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彼此灼热的呼吸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玮玮一笑 书名:修仙有桃花
    无忧对眼前的宝物却不以为意,只是礼貌地点了点头,然后回挽起小月的胳膊,转而向青鸾微微一笑道:“青鸾主管,这些都很好,谢谢,只是以后不用再为我费心了,如果可以,请帮我的朋友做些好的合衣物可好?”

    小月向来知道礼数,赶紧跪了下去:“小的不敢。”

    无忧赶紧搀扶起她:“都说了我们是朋友,你还……”

    看到二人的气氛有些尴尬,青鸾及时地开口圆场:“碧巫放心,您的指令,青鸾一定照办,我会立刻吩咐下人去做。”

    无忧十分感激地看了青鸾一眼,又亲地和小月说:“稍后你先换上我的衣服,放心,很多都没有穿过的,我们出去散散步。”

    无忧在妖界缺少朋友,实在太需要和别人聊聊天了。

    小月心中的诧异已经到了极致----青鸾这个周到的总管居然可以这样不需请示妖王就为无忧开了先例。可见妖王给了她多大的特权。

    青鸾礼貌地打破无忧的憧憬:“碧巫,只怕您要稍后再去散心了。这次青鸾来此,除了带来东西以外,还有妖王陛下的旨意。”

    “恩?什么?”无忧好奇地睁大眼睛。

    青鸾踌躇了一会,脑海里回忆出当时妖王下令的场景----

    ------

    “青鸾,你把东西安置好后,和她说我想见她,我很想她。”

    “陛下,那里有外人在场。请问是原话转达还是?”

    “原话。”

    青鸾嘴角浮现了一丝苦笑,谁都无法抹灭妖王对这个人类女人的宠

    但是青鸾无法理解,他们的妖王怎么就对这样一个女人如此狂地迷恋?那个沉着的,冷酷的。睿智的王者,居然就这样轻易地为了一个女人改变了?

    自古美人误江山,这绝对不是妖界之福。

    “青鸾?他的旨意是什么呢?”看到青鸾的失神。无忧好心地提醒。

    青鸾回过神来,礼貌地转达:“妖王陛下命小人领您到书房一叙,因为他说他想见您,他很想您。”

    青鸾的语气平静,但是无忧双颊早已红霞满天。

    狐易居然这样让青鸾传递话…..无忧只觉得脸上一片滚烫。

    穿过豪华的长廊,终于到了狐易的书房。

    这是一个豪华的石门,上面刻着栩栩如生的妖兽图腾。

    青鸾毕恭毕敬地敲门。得到许可后轻轻转动壁门旁边的机关,壁门应声开启。

    青鸾没有向内张望,而是转过恭顺地对无忧说:“碧巫,陛下已经在里面等您了。”

    。 。 。

    一进门,背后的壁门已经关上。

    无忧本能地回过头去。看到门口已经紧闭,才想回过头,就已经落入了一个宽阔的怀抱。

    狐易紧紧地拥抱她,的吻如同暴风骤雨一般落下,这样急促的甜蜜霸道的掠夺让无忧几乎透不过气来,只能本能地回应他。

    等到稍解了相思之苦,狐易才放开她,抚摸着她的秀发:“我好想你。”

    无忧靠着他宽阔的膛,甜蜜地回答:“我也是。”

    狐易的吻细碎地落在她的面颊和嘴角。又在她耳边呢喃:“你在这里闷么?我希望你能快些适应这里的生活,还有妖族,还有没有太多时间陪你的我……”

    无忧抬起头,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笑意:“我会为了你努力去适应,虽然也许时间会有点慢。”

    狐易对她这样令人满意的回答报以一个悠长的吻,然后将吻一路延长到她:“你永远都不会背叛我。永远都不会离开我,是么?”

    “回答我,是不是?”狐易执拗地追问,像一个一定要得到答案的孩子。

    无忧心里迟疑了一下,想到了越泽还有沈崇光。

    越泽现在还好吗?崇光师兄一定很着急吧,他们现在处理邪变半妖的事会不会遇到了危险,不然,为什么完全没有听到他们找自己的消息。

    无忧这个时候差点要怪自己,居然为了儿女私,忘记了对天下苍生的承诺,可是,她又是如此贪恋此刻的怀抱,于是她对狐易点点头:“嗯,我不会缺席你今后的生命,不管怎么样,我们彼此都不会再孤独。”

    既然现在只能呆在这里,那就开始新的生活吧。

    或许,这一切,都是天意。

    狐易笑了,笑得如同温暖的朝阳,以致无忧误以为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妖鬼,而是天使。

    狐易的吻如同温润的清泉辗转于她的樱唇,粉颊,玉颈......

    彼此的呼吸都带着灼

    当狐易将无忧放在榻之上,无忧紧张得仿佛听得到自己的心跳。

    狐易的脸越来越近,他的呼吸都带着灼,无忧闭上了眼睛。

    不料狐易却只是在无忧的耳边温柔地说:“我要你的那天,会是在我们新婚的那天。”

    无忧吃惊地睁开眼睛,望着眼前这个深款款的男子。

    狐易玩味着她的一丝秀发:“不好么?我要你做妖界的妖后,择就可以完婚,难道你是等不及了?”

    无忧的脸涨得通红:“我才没有。”

    “那好吧,这些天好好休息。”狐易的吻落在了她的额头:“我让人送你回去休息。”

    无忧乖乖地点点头。

    当无忧重新进入房间,小月第一次迎了上来。

    小月敏锐地看到无忧脖子上的吻痕,眉头紧紧地皱起,屏退了其他的侍女,因为知道无忧对小月特别好,所以其他侍女也给小月几分薄面。

    小月一把拉住无忧的手腕:“马上离开这里,现在,立刻!”小月的眼睛里全是怒意。

    “怎么了?小月?”无忧迷惑不解。

    “你呆在这没有任何意义!他根本不是你的人!”小月的脸色越发难看。

    “你为什么这样说?我不明白。”无忧有些不知所措。

    小月猛地跪下,然后她的手在脸上一撕,面具被撕下,眼前的人居然是.....

    若兰!

    难怪小月给自己的感觉如此熟悉。无忧瞬间脑子一片空白,但是还是不忘压低了声音:“若兰,你,你怎么会在这?”

    若兰泪流满面:“无忧,你知道吗?沈大哥自从你走以后,心都快碎了。”

    无忧心蓦地一痛,旋即摇摇头:“你怎么会知道?你是在骗我。”

    若兰跪着扯着无忧的裙角:“沈大哥和越泽知道了你的事,但是他们此刻有要事在,他们急的和什么一样,就让我先来打探。”

    无忧的脸色在听到越泽和沈崇光的名字后,瞬间变得惨白。

    若兰一下子拉着无忧的裙角,哭着哀求她:“难道你已经忘了你们在昆仑的深厚谊了么?”

    “你....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无忧有些语无伦次,她试图刻意转移注意力。

    是啊,在她要接受狐易的时候,诛妖的使命再一次闯入了自己的生命,这就是命运的玩笑么?

    无忧痛苦地闭上双眼,矛盾在心中挣扎。

    想了很久,无忧终于坚定地脱口而出:“我不会离开狐易的。”

    若兰有些吃惊,这和她以前认识的无忧完全不同。

    “是因为那个妖王的原因么?”若兰的声音郁得可怕。

    “也许......也许他就是我命中注定要找的那个人,或许他可以帮我逃离一切。”无忧无助地抵抗着,她害怕若兰接下来会说的话,这会不会让她有所动摇呢?

    “他不是!不可能是!”若兰霍地站起来,摇晃着无忧的肩膀:“你完全不了解他,他的过去,他的生活,他的一切都和你格格不入。”

    说到这里,若兰难过地背过去,又把那个面具重新带上,回过头来,又是小月的样子。

    此刻,一种让人尴尬和难堪的寂静笼罩整个房间。

    深呼吸一口气,小月试图打破这令人窒息的沉寂:“你留在妖界,原因只是现在狐易迷恋你。可是,你根本没有想过,他完全可能始乱终弃,到时把你打入冷宫。”

    “请不要再说了......”

    “一个异族的女人,在妖族,不过是消遣的一个工具。妖怪,是不可能有真的。”

    “别说了!”无忧一下捂住了耳朵。是的,她再也无法安静地听下去。

    无忧偶尔也会有所惶恐,患得患失。但是狐易对自己的是如此的真切,这点她从未怀疑过。

    相就要给对方信任,无忧坚信。

    “无忧,跟我离开这里,你就可以再见到沈大哥。或许你从来没有正视过这一切,但是他是真心你的。又或者,你可以和那个和你一起遇到我的越泽在一起,他好歹有人类的血脉,有你们人类向往的白首一心的。”若兰恳切地说。

    这句话无疑像一句咒语,对无忧充满了引,可是无忧依然捂着耳朵。

    若兰没有放弃劝说:“你在妖界,这个完全不是你归属的地方,只能消磨掉一段宝贵的生命,不会有任何的效果啊。”

    无忧看着若兰,眼里是哀求的神色,希望她停止这样的叙述。

    若兰强行把无忧的手拉下来。(本站..com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修仙有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