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七章我叫李浩然

    亲们对不起,我昨天卡文了,卡到十二点也没有写什么,所以可耻的断更了一天……

    ………………………………………………………………………………

    金缕衣睁眼又合上,刺目的灯光让他的眼睛顿时有种失明的感觉。

    他用手遮住双眼,灯光透过指缝穿了进来,淡淡的晕黄色,看起来十分温暖,朦朦胧胧的,过了一会儿,他觉得适应了才慢慢睁开眼。

    那个小女孩在的对面背对着他踩在一个圆凳上踮着脚尖努力地关窗户,她有一头油光发亮的乌发,大概刚刚洗过澡的缘故还有些略微的湿气,浅紫色的卡通睡衣,米色拖鞋让她看起来小小的,又有些神秘感,有种惹人探究的。

    六月的夏季,即使是风中也带着暑气,炽的风从未关严的隙缝里透了过来,直直的吹到上,以为是病号的缘故,这间房子的冷气开得有些不足,盖着被子金缕衣觉得上有些,他把被子掀起来。

    房间里十分安静,除了楼上电视里肥皂剧的声音和不时响起的凌厉爽朗的笑声之外,没有任何声音,他先被子的动作还未完成就被凌雪发现了。

    女孩诧异的回头,她肌肤晶莹透明,薄如蝉翼,姣好的五官中最出彩的是那双眼睛,金缕衣形容不出那双眼睛的样子,只觉得她的眼睛像浸于一缸清水里的雨花石,纯净柔润……

    壁灯柔和的灯光里,女孩美丽的就像一个发光体一样,看到他坐了起来,她绽放出一个发自心底的笑容,那笑容就如同母亲给他做的衣服上那些桔梗花一样美丽、单纯。

    沉浸在这样的笑容里金缕衣却有种逃走的冲动,他觉得自己的过往是那么的肮脏,简直愧对了这般美丽的笑容。

    沉浸在无尽的自卑里,他不知道凌雪是什么时候出去的,然后房间里又进来了两个人,黑暗中那个香香的夫人和他想象中一样的美丽温柔,她们母女两个长得真像,金缕衣想。

    美丽温柔的夫人仔细的给他检查了体,“嗯,体没有什么大碍,你举下手试试,嗯……很好,现在,我们从上下来,跳一跳,嗯……很好,腿也没有什么问题。”

    许菲菲用专业的医师态度给金缕衣检查体,凌雪看着小正太僵硬的动作和微红的脸庞有些发笑,“妈妈,人家睡了一个月刚刚醒来,虽说你每天都有用灵力帮他疏通经脉也让他喝了很多营养液,可是到底一个月没动了,你确定这样折腾他对吗?”

    许菲菲在碰到两样东西的时候会变得十分狂兼执着,和往的温柔大相径庭,这两样东西是打架和治病。

    对待其他东西她可以变得很温和,但是凌雪的质问却触到了她的逆鳞,她头也不回语气僵硬的答道:“怎么不对,我上的可是医科大学,里就是这么写的。”

    被母亲训了,凌雪并不当一回事,吐吐舌头向老爸寻求帮助。

    凌厉当时救金缕衣的时候根本没有想那么多,只是为了给李建新添堵而已,没想到不知道给李建新有没有添堵,反正最近自己是被气得不轻。

    妻子因为女儿冷落自己也就罢了,是自己亲生女儿也就没什么好计较,但是以为这么一个他随手捡的外人,妻子最近在他上花的时间比在自己上还多,真是让人生气。

    本来想就这么看着许菲菲这个只有理论没有实践经验的医师好好折腾一下这小子出出气的,看了看女儿求救的眼神,他从来不会拒绝女儿的合理要求的,只好不不愿的开口道:

    “菲菲,你学的是怎样治疗异能者,你确定普通人这样职业可以吗?”

    一语中的!凌雪崇拜的看着父亲,伸了伸大拇指。

    凌厉扭过头做不屑状,一脸得意的笑容却瞒不过人。

    许菲菲手顿了顿,从金缕衣上抽了出来,本来腿哆嗦着还死命坚持着不肯示弱的金缕衣失了支撑点,别说蹦了,站都站不住,啪的一声摔在柔软的地毯上。

    许菲菲有点尴尬,但是她很快掩饰过去。

    “唉唉唉,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小心,站着都能把自己绊倒。来来来,躺在上,让我看看有没有扭到脚。”

    当然没有扭到,要是站着也能扭到脚那就是奇葩了。

    看到母亲尴尬的样子,凌雪开始蘀她解围,转移话题。

    “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话音一落,凌雪自己就被雷到不行,可是没办法,年纪小就得这样,不然她能喊他什么呢?

    “小朋友”,“这小子”,“那个谁”……?

    都不合适,所以,凌雪决定要先解决称呼的问题。

    金缕衣躺在上,听到如桔梗花般的小女孩在询问自己的名字,顿了顿,他的名字有很多,不知道自己该回答那一个。

    老仆人还在的时候叫自己“小主子”。

    母亲还在的时候叫自己“宝贝”。

    母亲走了以后自己的名字就更多了,“傻子”,“二愣子”,“蠢货”……

    作为被称呼的那个人,他没有选择姓名的权力,别人叫他什么他就叫什么。

    后来,最近这几个月,他记得最清楚的名字,他叫金缕衣。

    凌雪等了一会儿他一直没有反应,还以为小孩子刚醒来怕生,也就没有接着问过了好大一会儿,凌雪跟他道了一个晚安后回头准备去睡觉的时候才听到后面传来一阵清澈,略带沙哑的嗓音。

    他道:“李浩然,我叫李浩然。”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夫人成长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