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满脸黑线

    周五第二更,亲们一定别忘了投票票啊!

    推荐票可是过期作废的,留在手里没有用啊!

    ……………………………………………………………………………………

    二三十个人练体士嚎叫着一起往前冲起的灰尘遮住了二黑的视线,想起那美人嫩的好像一掐就会青紫的皮肤,他在心里盼望着美人千万不要受伤才好。

    副帮主看着自己这帮小弟的架势也有些不悦,这帮混小子,平时让他们去抢地盘是一个个推推攘攘的没有一个人想出力,一看见美女反而像打了鸡血似的。

    如此粗鲁的一拥而上,要是在美人上留几个伤疤……副帮主恨恨的瞪了眼前的小弟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到时候有你们这帮小子好看的时候。

    不超过一分钟,灰尘落,喊叫声默,二黑和副帮主瞪大双眼像傻了一样看着眼前和她手中菜刀极不相称的美人,半天都没有动作。

    过了一会儿,放佛像按了声音开关一样,那些七零八落地倒在许菲菲三米之外的小弟们的呻吟声把两人从震惊中叫了回来。

    副帮主看了看那菜刀上还在向下滴的鲜血,再看了看全都被看重了同一个位置的小弟们,心中骇然,知道碰上硬茬子了。

    这帮小弟们全都伤在手臂和腿根的同一个位置,看样子是这位看似柔弱的美女刻意而为之,尤其是腿部,全都伤在大腿根处,要是再往上面一点儿……副帮主咽了咽吐沫,对这美女除了美丽之外又在心中补了一条心狠手辣的评语。

    他右脚往后卖了一步,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他进攻的标志,每个体术者就像武侠小说中的武林高手一样都有自己专门修炼的部分,像少林派的七十二绝技,郭靖的降龙十八掌,丐帮的打狗棒法一样,副帮主修炼的就是自己的腿法。

    4级练体士全力施为之下一般能够发出五百斤的力,可是他专门修炼果的腿法却能够发出七百斤的力,他就是凭借苦练的腿部力量在帮中的众多高手里站稳脚跟的。

    他今年四十多岁,混黑帮却有二十四年了,这二十四年里他凭借自己苦练的腿法不知道经过了多少阵仗,却从来没有在同级别面前输过。

    眼前的美女形纤弱,一点也不像体术高手一样肌虬结的样子,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在刚开始是轻敌,眼下见这位美女毫无章法地舀着菜刀,并且对自己的动作无动于衷,副帮主心放松了些许。

    他坚信自己修炼多年的腿法不是一般的花架子所能比的,而许菲菲就被认为是花架子了。

    这位“猪尾巴”的眼中,他一点都没有掩饰自己对许菲菲的鄙夷和对自实力的强大自信,这点认知让许菲菲十分不爽,挥了挥手中的菜刀,她倒要看看眼前这个只有体术只有四级的人怎样和自己这个五级高手还是异能者对阵。

    副帮主并没有像小说中的武功高手一样来一个花架子的起手式,经过大大小小不知道多少阵仗的他知道什么花架子都没有简洁的动作来的有力。

    他怒吼一声,全的肌全都紧绷起来,右脚向后一蹬发力向前跑去,二黑被副帮主的气势吓得软到在一旁,他在旁边清晰的看到副帮主右脚所蹬的地方向下凹出了一个脚印,这可是厚实的水泥地啊!

    可想而知这个副帮主的脚力确实是非同一般,而且他并没有保留实力的意思,二黑开始对那位美人担心起来。

    虽然他刚刚确实亲眼看到美人瞬间打倒了二三十个人,可是许菲菲那俏的面容和小玲珑的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材太有欺骗了,以至于二黑选择的遗忘了她刚刚的战绩。

    这一定是幻觉,二黑告诉自己,看到副帮主那强壮的材怒吼一声想一个高速坦克一样向前冲了过去,而美人却一点闪避的动作都没有,二黑条件反地叫了一声:“小心!”

    就在二黑捂住眼睛不忍看美人被副帮主坦克车一般的材装上之后的惨状时,他没有发现眼前的美人突然不见了!

    不见了?

    副帮主眨了眨眼睛,心中开始恐慌起来,他从来都没有在战斗中这么恐慌过,他然连敌人怎样消失的都没有发现,他再也不敢低估这个美人了,甚至有一种掉头而逃的冲动。

    久经阵仗的他清楚的感觉到眼前这个美人似乎不是自己可以抵挡的,她想逃,可是许菲菲不容许。

    就在他心念一转的时候,许菲菲然出人意料的出现在了他的背后!

    然后,许菲菲伸出秀丽的美腿轻轻一踢,副帮主熊一样健壮的体就像落叶一样没有重量的向后方飘去了,接着“碰”的一声撞在了房间的门板上。

    二黑不可思议的看着吐血三升好像直接晕过去的副帮主,再看了看表无辜,看起来好像很弱的许菲菲,心中想起母亲反复交代过自己的话:“越是魅力的女人越是会骗人。”心中深以为然。

    他开始为自己的处境担心起来,和他一起来的天权帮众人现在没有一个是站着的,他本来是想立功向帮里递一个投名状的,没想到马拍在马腿上,不知道帮里会怎么处置自己。

    当然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二黑看着柔弱美女手里大砍刀上不停滴下的鲜血和躺在地上在看到老大被一脚踹飞后就连吭都不敢吭一声的天权帮众小弟们,心中胡思乱想着,是不是,自己给自己一刀会比较痛快?

    许菲菲一脚踢出去后就有种不对的感觉,但是强烈的揍人让她忽视了心中的不妥,直到那副帮主撞在门上强烈的冲力直接把门板直接撞得倒地之后,许菲菲才知道心里的不安从哪里来的。

    因为她看到,本来应该在沙发上安稳睡觉的女儿此时正舀着一个粉红色梳妆镜一样的通讯器满脸黑线的看着自己。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夫人成长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