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别扭少年

    这章补上31号的,晚上还有一更,敬请期待!

    顺便请喜欢本文的亲们都收藏一下本文吧,就当给作者一个支持了。

    ……………………………………………………………………………………

    站在黑暗的房间里,听着房间响起的一声比一声惨烈的沙包被捶打的声音,凌雪默了好久,默默地伸出手打开房间的灯管,顿时,刺目的灯光下所有隐藏在黑暗中的物体都无所遁形,这其中包括——李浩然的眼泪。

    灯光下,晶莹的泪珠顺着少年白嫩的脸上快速的滴落下去,滴落在卡其色的长毛地毯上,氤氲成了斑斑点点的图画,显然他已经哭了好久了,都聚水成洼了,否则眼泪不会有这样的规模。

    少年明显没有想到凌雪会开灯,他在亮灯的一霎那条件反地快速地转过头去,脸上的泪珠在空中被甩了一个漂亮的弧度,在灯光下熠熠闪光,然后重新投奔地毯这个归宿,为刚刚地上的那幅“水滴”图画填上了新的一笔。

    “你来干什么,谁让你进来的?!”少年厉声质问道,这时自从他那天清醒过之后凌雪第一次听到少年用这么强硬的语气说话,冷冷地一丝感都没有,当然若是忽略掉他眼眶里还在掉不掉的眼泪的话会更有说服力。

    凌雪为他的质问感到好笑,难道不是你开门让我进来的吗?但是现在不是质问这个的时候,凌雪不想再少年可怜的自尊心上雪上加霜了。

    “浩然哥哥,你是不是不高兴?”凌雪用尽量尽量可的声音尽量和蔼地问道。

    所谓萌者无敌,面对这般玉雪可的人儿李浩然也有些抵挡不住,但是刚刚被撞破的可怜的自尊心还是让他硬邦邦的回道:

    “要你管?!”

    只是他反问的语气没有刚刚强烈了,听到他这句明显带着小孩子闹别扭的语气凌雪心里有些放松,看来他对凌家还没有什么仇视心理,只是可能有些被抛弃了的难过罢了。

    也许是凌雪刚刚卖萌的行为打动了李浩然,但更多的是李浩然感觉到了凌雪最近一个月对他的善意,所以硬邦邦的回过话后,李浩然就有些后悔了,不应该对凌雪这么凶的,他虽然还在继续捶沙包,可是速度却悄悄的减慢了,他在注意凌雪有没有真的生气。

    过了一会儿,凌雪还是没有说话,背后传来规律的脚步声,李浩然忍不住回头去看,就看到跑步机上凌雪在努力地跑步,她脱掉了有些大只的拖鞋,穿着一双黄色的可袜子,和她那一米黄色的可睡衣十分搭配。

    至于他刚刚醒来时凌雪穿的那紫色睡衣,因为凌雪长得太快已经有些小了,所以不知道被许菲菲收到那个角落里去了。

    李浩然房间里锻炼体的器具十分齐全,锻炼体哪个部位的都有,简直就是一件小小的健房了,这些健器材都是31世纪的人必备品。

    31世纪的练体士虽然因为喝了营养也让他们的体得到了改造,但是并不适合过营养液之后就可以躺在上睡大觉了,喝过营养液之后要是不通过锻炼让营养液在体内挥发出来,营养液就会顺着体新陈代谢排出来,并没有什么作用。

    至于锻炼方式,在凌雪看来,31世纪的锻炼方式和21世纪的锻炼方式没有什么不同,都是通过不停的做一些组合型的重复动作来锻炼肌的力度和体的反应速度罢了。

    虽然也有一些能量椅和体能椅,甚至一些随手可带的轻便的训练仪,可是这些原理在凌雪看来就类似于小本害死李小龙那样的电击椅一样,虽然短时间内效果非凡,可是必然对体造成很大伤害。

    认识到这点的不仅仅是凌雪一个人,所以这些东西虽然已经出现了很多年,卖这些仪器的公司也在公共场合摆上一些训练仪供所有人免费试用,可是还是有很多人对此表示怀疑态度,那些经典的训练方法还是受到众多练体士的推崇。

    李浩然毕竟年纪小,沉不住气,看到凌雪跑着跑着速度就慢了下来,脸也变得红扑扑的还喘着粗气就忍不住嘲讽道:

    “才跑了一会儿你就累成这样了,平时那么多营养液都让你白喝了。”

    终于等到你说这句话了,凌雪在心里骂娘,你说我等你说这句话等的容易吗?害我跑的都快累死了。

    凌雪慢腾腾的从跑步机上下来,重重的坐在地上,才不管会不会变得股大呢,现在我快要累死了,凌雪边喘着粗气边说:

    “浩……浩然哥哥,你说错……错了哦,我……我在你来之前可没有喝过营养液哦!”

    “为什么?”看着凌雪喘得实在厉害,红扑扑的小脸上一块红一块白的明显不正常的颜色,李浩然还是忍不住上前把凌雪扶起来,“你别坐着了,这样对体不好,站起来走几圈吧。”

    凌雪从善如流的扶着李浩然的手在房间里走了几圈。

    李浩然的房间原来是做杂物间的,可面积却十分广阔,最起码凌雪扶着李浩然的手转了两圈后就有些缓过劲儿来了。

    她仰着头认真地对李浩然重复了刚才的那句话:“浩然哥哥,你真的说错了哦,我在你来之前可一次营养也都没有喝过。”

    万能的主啊,上帝啊,如来佛祖啊,你就无视我吧,我这不是为了安慰小正太吗,偶尔撒撒善意的谎言也是善良的体现不是吗?凌雪在心里吐槽道。

    都说空间的距离可以缩减心里的距离,凌雪和李浩然靠的那么近,李浩然感觉自己想强硬都强硬不起来了,他好奇地问道:

    “为什么呢?家里又不是供不起你。”

    听到李浩然的语气完全放松了,不再像刚刚一样想一个随时戒备着的炸毛的猫一样,凌雪心里又安心了许多,她回答道;

    “浩然哥哥,这是我的秘密哦,你听过之后千万不要告诉爸爸妈妈。”

    李浩然听到妹妹然有秘密告诉自己,顿时感到上责任重大,点点头道:“说吧,我一定不会告诉父母的。”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夫人成长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