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第一次上手术台(下)

    刚刚偶然看了一下作品信息,突然发现那经常不动的推荐票数量然上涨了4票,虽然这个票数在一些大神小神大仙小仙眼里看起来是那么不值一提,但是对我一个新人来说却是一个非常大的鼓励,于是,被某个不知名的亲们感动之下,偶决定加更一章。

    额,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算是第二天了,那就算第二天的加更好了!

    顺便说一下,本讨论群开了,有兴趣的亲们可以溜达一下评区看看!

    ……………………………………………………………………………………

    周亚杰的心机不可不为歹毒,在这种景下,许菲菲必须同时做两台大手术,如果其中任何一个病人因为许菲菲的失误而死亡,那么医院都会把帐算到许菲菲上,那么许菲菲的主任之位就保不住了。

    尤其是,这两个病人都是普通人,那些高傲的异能者医生即使有时间也不屑把时间浪费在这些“二等公民”上的。

    想到此处,许菲菲心中十分恼怒,医生治病难道还要挑人吗?把病人分成三六九等,见死不救简直侮辱了医生的职业道德,要不是这里手术紧急,许菲菲都要先出去指着那群医生骂一顿不可。

    但是无法,眼下病人最重要,时间就是生命在急诊室可不是说着玩的。许菲菲用精神力扫了那个病人一眼,腔大出血,病人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再耽误一分钟病人就有死亡的危险,必须要马上治疗。

    急诊室里的气氛压抑到沉重的地步,每一个人的呼吸都不由自主的放缓了,紫外线的照耀下,平素冷静的许菲菲也不由自主的渗出了点点汗意。

    许菲菲双手不停地向病人肺部输入灵力,同时不忘看了看旁边的4d显示屏,眼前病人全出血的况已经控制住,血压随着输血也已经回升到了每分钟九十往上,基本上脱离了危险期,但手术远远没有完成,停止手术的后果就是病人直接大出血死亡,而另外那个心血管出血的病人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时间每走一秒钟那个病人就离死亡靠近了一步。

    此时就连一向冷静的急诊室第一刀许菲菲的手也不由颤抖起来,她此时手里握着的两个病人的命,她必须要做出抉择,一个生,一个死。

    冰冷的白色病房里,时光仍旧残忍的流逝着,病人昏迷的躺在那里等着许菲菲的末宣判,他们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亲人儿女,都有很多或开心或难过的故事,同样有很多不能死的理由,生命在医生面前是等值的,但是此时许菲菲必须选择一个。

    但是许菲菲此时却别无选择,如果她能,她怎样都不会想要面对这样的选择,她看了看自己的女儿,稚嫩的面庞在大大的口罩下显得非常小,但是那双眼睛却十分明亮,寂静的病房里响起许菲菲冰冷但是坚定的声音:“凌雪,你来接着这个手术。”然后就向另一个病人走去。

    听到许菲菲的命令,不仅凌雪愣了,就连急诊室的其他护士都顿住了,若不是此时缺失况危急,恐怕那些护士们早就凑在一块儿议论纷纷了。

    因为经过几天的接触,她们已经知道眼前的小女孩是许主任的女儿,今年才十四岁,是跟着许菲菲来实习增加经验的。

    可是虽然说大家都认为凌雪的医术学识方面都没有什么问题,而且也经过医院考试有了实习生的资格,可是归根到底凌雪才十四岁,而且没有读过专业的医科大学,只不过是野路子罢了,更重要的是没有经验。

    眼下这个病人虽然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只要接着进行手术就好,可是这毕竟是一个开手术,病人的脊椎碎裂成好多小块,腿部大动脉也没有止血,而且还不知道脑部有没有什么问题。

    这样的况,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能够接手吗?护士们都用怀疑的和不信任的眼光注视着凌雪。

    凌雪听到母亲的交代却深吸了一口气,不清楚母亲是不是弄错了,难道她不知道自己晕血,不知道自己从来没有实践过,从来没有过上手术台的经验吗?

    凌雪本能的想退却,但是看到母亲坚定的目光凌雪已经知道此时别无选择,这是凌雪第一次这么强烈的感受到母亲需要自己,需要自己的帮助,不在是以大人看小孩子的眼光,而是真正的战友般的信赖。

    为了这份信赖,为了病人的生命。

    她像没有看到那些人的怀疑的神色一样,对母亲点了点头,然后再次深吸了一口气,,苍白的脸上绽放出一个自信的笑容,这不仅是安慰自己也是安慰小刘,因为助手对于一个正在做大手术的医生来说也非常重要。要是自己的搭档也没有信心,那么这场手术还没有开始就输了一半。

    当然,要是她的笑容没有那么勉强,腿也没有抖就更好了……

    许菲菲存心考验一下凌雪,拍了拍凌雪的肩膀以示安慰之后就什么也没交代就开始了下一个病人。

    凌雪知道这回没有退路了,本来她还想着在医院里待上个个把月,先从基础的包扎啊,打针啊,输液啊什么开始慢慢学习的,没想到母亲上来就交给了她一个这么有挑战的工作。

    没办法,破釜沉舟之下,凌雪觉得自己的胆子又大了许多,腿也没有那么抖了,她尽量镇定的走到手术台上接过小刘手里的手术刀,看着病人血模糊的部,晕血的感觉再次袭来,凌雪闭了闭眼,悄悄地在心里说:“这没有什么好怕的,我肯定能行!”

    然后,凌雪在病房里一众护士担忧的目光中,带着消毒手的手伸向病人的腔,在病人血模糊的腔里寻找着骨骼碎片,把他们整理好,归位……然后尽量忍着呕吐和晕倒的感觉,实战母亲教过的水系治疗术,为已经正位过了的脊柱碎片做最后的缝合。

    ……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夫人成长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