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决战前夕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玮玮一笑 书名:修仙有桃花
    无忧听到沈崇光这样说,心想从未见过他这样腼腆而羞涩的样子,不由接过了沈崇光递过来的东西一看,居然是一个小布偶,也是胖胖的可的不行,但是与她送的那个表严肃的小布偶想比,这个布偶甚是可,眼睛用黑线缝成弯弯的月牙状,嘴巴是笑的很开心的样子。

    无忧讶异地看着手中的布偶,又看看沈崇光,沈崇光看到无忧看自己,赶紧把视线移到一边,顾左右而言他道:“额,你上次送了一个给我,礼尚往来,我也送一个给你吧。”

    无忧愣了一小会,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她做出一副心照不宣的神色道:“那谢谢崇光师兄了。”

    越泽一夜无梦地睡到天亮,起来后发现长歌和吕文君都在忙,越泽不问道:“你们怎么了,知道的知道你们在等主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在迎接卫生检查呢!”

    长歌忙得没用空抬头理会越泽,愤愤地说道:“你不帮忙也就算了,说什么风凉话?”

    吕文君手里也没闲着,一边抹着汗,一边擦着桌子说:“兄弟,别光站着看啊,如果没事干就过来帮帮忙,主上最讨厌脏的地方了。”

    越泽眼看着这二个也算是有相当本事的人物,居然一个围着围裙,一个带着袖,两个大男人和女人似的在干活不笑出声来:“诶,我说你们,也太夸张了吧。这个主上是来验货的还是来检查这别馆的为生的啊?‘

    吕文君又换了鸡毛掸子去扫那窗台上的灰尘,一边头也不回地对越泽说:”哎,你有所不知。主上最讨厌地方不干净,当年就因为主上去一个部属的地方沾到了一点灰尘,然后你猜那个人被处以什么刑罚?”

    越泽自然是不知道的,只能耸了耸肩膀。摊了摊手。

    吕文君停下手中的活计,凑到越泽跟前,神秘兮兮地说:“我和你说。他被凌迟了。而且,他们全族都被灭了,他的妹妹,本来是主上的夫人也被打入了冷宫,据说是主上嫌弃他们家里人脏。”

    这样的理由不可谓不荒唐!

    越泽脸色大变,他虽然知道制造玄石散妄图颠覆世界的人肯定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但是怎么都没有料想到居然残忍到这种田地。

    如果玄石散真的为他所用。半妖彻底邪变被他控制,只怕,远远不止是生灵涂炭那么简单啊。

    “老吕,够了,赶紧忙起来吧。别和他瞎说。”长歌开口道,但是也没有再说更多的反驳的话,其实长歌和主上算是熟悉的,所以他当时也在场,他当然知道不会是因为一点灰尘就把那个将军杀死灭族的,灰尘,只不过是师出有名的一个借口。

    是的,这个借口很可笑,但是那个人功高震主。又目无法纪,主上杀他肯想一个理由就已经够不错了,哪里还管得上是否合理呢。

    至于灭族,本来政治的斗争就是要斩草除根。斩草不除根,风吹又生。

    那个妹妹,估计主上原来取她做夫人也只不过是政治因素罢了吧。

    不过主上肯定是宁可让别人觉得他自己乖张暴戾。也不愿意让别人觉得他是嫉贤妒能,所以如果不识相地以为是帮主上说好话去进行解释,只怕死得更快。长歌为自己的聪明和有远见感到得意非常。

    吕文君听到长歌的催促,自然不敢再和越泽说更多,就赶快继续干活去了。

    越泽没有帮忙,并不是说他记恨长歌和吕文君当时想杀他,而是他觉得看着他们这两个人这样的忙碌。觉得很有意思,所以他不打算帮忙。

    而且他甚至希望如果长歌和吕文君没有能够完成这个清洁任务,那个神秘组织的幕后黑手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他真的会勃然大怒,杀死这两个为他办事的人吗?

    越泽悠闲地双手枕在脑后,懒懒地靠在榻上,还翘着二郎腿。

    越泽这样的行径让长歌很生气,但是长歌没工夫去谴责他了。

    蜀地的山林密布,而且山路崎岖,早就有李白写过“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千古名句。

    因此,当昆仑弟子进入蜀地的山林,他们也感到这确实是非常难走。

    和昆仑的险峻陡峭,气势恢宏的山脉不同。蜀地的山,更容易让人联想到传说中离奇的山魅魍魉。

    蜀地的气候潮湿,因此山林的叶子都还滴滴答答地向下滴着水,各色奇怪的藤蔓在地上和树上缠绕着,不时传来一些听起来非但一点都不悦耳,而且听起来相当恐怖的鸟鸣声。

    甚至风习习,风吹过树叶,发出让人颤抖的沙沙声,风吹过人的耳畔,仿佛凄厉的鬼魅在哀鸣。

    纵使昆仑弟子修仙问道许久,人人都经历过大大小小的训练,也算是见过世面,在进入这样的环境时,还是人人都不免提高了警惕,甚至有的女弟子的眼睛里还流露出了恐惧的神色。

    没有人敢大声的喧哗,更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掉队,有人被绊了一跤,但是脚步都没站稳就赶紧迈出步伐去跟上前面的人。

    因为谁都不想去挑战,如果落单的后果。

    无忧和沈崇光不是一队的,她此时和凝霜负责在半山腰拦截,至于沈崇光这种主要战斗力,肯定是要爬山登顶先去和敌人正面交锋的。

    和沈崇光一队的昆仑弟子此时是又紧张又兴奋。

    紧张的是,这个敌人在暗他们在明,敌人的实力究竟如何也不清楚。而且敌人居然能用传说中威力无比巨大的玄清石的粉末来制造纵半妖的玄石散,那一定是不容小觑。

    兴奋的是,想到要参与这一件如此重大的战役,每个人都是满怀期待,不知道这次是死是活,但是不管如何,只要是参加了这次战役的人,都将被昆仑门派的史册所铭记。

    当然,他们还是想活着回去的,因为名流千史,是每个人的向往,但是更希望自己能活着接受这些尊敬。

    而此时,那个神秘组织的幕后黑手,那个传说中的主上,正在整装待发。

    青鸾恭敬地站在一边,等待侍女们为狐易梳洗,一边问道:“妖王陛下,既然王安阳是个能干的人,为什么不留下他呢?”

    “嗯?”狐易没有转,仍在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只是冷冷地应了一声。

    青鸾赶紧低头认错:“属下自知多嘴,只是属下担心万一以后妖王陛下还有用得上他的地方。”

    侍女已经为狐易整理完毕,狐易站了起来,转过对青鸾皱了皱眉,嫌弃地说:“因为他长得像我讨厌的一个人。”

    青鸾沉默,他知道妖王应该是在说那个在客栈时和碧巫一起的少年。青鸾想了一下,还是开口道:“妖王陛下,他是长得像,但是他毕竟不是。陛下的大计未成,正是在用人之计,何必这样着急取他的命?如果陛下厌恶他,大可以在事成之后再除之而后快。”

    狐易冷冷地说:“你可知道,我要的东西,就是全部,绝不与他人分享。我要苏无忧,但是苏无忧心中有一个位置是给那个人的,所以他必须和程嘉一样死,包括下一个就是沈崇光。”

    青鸾默然,许久,他才幽幽地说:“那陛下您不担心碧巫会很您吗?”

    狐易深呼吸了一口气,答道:“我就是要让她恨我,她越恨我,她才越容易把我记住。”

    青鸾沉默,他没有再多说什么,对于忠心耿耿的青鸾而言,妖王陛下的话永远都是对的,永远都不能去反驳。

    既然妖王陛下心意已决,那么自己能做的,就只有誓死追随。

    青鸾眼看着狐易心怀壮志,甚至为了自己的计划让翎羽死,现在居然为了一个苏无忧,陛下就要变得如此沉不住气么?

    是的,当陛下知道苏无忧就是翎羽的转世时,他的震怒无人会忘记,他甚至立刻处死了程嘉,处死程嘉的刑罚非常残忍,他用的是将锁魂钉从程嘉的天灵盖刺入,这样程嘉死后灵魂永不得出,再也不能轮回转世。

    接着,用了“梳洗”的刑罚----就是用铁梳子一直梳程嘉的皮,直至皮开绽,血模糊。

    但是程嘉死前一直在大笑,那样子纵使自己是妖族,也不免心寒。青鸾还记得程嘉是说:“狐易,你前世对不起翎羽,你以为半妖邪变就能去诛妖涧找到她的尸骨让她也受了邪变半妖的鲜血而复活么?我告诉你,翎羽已经死了,现在的翎羽已经入了昆仑门下,她就是苏无忧!”

    “无忧负着和你们这些妖孽的新仇旧恨,你前世伤她骗她,今生又害得她家破人亡。她一定会恨你的,你杀我更好,无忧终有一天会知道这一切,她会更加恨你!你这个自私变态的神经病,你永远都得不到你想要的!”

    程嘉的舌头终于被割下来了,他再也不能骂妖王,但是青鸾分明看到妖王陛下冷笑的同时,眼睛里有着挥之不去的哀伤。(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修仙有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