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警局惨案(一)

    好吧,今天然一张推荐票都没有,这真的让我何以堪呢,呜呜(>_<)

    ……………………………………………………………………………………

    凌雪本来就在父亲怀里惊魂未定,接着眼睛一花后就已经被后怕至极的飞奔过来的母亲抢过来抱在怀里。

    在凌厉和李浩然紧张地目光下,许菲菲动用动用水系治疗术运转灵力在凌雪上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番没有什么大碍后,许菲菲方才对着着急的凌厉和李浩然点了点头:“呼,还好,还好,雪儿没事。”

    亲耳听到小雪没有什么事,方才从紧张状态中恢复过来的凌厉方才记起刚刚妄图伤自己女儿的狂徒,只是此时他们已经走得干干净净,警察局门前空空的,依旧非常安静,好像刚刚的事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至于刚刚那个伸脚去踹凌雪的走狗,他或许已经被同伴遗忘了,浑是血的倒在警察厅的破碎的玻璃碴里,凌厉走到近旁检查了下,没有呼吸脉搏,眼见是活不成了。

    凌厉和许菲菲面面相觑,这到底是什么人,心狠手辣到如此程度,连同伴的生死都不顾。而且警察局门口这么大的动静那些警察们该不会没有发现吧?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出来呢?

    凌厉用精神力探测了一下警局内部,中级大圆满的精神力强度可以覆盖整个警局,凌厉仔仔细细地扫过警局发现里面没有初级以上异能者之后才松了口气,开口对妻子说:“不管怎么样,既然来了还是进去看看吧。”

    许菲菲虽然是水系异能者没有攻击力,但是相应的,她的精神力却比同级的异能者要强大许多,虽然凌厉比她高两个阶层,但是论精神力的强大程度,许菲菲却还要比凌厉高出些许,警察局内的况她探测一番就了如指掌。

    凌厉见到妻子点头,悄悄提起异能小心翼翼地走在前面,同时回头示意许菲菲和李浩然紧紧地跟在后面,至于凌雪,她被母亲抱着脸色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好在凌厉和许菲菲专注于观察周围的环境没有注意。

    只有目露惊恐,游移不定的李浩然注意到了凌雪的异常,但是他耸耸肩也没有说些什么。他不像凌雪对凌厉夫妇十分信任,十几年的颠沛流离生活让他学会了戒备周围一切不同寻常的东西。

    虽然他是普通人,没有精神力,但是生活早就他学会了察言观色的能力,凌厉和许菲菲面上的凝重之色和刚刚进入警察局就感受到的隐含肃杀之色让他明白了里面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同寻常的危险事

    要是一般的同龄少年发现了这么惊奇的事多半是想要去探一探的,但是他不同,生活不许他有太多的好奇心。好奇心害死猫是他的警戒之语,站在警察局门口,出于自卫的本能,他不想进入这个诡异的地方。

    抱着凌雪的许菲菲没有办法去牵李浩然的手,但是确实可用精神力注意着他,这里虽然没有比他们更加强大的人,应当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对于李浩然这个普通人来说就不一定了,要是真的有人躲在暗处伺机而动的话,李浩然这个普通人就是最好的对象。

    注意到李浩然没有跟上,许菲菲回头扫视了让他一眼,这一眼让李浩然机灵的惊醒过来,跟着他们不一定安全,但是不跟着的话站在门口说不定更加危险。

    凌厉走在前面,许菲菲和李浩然跟在后面,三人从那走狗的死尸旁边走过,办事大厅里空无一人,向走向右分别是两条道路。

    凌厉站在威严的警局大厅里顿了顿,看了看大厅的滚动屏幕上的警局示意图,警察局长办公室在左边之后,迈开大步向左边走去。

    虽然现在是早上八点多钟,但是沉的天空黑漆漆的,强烈的狂风从走廊里半开的窗户里倒灌进来,让本来该是威严肃穆的警局看起来有些森的感觉,这种感觉在李浩然注意到每一个科室里都空无一人更加恐惧。

    然而凌厉和许菲菲好像没有看到似的,他们继续迈着大步往前走,根本就没有注意那些没有人的科室,精神力告诉他们这些警员们都集中在二楼的会议室里。

    穿过一楼长长的走廊,虽然警局看起来好像没有人,但是头顶天花板上的吊灯还在尽职的工作着,三个人的人影随着被狂风吹得摇摇摆摆的吊灯写意的摇晃着,李浩然秉着呼吸强迫自己迈着步子跟在后面。

    长长的走廊里只有他一个人踩在瓷砖上的脚步声清脆作响,至于凌厉和许菲菲,高级体术者的份让他们里传说中决定的武功高手相差不远了,真的可谓是落地无声。

    呼啸的风声里只有自己的脚步声,李浩然从来没有觉得脚步声会如此之响过,每走一步他都觉得好像有一个重锤桥在心口一样,楼梯拐角处坏了一个灯,李浩然在黑暗中摸索着向前进,突然,踩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

    自从进入这里以来就绷紧的神经在这一刻崩溃,李浩然猛地跳了开去,去不想这里是楼梯,他一脚踩空眼看就要从楼梯上摔下去时,幸亏许菲菲反应力够快,直接伸出手拉住了他。

    凌厉这才想到队伍里还有一个普通人,没有精神力的李浩然根本就看不清楚路况,他停住脚步打开通讯器上的探照灯,顿时这不怎么明亮的灯光照亮了黑暗的这个角落。

    他自顾自地转继续向前走去,边走边不自然地半责备李浩然说:“你这孩子,看不见怎么不早说?”

    走了两步注意到妻子和李浩然没有跟上,凌厉警觉的转过紧张地来问:“怎么回事?”

    然后就发现探照灯扫过的地方,一个穿警服的年轻人靠着墙半坐在楼梯口处,两只胳臂像两条破布一样直直的以及不自然的礀势搭在那里,面色青黑,隐隐有黑色虫子在皮肤下面游动。

    更诡异的是,他显然还没有死,但是只看到他的眼睛大张,露出白白的眼珠,发白的近乎白墙一样的嘴唇在不停的蠕动,却根本没有任何声音!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夫人成长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