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忐忑不安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玮玮一笑 书名:修仙有桃花
    是的,狐易应该悲伤的,他之前一直认为自己想的和做的都是对的,没有人能够理解自己,好不容易遇到翎羽,但是当时的自己,还是选择了权势,牺牲了她。

    在翎羽跳下诛妖涧的时候,狐易告诉自己:“与其让她活着恨我,还不如让她死了。”

    是这样吗?这样美好的记忆才能长存吗?

    但是程嘉居然告诉自己,翎羽死之前,已经识破了自己的计谋,而且心中对自己充满了怨念,在投胎的时候,她居然喝下孟婆汤,立下了重誓,就是要诛尽天下妖孽。

    这真是太可笑了,原本以为最懂自己的人,被自己一手推开,还生生地给自己塑造了一个仇人。

    当时刚发现自己对无忧的感时,狐易不是不纠结,因为他很抑郁自己居然被一个人类的女人影响了心,而且是又一个。

    但是后来知道她其实就是翎羽,狐易心中顿时轻松了许多,因为这样意味着,还是只有翎羽一个人能影响和牵动着自己的心,但是自己能把无忧放开,让她和沈崇光回去,是不是意味着,自己还是原来的那个自己。

    一点都没有变化,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止自己的雄心壮志。

    越泽和吕文君还有长歌已经等待了很久,终于等到了他们期待已久的神秘组织的幕后黑手。

    当那只墨绿色的鹰兽在竹林上空掠过,昆仑弟子都暗中捏了一把汗,看上去。那个鹰兽是多么的可怕,它巨大得夸张,爪子锋利得就算隔着很远,但是依然可以看到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这样可怕的鹰兽如果没有猜错。肯定是妖怪,这件事看来确实是和妖族有关。

    沈崇光陷入了沉思,他的脸色变得非常凝重。

    他其实不是很能理解。为什么妖族会参与半妖邪变这件事,因为妖族的贵族阶层向来自诩力量强大,向来对人类的懦弱和脆弱嗤之以鼻,更加觉得半妖是一种耻辱的种族。

    尤其是半妖的永生不死,更是对他们自诩强壮的绝妙讽刺,除了帝喾讨厌半妖,其实妖族的上层贵族也对半妖没有好感。

    这样一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的种族。为什么会忽然得到了妖族的青睐呢?

    长歌是人类,他为什么会和妖族混在一起,看来他已经是妖族的爪牙了么?

    而且,沈崇光和所有的昆仑弟子担心的事还有一样----就是这巨大的鹰兽并不是单独出现的,甚至也不是成群结队地出现。

    而是。它是作为一个人的坐骑出现的。

    当然,坐在它上的那个未必是人,应该说很大程度上,这个一定不是人,而是一个妖怪。

    沈崇光最担心的事发生了----刚才他虽然隔得很远,但是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人的背影,背影就是妖王狐易。

    狐易虽然和沈崇光的见过没几面,但是狐易还是给沈崇光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或许这就是王者的魅力吧。

    虽然施然道长说了最好是找出幕后黑手的头目,趁这次机会将他们一网打尽。应该说妖王的出现是件好事,但是沈崇光却不由担心,这次一起前来的昆仑同门,能活下来的能有多少呢?

    他见识过狐易的本事,纵然修为高强如自己,和天下第一谋士程嘉依赖着河图在手联手。都仍然会受了那么重的伤。

    那现在有许许多多虽然满怀着一腔血,但是武功和修为明显还不足的师弟师妹,这一次,只怕鲜血都要浸润这片土地了。

    越泽看到那巨大的鹰兽在逐渐近低空平地时,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之前自己一直纳闷,这块平地为什么不种点草皮之类的东西呢。

    原来当着应受到翅膀扇动产生的强大气流扑面而来,在地上的些许微尘都被卷起,越泽才明白,这块平地,原来是给他们的头目的坐骑降落的。

    虽然越泽已经在心中做好了无数打算,但是当狐易优雅地从鹰兽背上下来,吕文君和长歌都恭敬地匍匐在地,跪拜行礼时,越泽才是惊呆了。

    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这个幕后的黑手,居然就是那个在客栈的时候给自己和无忧让出了房间的人。

    虽然当时觉得那个长相不错的人有点装讨厌的成分在,但是越泽毕竟没有想过这个人会是什么坏人,因为当时的事也就这样平安无事地过去了。

    现在他居然是这个事的幕后黑手?

    鹰兽很快就化作了人形,原来是青鸾,他规规矩矩地立在狐易后,他的一只手,永远都是按在佩剑之上。

    作为一名妖王陛下的贴侍从,他总是要时时刻刻都提高警惕的。

    当越泽进入了狐易的视线,狐易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长歌和吕文君都顿时吓得面如土色,长歌连连磕头:“主上饶命,主上饶命,属下是觉得他也算是个人才,所以才把他留下来给主上您用人的。”

    狐易面色更加难看,因为他实在没有想到,一向他还算欣赏的人类长歌这个时候怎么会这样愚蠢,他没有完成自己的任务也就算了,如果真的是想让这个人为自己所用,他这样说出来,那又怎么好用呢?

    明明是想帮别人求,结果只是帮了个倒忙而已。狐易皱了皱眉,看来人类都是一样的愚蠢。

    其实狐易低估了长歌,长歌这样说话并不是欠考虑的犯蠢。而是,他这样说的原因恰恰是因为他想要狐易杀了越泽。

    帮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小子求?省省吧,他长歌一向深思熟虑,当时能够采纳让他假扮王安阳的计策,就已经是不得已而为之。

    如果这个人还活着,倘若有一天主上知道了这个人并不是真正的王安阳,而是他们找来蒙骗他的,按主上的个,就是最憎恨欺骗和背叛,那么到时候死十次都不够。

    可是又不能直接和主上说,免得怕到时越泽他说出什么露馅的话来。

    吕文君的额头上沁出了豆大的汗珠,心中想到,这个长歌,平时聪明的,这次怎么会犯了一个连自己都不会犯的极其愚蠢的错误呢?

    吕文君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因为他看到狐易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

    狐易没有说话,而是缓缓地走到了越泽的边,他的眼睛微眯,他真的像一下子就把这个家伙的脑袋拧下来----他这个人类,居然长了一张让人讨厌的脸。

    但是很快的,狐易敏锐地发现,这不是长得像在客栈里见过的小子,而是,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客栈里的那个小子。

    嗯,是的,这就是一种同类间相互吸引的原因吧。尽管这小子这次上带了妖隐,尽管他已经在昆仑派中和那么多人类厮混了那么久。

    但是狐易还是轻而易举地发现了越泽上那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气息----妖气。

    这一点点妖气,可以轻易地骗过任何一个中层阶级的妖怪,但是要骗妖王,那就没那么简单了。

    越泽感到很紧张,他不知道昆仑弟子们什么时候才能赶来,他只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剧烈地跳动,这扑通扑通的声音仿佛自己都可听到。

    但是狐易在他边却没有停留太久,是的,他很讨厌越泽这张脸,看到他就想到他原来和无忧亲密无间的样子,这是让狐易恼火的,所以,他才会给长歌和吕文君下了指令,要求杀死和越泽长得很像的玄石散制造师王安阳。

    但是当真正的越泽站在狐易面前,狐易却不想杀他了。

    原因很简单,人类是不值得怜悯的,但是这个人好歹也流着一半妖族的血脉,不要以为是狐易仁慈地想到了同族之,而是他不可能放过越泽这样一个好材料。

    是的,就在刚才,在越泽的边,除了嗅到妖气,还有听到越泽的心跳声,狐易还嗅到了越泽上一股特殊的味道,那是死亡的味道。

    死亡,并不是说越泽上有什么尸体腐臭之类的味道,相反的,越泽上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但是狐易还是可以敏感地判断出越泽肯定已经变过。

    他的思想,他的绪,他的一切一切,很快都不能由自己随心所地控制,除非他能够邪变。

    半妖,一旦开始变,不管他们的感上多么抗拒这种改变,但是他们的体都能从这里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他们会上那种从体深处颠覆的感受。

    他们的理智不,但是他们的本能,何况,没有一个男人是不希望自己变强的是么?

    尤其自己辛辛苦苦制造玄石散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让半妖邪变一统天下么?

    但是现在好好的一个半妖的好苗子在眼前,如果杀了,岂不是太可惜了?

    于是狐易居然露出了淡淡地笑容,说:“既然如此,那我们进去坐吧。”

    狐易的反应让无论是越泽还是长歌或者吕文君都大吃一惊,他们实在是想不通那个暴戾的主上,怎么变得和平而宽容了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修仙有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