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把它吸了吧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玮玮一笑 书名:修仙有桃花
    仿佛耳边还能听到凝霜的声音,仿佛眼前还能看到她熟悉的笑容,自己边一直熟悉的人,就这样走了。

    众昆仑弟子悲愤交加之下,都仿佛涌出了无穷的力量,纷纷各施所长奋勇杀敌。

    而本来凶悍的各种妖怪,由于被大火燎烧,猝不及防之下更是死伤无数。

    沈崇光刚刚一剑结果了一只流着毒液的蟾蜍,就看到了在不远处赶来和自己汇合的无忧,此时无忧正在与一根蔓藤搏斗。

    那蔓藤已经缠上了无忧的脚踝,还好蔓藤上的食人花已经被昆仑之火烧成灰烬,不然无忧肯定已经被那食人花给吃掉了。

    但是这蔓藤显然要比无忧强壮许多,很快地,沈崇光发现那蔓藤已经迅速向上,无忧脸上一副痛苦之色,显然是被勒得几乎要透不过气来。

    沈崇光本能想过去救无忧,但是这时已经又有一波妖怪涌现出来,沈崇光只能拼命地先进行杀敌。

    沈崇光从来没有像今天那么惶恐过,哪怕自己面对各种道行高深的妖魔鬼怪,他也是逍遥以对,因为他向来对自己充满了信心,再者,实在不行,那就大不了一死,所以,没有什么是需要害怕的。

    但是今天不一样,凝霜作为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同门师妹,刚刚就在自己面前**牺牲了,虽然对凝霜并无男女之,但是始终已经习惯了这个颐指气使的师妹在边。

    现在,沈崇光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没了,就是没了。”

    以后不管是否真的有生死轮回。是否真的下一世还会和今生的亲人朋友相识相知,但是这一世,活着的人,就是要永永远远地忍受这痛苦的折磨。

    是的。沈崇光承认,自己并非圣人,当凝霜的死给他带来痛苦之余。他更加惶恐于无忧现在怎么样了。

    无忧的道行不高,功夫也不怎么样,凝霜会选择到这步路,再加上刚才自己面对的况,沈崇光不可能不担心无忧,直到刚才,在厮杀的人群中发现了无忧的影。沈崇光的心才稍微放了下来。

    可是,才刚刚心平复了一些,又看到她遭遇这样的危险。

    沈崇光第一次如此地感到害怕,他害怕无忧就要和凝霜一样消失了,他极力在抵抗着这些如同潮水一般涌现过来的妖怪。心中一直在不停地呐喊:“无忧,你坚持住,你一定要坚持住啊!”

    但是,这些妖怪怎么那么多,打退了一波,又涌上来一波……

    无忧感觉上的蔓藤是越缠越紧,甚至自己现在都能听到自己的骨骼在这巨大的压力下咯咯作响。

    无忧甚至觉得有些眩晕,她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艰难,眼前的一切似乎越来越模糊。那原本嘈杂的喧嚣打斗声也渐渐开始变成嗡嗡嗡的声音……

    难道,自己就要这样死了么?

    耳畔传来那蔓藤怪物咬牙切齿的声音:“你这个妖族的叛徒,枉费妖王这样宠你,你居然通风报信,现在,就要你死……”

    但是无忧在痛苦的同时。就在那渐渐模糊的视线中,她感觉自己的灵魂正在逐渐脱离自己的体,眼前仿佛出现了很多东西……

    先是童年的家乡,阿爹还是在做木工,自己仿佛回到了小时候,正在被阿爹罚扎马步,然后阿爹说:“无忧啊,你要保护大伙啊!”

    然后是凝霜刚才在大火里凄美的笑脸:“苏无忧,你是要说话不算话么?你答应了帮我好好照顾崇光师兄的……”

    无忧感觉自己上似乎渐渐失去了力气,她艰难地对他们说:“阿爹,凝霜师姐,对不起,无忧要让你们失望了……但是你们会原谅我的,对不对。”

    “对,我们会原谅你的。”忽然眼前的阿爹和凝霜师姐的脸上都带着诡秘的笑容,他们仿佛怀着什么不可告人的计划,笑容是那么神秘,他们向自己伸出了手。

    “来,无忧,阿爹给你包饺子吃……”

    “来,无忧,和我走,我教你昆仑的纵火术……”

    无忧迟疑着想把手伸到他们手中……

    在沈崇光这边看来,无忧现在已经几乎是要翻着白眼了,他着急万分,手起剑落,佩剑所到之处,那些妖怪就如同一个个西瓜或者萝卜,纷纷被劈成两半。

    但是,妖怪实在太多了,他们一直涌过来,沈崇光完全无法分,他绝望地大喊:“无忧!无忧!你不要睡!你听到没有!不许睡!”

    无忧恍惚中似乎听到了沈崇光的话,她艰难地微微一笑,像是带着呢喃的口吻:“崇光师兄,对不起,我真的好累,我先休息一下……”

    蔓藤得意的狞笑着,它认为自己为妖族诛杀了一个叛徒。

    无忧感觉自己就快要昏过去的时候,忽然眼前亲切的阿爹和凝霜都不见了,出现的是鲜血淋漓,被剔扒骨的程嘉。

    无忧本来差点已经昏昏睡了,看到程嘉的样子顿时被吓得半醒。

    无忧的魂魄惊恐地看着半边子已经是森森白骨的程嘉,开口说道:“程嘉,你究竟是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程嘉此时的样子极其着急,他的语气带着急促:“无忧,无忧,我和你说,你不是无忧,你是翎羽,你前世就是诛妖特工,我们是拍档,我是家明,家明啊!”

    无忧听到这样的话,瞬间如同五雷轰顶,过去的回忆都如同山洪奔泻一般地汹涌袭来。

    忽然她感觉上束缚的蔓藤似乎一松,她整个人就软软地倒在了一个怀抱当中。

    是的,沈崇光终于杀退了那些妖怪,赶到了无忧的边将无忧救了出来。

    无忧在紧张中忽然放松,就整个人晕了过去,只剩下沈崇光一直在叫着:“无忧,无忧!”

    妖怪已经被打退了,与其说是被打退,不如说是狐易驾着青鸾变幻的鹰兽让他的部属们立刻撤退,因为现在显然已经妖族不占优势,如果继续打下去,那就没意义了。

    况且,狐易已经得到了玄石散,这是他这次来的主要目的,他自然不会再在这里浪费时间。

    沈崇光和一众昆仑弟子都清晰地看到,那从天空中飞翔而过的巨大鹰兽上,除了有来时那个银发的绝色妖孽之外,还有着那个他们朝夕相处的越泽……

    而越泽的眼睛,就算隔得那么远,都可以看到那已经变成了狰狞的绿色。

    原因显而易见,这个叫越泽的半妖,出卖了自己的同门,投靠了他血缘的另一半,他,选择了和妖怪站在一起。

    他们不知道的是,当时越泽拒绝了狐易提出让他加入妖族的要求。

    “你休想,我虽然有妖族的血统,但是我答应过我娘,一定要做一个好人!你做玄石散害人!我绝对不会和你同流合污的!”越泽知道事已经败露,自己难逃一死,索豁出去了。

    但是狐易只是微笑着提出了一个邀请:“很好,很有骨气,只是….你不妨看看这山下。”

    越泽是半妖,本视力极好,所以他看到了蔓藤紧紧缠绕得快死掉的无忧,还有看到许许多多倒在血泊中的同门……

    当然,越泽还看到了那些如同鬼魅一般从山林各处汹涌而至的各种妖怪,他们张牙舞爪,虽然昆仑之火四处蔓延,但是他们竟然像不怕死一般,彼此层叠地朝昆仑子弟攻去……

    越泽脸色苍白地转向狐易,几乎是嘶吼起来:“你想干嘛!你快放开他们!快放了无忧!”

    “呵呵,”狐易轻轻一笑,只是自然地看着自己的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地说:“是吗?你觉得,你能有什么能力来命令我呢?”

    越泽的嘴唇颤抖着,他的全都在瑟瑟地发抖,他清楚地看到无忧越来越苍白的脸色,终于……

    “扑通”的一声,越泽跪在了狐易面前,低垂着头:“我求求你,放了无忧,我愿意拿我的命来换她的命。”

    狐易脸上笑意骤盛。他俯下去,山上的竹林起了大雾,狐易英俊的脸在此刻忽明忽暗,他的声音带着危险的惑:“呵呵,你的命来换她的命,那是不是意味着,你的命从此就是我的了?”

    越泽的拳头捏得咯咯作响,他只能低着头说:“是的。”

    “那么……”狐易连声音里都带着笑,他轻轻地咳嗽一声,长歌立刻将香炉呈上,狐易娴熟地将一些玄石散倒入,香炉燃起了袅袅的烟,狐易鄙夷地看着这些轻烟,将香炉递给越泽:“把它吸了吧。”

    越泽的牙齿都快要咬碎了,他知道狐易这是想控制自己,玄石散会成瘾,不过自己也会制作玄石散,而且他相信,以自己的意志力,一定是可以戒掉的,这一点点玄石散,根本就不能让自己成瘾。

    于是,为了无忧,为了崇光师兄,也为了那些正在浴血奋战命悬一线的昆仑同门,越泽将自己的脸凑到了那香炉边上,将那袅袅的轻烟吸了进去。

    狐易对此非常满意,他甚至像摸着一只乖巧的宠物犬一般,轻轻地抚摸着越泽的脑袋,他的笑容危险,他的声音很轻:“吸吧,吸吧,不要浪费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修仙有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