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选择跑路方式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玮玮一笑 书名:修仙有桃花
    达加的气势甚为人,但是越泽也并没有被他吓退,仍然只是不服气地瞪着达加,一时间,酒馆里的气氛又开始变得紧张起来。

    吕文君唯恐又生事端,赶紧打着圆场说:“算了算了,这也是人家安阳的独门秘方,他不说也就算了。”

    长歌也在一旁相劝,达加恼怒地回答一句:“你们知道什么?万一到时又发生这种事。”

    达加的这句话说的很隐晦,但是在场的人都听出了其中的含义----如果这个小子和王安阳一样又被人杀死了,那我们拿什么回去见主上。

    越泽心中不勃然大怒,但是怒极反笑,只是冷冷地说了一句:“您太多虑了,不过您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我一定不能把配方说出来,不然我就成了多余的人了,我们都知道,只有有利用价值的人,才是最安全的。”

    “你......”达加被越泽这样的态度顶撞得相当生气,因为自小他就生存在天竺国的上流社会,向来是除了国王一个人以外,其他人都要对他俯首称臣,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现在居然被一个区区的中原平头小子以这种态度和他说话,自然是接受不了。

    但是不管怎样,他们现在毕竟还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现在怎么都还是只能这样。

    因为现在在天竺已经不安全,于是达加修书了一封,让吕文君和长歌都摁了手印,飞鸽传书给了他们所谓的主上。就是说明现在王安阳已经和吕文君和长歌离开了天竺国境,那么之后王安阳的一切死活都与他无关了。

    达加确实是相当聪明,他自从知道真实的王安阳被杀后,已经意料到这个事没有那么容易办得到。现在一切危机四伏,谁知道暗地里还有什么组织机构呢?

    虽然如果他和吕文君还有长歌一起回到中原,肯定可以受到主上的嘉奖。但是万一在路上出了什么纰漏,那他也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既然这样,这种危险的领功也是不要也罢。

    达加想着,就觉得还是安安心心地在天竺做他的国王侍卫长算了。

    那个胖子国王虽然人是脑满肠肥,但是毕竟还是人很宽容的,只要把他服侍好了,也对他的贵客有礼貌。那就还是可以过得滋润的。

    想到这里,达加睥睨了长歌一眼,心里想着这个家伙,当时还以为他多么了不起呢!原来也不过是主上的一条摇尾乞食的哈巴狗儿罢了。

    长歌虽然看到达加的眼神不大友好,但是毕竟达加没有亲自说出口。所以他也懒得去挑起事端。

    少了达加这个人相伴,长歌觉得还是不错的,虽然达加在天竺有权势有地位,武功也不错,可以起到很好的保护作用,但是呢,这个人的格用岭南人的话说就是“实在很难忍啊!”

    如果达加在路上,先不说这个王安阳二号会不会被人抢走或者杀掉,只怕达加自己有时就会在暴怒下杀死他或者让王安阳二号离家出走吧。

    吕文君也和长歌有着同样的感受。因此他对达加的中途退出并没有反对。甚至,他想得更夸张一些,他心中甚至怀疑原来的王安阳就是达加在他们不在的况下,恼怒的时候失手杀掉的。

    他们的这些想法达加自然是不清楚的。

    不管怎样开心或者不开心,越泽和长歌还有吕文君三人,都故作开心地离开了达加。

    在天竺进入中原的国境是有路的。但是长歌却认为这过于危险----他认为走陆路实在是过于显眼,虽然吕文君怎么也想不明白,只有三个男人的队伍是怎么显眼了。

    但是,好的,对待聪明的长歌,吕文君一向是辩论他不过的,而越泽现在又秉承着少说少错,不说不错的原则,闭口不发一言。

    吕文君只好开口问长歌:“长歌,咱们不走陆路,那你给咱们出个主意吧,咱们走什么路呢?”

    越泽实在觉得吕文君长相长得憨厚老实。(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形容词和蠢是同义词),脑子也确实是明显不够用。

    因为越泽实在想不通在他们那个科技尚未发达的古代,除了陆路,不就是只剩下水路这一条路了么?

    不过也是,水路行人少,在什么小说话本里面,都是说侠客或者什么见不得的勾当往往在水路完成。

    可是我们聪明狡猾的长歌再一次突破了越泽的想象极限。

    长歌微微皱起他那算死英俊的眉头,沉思了好一会。长歌沉思的时候用手微微抚着下巴,说实话,他这个样子如果到了女子书院,肯定能迷倒一大票的女学生。

    只是长歌这个沉思的时间实在有些过长,长到越泽打了一个瞌睡,他还在维持着这幅姿势。越泽只好无奈地和吕文君说:“吕先生,长歌大哥他是不是被看不到的高手点了睡啊?”

    没脑子的吕文君立刻真的一下子拔出刀来在空中挥舞了好一阵,越泽看到这样的况,只能抬头望天,心中暗自庆幸自己真的不是和他们一伙的。

    吕文君和长歌,一个拿刀挥舞,一个在那沉思装酷,只见一只苍蝇飞在长歌的鼻头,吕文君“啊!”地狂叫一声,将佩刀“嗖”的一下,朝那只苍蝇砍去。

    越泽几乎是悲痛地闭上了眼睛,不忍心看到眼前的惨烈的一幕。

    但是越泽很快地被长歌的叫声叫得睁开了眼睛。

    啊?什么?居然不是惨叫?!

    越泽睁开眼睛一看,发现长歌用手摁住吕文君抓着佩刀的手,大喝道:“老吕,你疯了?!”

    越泽在低头一看,哇塞!刚才停在长歌鼻尖的那只苍蝇居然被吕文君砍成了两半。

    越泽的第一个反应是过去抓住了长歌的脑袋,仔细地看了一下他的鼻子,确认是毫发无损才放开了他。

    与其说是被越泽放开,其实不如说是长歌甩开了越泽的手。

    长歌一下子跳得几丈远,纳闷警惕地嚷嚷着:“你们两个怎么了?脑子都烧坏了么?”

    越泽不由对吕文君做了一揖,佩服道:“吕大哥好刀工!”又转向长歌歉意笑道:“抱歉啊,长歌大哥,刚才你一直没有说话,我们还以为你睡着了。我不过是和吕大哥开了个玩笑,说你是不是被什么人隐点了睡,所以吕大哥才会这样紧张你的。你别怪他。”

    “哦,原来是这样。”长歌回答道,长歌挠了挠脑袋,说:“其实谢谢你们关心了,我只是这样,喜欢思考。”

    越泽和吕文君二人都立刻想要晕倒。

    越泽忍不住问:“长歌大哥,您想到什么办法了么?既不走陆路,那是走水路么?如果是,那我们就要尽快去找一艘小船了,船夫就不用找了,我自幼熟悉水,我可以当船夫。”

    长歌眼睛发着光,伸出了右手的食指兴奋地说道:“我想到了一个好方法了!我们可以走山路!”

    “碰!”的一声巨响,果然是越泽摔倒在了地上。

    走山路,啊,对,这确实是属于水路和陆路之外的一个另辟蹊径的好办法----如果认为山路是以石头结构,陆路主要是以泥土结构的话。

    首先,山路一般地势险峻,加上有崇山峻岭,茂密的山林做掩护,确实是不容易被人发现。如果说换了任何一个人,包括作者自己,也要忍不住大叫一声好办法!

    然而,越泽却觉得这真是一个糟糕得不能再糟糕的提议了!因为这个提议,越泽甚至有些怀疑这个以聪明狡猾著称的长歌其实比以智商有限功夫无限的吕文君的智商高不了多少。

    甚至有可能比吕文君还低!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越泽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听自己的娘亲说过:“越泽啊,你要知道,一个人想不出办法并不笨,如果一个人想出了自以为聪明但是很愚蠢的办法,那才真的是笨得无可救药。”

    是个人都应该知道,中原和天竺的天境唯一的一条山路,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宇宙洪荒第一高山,喜马拉雅山。

    而且世界上最高的山峰就是珠穆朗玛峰!

    大家都知道,地势越高的地方是越寒冷的,越泽出世这么些子,都知道就连在昆仑山顶,除了昆仑山门以内,都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何况是这宇宙洪荒的喜马拉雅山!

    而越泽知道自己有一半的血统是父亲的蟒蛇精血统。嗯,虽然自己很不喜欢自己拥有半妖的血统,但是某些程度上来说越泽还是觉得半妖血统有的地方是蛮好用的,比如说自己力气比较大之类的暂且不提。

    越泽此时心中对半妖血统最为郁闷的一点除了是有可能会伤害到自己在乎的人,有可能会伤害到无忧以外,还因为自己的半妖血统是什么不好,偏偏是蟒蛇。

    对的,蟒蛇到了冬天,需要什么?答对了,冬眠。

    虽然现在天竺境内是末,而且显得比较温暖,但是,到了海拔这么高的高山,越泽严重怀疑自己会很快睡着,甚至在睡着的时候露出原型。(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修仙有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