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空间戒指

    一更送到,话说今天只有七张推荐票呢,还差了三张哦,所以,嘿嘿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而他也没有隐瞒,直接把这件事告诉了义父,单纯地想利用这项异能为义父效力,毕竟义父为他做的就算是亲生父母来讲也不过如此了。

    却没想到义父听后沉默了半晌,不喜反忧,反而告诫他一定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别人,就连凌厉都不行。

    因为没有人喜欢被人监控,更何况,若是旁人知道他有这项异能只怕他以后的命运不是被人利用去窃听别家机密,就是被关在一个孤岛上永远不能和外界接触。

    而这几种后果都足以毁了周文远一辈子,所以他的异能只能永远的保密。

    而且,义父还专门告诫他这件事一定不能告诉凌厉,他说凌厉虽然和他感深厚,一定不会出卖他。

    可是他公子哥儿的作风却很让人不放心,又没有城府,说不定哪天就被有心人出话来了。

    想到义父对凌厉的评论,周文远再看看架在自己脖子上的散发着力的青色长剑,心中对完成义父交给自己任务的信心又大了几分。

    听到李建新对李风的命令后,周文远方才开口:“既然凌少爷这么有诚意,不如把这把剑放下我们再谈如何?”

    凌厉听到自己原来感最好的大哥用讽刺的语言叫自己凌少爷,心中无比难过,但是他早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心中有什么就立即会表现在脸上,毫无城府的公子哥儿了,环境是很历练人的。

    在经历过那些以前根本想都想不到的耻辱后,这些轻微的讽刺已经不足以让他动容。

    他撤掉横在周文远脖子上的青色长剑,口中道:“得罪了。”就把他放了回去。

    周边的侍卫们纷纷赞赏他有侠风范,把通讯器对面的李建新气了个倒仰。

    他是侠,那我是什么?土匪,强盗吗?

    作者:你别侮辱土匪强盗了……o(╯□╰)o

    周文远本来打算让凌厉绑架自己争取逃命的时间,所以才会首先来和凌厉交手,眼下凌厉既然有了解决之策,他也就顺水推舟回去了。

    没被发现更好,他可以继续潜伏下去,更好地为凌家效力。

    只是,他的心中矛盾无比,虽然是按照计划行动,但是在暴露了凌家的密室以后,凌厉以后就只能靠自己的实力了。

    固然清楚这样才有助于他快速成长起来,完全承担起凌家家主的重任。

    但是周文远又有些不忍,不晓得他这个自小锦衣玉食,生惯养长大的凌厉到底能不能承受得了这样的重担。

    更何况,小雪年纪还这么小,以后就要跟着父亲吃苦了。

    想到这里周文远忍住不去看凌厉那一脸被背叛的失落感,狠了狠心,这个计划是他和义父一起制定的,既然已经走到了现在就不能回头了。

    他心知以前的李建新以前虽然倚重他去接手凌家财产,但是心中对他还没有全然放心。

    就像这次,明明只要一个队长就行了他却安排两个。

    他有信心,经过这次李建新不说对他一定会全然放心,但也不会像以前那样监控的那么严,他也就能够按照计划打入敌人内部了,为凌厉将来铺路了。

    但是最后他还要做一件事

    周文远沉着脸,即使被放开了之后,仍旧是那张面无表的样子,渀佛没有看到众人讥笑的目光和凌厉紧张的戒备。

    可能由于长期保持一个礀势,他的肢体有些僵硬,踉跄的往前走了几步,凌厉本能的去扶了一把,却被周文远冷冷地推开。他拖着腿慢慢地向前走着,在抱着凌雪的许菲菲面前停下。

    凌雪看着眼前的中年美大叔,本来看到他接近有些紧张,但是不知道是精神力感知出了错误还是怎么的,她就是感觉不到眼前的人对她有什么恶意。

    尽管这个人首先攻击父亲,而且自始至终都是一副死人脸的样子,可是也许是她太过于迷信精神力感知了吧,她就是感觉眼前这个人的面部表再看到她后好像柔化了许多。

    周文远看着眼前精灵般可的小女孩,三年没见,他那一次抱她的时候还是在产房外面。

    回想她刚生下来时丑丑的皱皱巴巴的像小老头的样子,真是难以想象就是同一个人,让人不得不感叹造物主的神奇。

    凌雪出生没多久,义父凌虎就去世了。

    接着凌家发生的一系列事让周文远忙到焦头烂额,所以虽然都在z城,但他实际上已经三年没见过她了。

    若是凌雪知道眼前这个她保持着好感的中年美大叔心里在说自己丑,估计再多的好感都没有了,铁定不会理她。

    但是眼下,在父母紧张的目光下,她还是好奇地看着对面的这位冷冰冰的怪叔叔,主动问道:“叔叔,你有什么事吗?”

    周文远看到凌雪一点都不怕他,心中十分惊讶。

    他是知道自己这副面孔对小孩子来说有多大的杀伤力的,以前凌厉就曾说过他这张冷冰冰的僵尸面孔可以治小儿夜啼,没想到凌雪一点都不怕他。

    真是一个可的孩子,他想伸出手摸摸她的头顶,伸到一半又不自然的放下。

    意识到面对这小女孩而他的冷酷有点破了功,他不自然的干咳了几声,抑制住自己想把这小女孩抱起来揉搓一番的冲动,对着凌厉夫妇说道:

    “我记得义父临死前还留下来了一个空间戒指。”

    话音刚落,凌厉在好的耐也忍不下去了,上前一拳把周文远打翻在地。

    周围的其他侍卫都站在那里不动好像没有看见。

    周文远从地上爬起来,感觉到小腹一阵疼痛,心中苦笑,他还真是不留余力啊。

    回头看了一下李风扣着通讯戒指的左手,周文远心想自己这算不算自作自受?

    “把戒指给我我们就撤走,不然——”周文远继续威胁。

    凌厉的手在颤抖,他对这个大哥的最后一丝期望也破灭了。

    闭了闭眼,他冷静地对凌雪说:“小雪,把戒指给他。”

    凌雪看了看父亲,再看看母亲,十分不舍得取下戒指,递给那个坏人。

    话说,这空间戒指她以前都只是在小说里听说过呢,好不容易有了一只还没玩够呢就要送人自然是心不甘不愿的。

    凌雪决定不管这中年大叔对自己到底有没有恶意都要讨厌他,哼哼哼……

    周文远看到凌雪气呼呼的鼓着包子脸,饶是他脸皮儿超厚,此刻又不由自主的揉了揉鼻子。

    他伸出大手去接,凌雪心不甘不愿的把白嫩的小手放在周文远的大手上方后又条件反般立即缩了回去。顶着周文远凌厉的目光,她小心翼翼地说:“可不可以把我的东西舀出来,再给你啊?”

    那里面可有他存了三年的宝贝呢,就这样被劫走了,她可不甘心。

    对着这张嫩可的面容,周文远实在无法说不,他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凌雪担心等久了这个僵尸脸会发飙,迫不及待的用精神力一扫,可的布娃娃和各种水果就掉了一地,还有一些粉嫩粉嫩的小衣服。凌雪看到自己的小内内也掉在外面,羞得脸都红到耳根了。

    “好了,给你吧。”凌雪把头埋到妈妈怀里做鸵鸟状,只把手伸出去递给了周文远。

    凌厉冷哼一声,说:“你要不要检查一下,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夫人成长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