指的女主角。

    就说李浩然这个总经理吧,自从把济民斋交给他手上之后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让他满腹的功劳无处可诉,就像得了小红花却没有得到家长表扬的小朋友一样万分郁闷。

    于是在无人监管的况下,资本家的本又上来了,利润的百分之八十要捐出去是肯定的,这是原则问题,当时吴立签署合同时上面明明白白写着的,作为一个讲究诚信的生意人自然不会犯诚信方面的错误。

    可是就店内应在条件范围内多照顾老弱病残这一项上就好商量了,那些老弱病残能有多大的工作效率?吴立直接把它们全都裁撤了,换上老弱病残——的家属,那些强力壮的人,毕竟这也算是变相的照顾老弱病残不是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夫人成长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