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差点吻上了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玮玮一笑 书名:修仙有桃花
    单凭这点,所付出的代价无论多大,都是值得的。

    “和一个女人上了,就画一幅她的画像。”

    这是程嘉多年来的习惯,也已变成了世人津津乐道的传闻。

    传说程嘉的房间里有数百幅画卷,可是无忧却看到他的书房里只有一十三幅。

    程嘉并不是那种好色如命的狂徒。他喜欢女色,但是他并不喜欢随便和女人上

    能和他躺在一张上的,必定都是配得起的人。

    这十三幅画像数目虽然不多,其中却收藏了十三个倾国倾城的绝色!

    她们曾经一时声名显赫,是众人口口相传的美人,和程嘉相处时也曾经轰动一时,她们都曾自信于自己会是程嘉的最后一位,而给他留下的却只不过是浅浅的一幅画卷而已。

    但是她们都没有怨恨,能被这样一个天才亲手画下自己的容颜,使得她们幻想自己曾经还是让他心动的吧。

    可其实这些也只不过是程嘉的一个战利的炫耀罢了。

    一个男人,若真的一个女人,就会带她回自己的家。反之如果是在外面,哪怕是镶满钻石的,他看她和看女也没有太多不同。

    她们自然是看不清这样的道理的,宁可相信他是那飘逸倜傥的风,是不会为任何人停留。

    可现在画她们的人,却带了一个只见过一天的女人回家。甚至让她单独住在他的书房。

    ——对于一个谋士而言,家中的书房无疑是他的心脏。这是一个比卧房还要重要的场合。

    苏无忧嘴角虽带着微笑,眼睛里却不露出了怜惜的神色。

    她就是害怕万一有一天。自己也跟那些女子—样,被一个男子束缚住,那这样一来,什么理想。什么壮志,都没有了。

    案几上还摆着一张雪白的浪纸笺,苏无忧不提笔而下。原先在昆仑上跟着观水修师学习了一些书法,现在倒也像模像样。

    转瞬即在又轻又薄的纸笺上题了一首七言绝句:

    狼烟肆虐流民苦,刀戟声声若丝竹。

    多少倾城倾国容,飘摇零落乱世中。

    随意写下的这首七言绝句,无忧自认为还算文笔通顺。

    不由自鸣得意地笑了笑。

    她想,掌门总算是信任她的,才会安排她做自己如此重要的事。

    如果能帮得上越泽。帮得上许许多多受人歧视的半妖,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夜更深。

    夜风轻轻地拂过窗棂,门外忽然传来一阵轻缓的脚步声。

    苏无忧用不着回头,就知道来的是谁。

    一个谋士的书房,即是他的秘室。在这里有可能藏着他最重要的机密。

    而除了他自己,绝对没有别人可以来,也没有别人敢来。

    当然,不包括梁上君子。

    然而这样平缓的脚步声的主人,一定不可能是一个来这偷东西的人。只有这里的主人,才能这般从容镇定。

    程嘉这样自负的天才,是不会让人随意接触自己的私隐的。然而今天他却把一个才见一天的女人带回家,还让这个女人单独呆在他的书房里。

    这连他自己都觉得离谱得有些过分。

    可是人生正是由于有离谱才显得有趣和精彩不是吗?倘若人生只是一条顺流而下的河流,那有什么意思?

    于是他的嘴角不浮现了一丝笑意。

    对女人与战术。程嘉向来都极有判断力,因此,他选择的女人,当然是绝色佳人。

    之前的那十三个女子不但貌美,而且温柔妩媚,善解人意。

    程嘉对待她们只需要按自己的想法行事。她们自然会百般迎合。

    如果他觉得有点饿,她们就已捧了他最喜欢菜式和美酒呈上。

    如果他觉得有点,她们就会忙不迭地温柔执扇,送上解语风。

    如果他在出征途中需要安静地判断,她们甚至可以在这样的战乱中挥之则去。

    如果他皱了一皱眉头,那么她们都会觉得天都塌了。

    对于她们而言,不求程嘉不相负,只恐程嘉不相顾。

    夏夜里只有安静的风拂过,偶尔夹杂几声蝉鸣。

    无忧定了定神,转过来,淡淡一笑,道:“你怎么来了?”

    此刻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难免让人觉得尴尬。

    程嘉移步至案几后,缓缓落座,道:“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想必姑娘你也睡不着。”

    苏无忧登时汗毛倒竖,难道他已经看穿了自己是要来书房做小偷?

    当下只好干笑道:“其实,我马上就要睡了。”显然是在下了逐客令。

    可程嘉竟像听不懂一般。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拿起案几上那张题了诗的纸签,上面是无忧的那首七言小绝。他凤目微瞟,脸上神色甚是微妙。

    程嘉却邪气一笑答道:“来到一个传说中的神秘的天才的书房里面,一个好奇心很强的女子怎么可能睡得着呢?”

    程嘉不但揣测敌人的心思有一,也对人相当的了解。

    女人的好奇,往往是致命的弱点。

    苏无忧不叹了口气,钦佩之溢于言表,道;“难道,你不怕我是个细作?”

    程嘉听了却大笑道:“哈哈,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说罢,又是一阵抑制不住地咳嗽。

    句句调戏之言!无忧羞赧地低下了头

    程嘉放下纸签,起走至苏无忧边,轻轻抚上她如丝的秀发,温柔地说:“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已看出你绝不是一个平凡的女子,”左手又微微抬起她的下颌,道:“所以不管你喜不喜欢我,我都已经要定了你。”

    苏无忧无话可说,唯有拘谨一笑。

    才子倜傥,英俊多,海誓山盟,如蜜酿心,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现在换做哪一个女子,恐怕都会得意了,而且无论她有多得意,也定然不会有人觉得她狂妄,因为得到天下最有智慧的男人的青睐,本就已经是证明自己魅力的最好方式,何况还有那句百试百灵的誓言?

    程嘉接着开口:“你不信?”

    苏无忧不知该怎么接下去,只好同问道:“你会不会骗我。”

    程嘉笑了笑,接下来的语气里存着不容质疑的坚定:“不会,绝不会。”

    苏无忧见状,趁机急切道:“那么,你告诉我,你究竟知道些什么?”

    程嘉摇摇头,只一笑,好似女子般风流妩媚,施施然答道;“因为我这双手抱住了的人,我会永远缠住,绝不会再脱手,而我知道,女人最憎恶的,就是欺骗。”

    这样的话,恐怕石头听了都会动心。

    苏无忧也不笑道:“那倘若我骗你呢?”

    程嘉看着她的眸子,冰凉的鼻尖凑近,语似呢喃:“你骗我是你的权利,倘你不想让我知道,那我也只好骗你。”说到这,停顿了一下。

    苏无忧看着他,等他说下去。

    程嘉看她的神色,竟一笑:“我若骗你,也只有一种况,就是装作不知道你骗我。”

    无忧默然,这样深的话,这样的才俊聪明的人,却被预言只能够活在世界上三十八年。

    自古聪明多命短,向来福薄是倾城。

    程嘉见无忧不语,于是趁机走近她,然后用手指抚上她的黛眉,无忧只陷在沉思当中,没有留意,片刻后,程嘉居然试图想覆上无忧的红唇。

    无忧正值满腹心事之时,忽然感受到程嘉冰冷而温柔的鼻息,蓦地睁大眼睛,反应过来慌乱把他推开,结结巴巴地说:“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偷袭我?”

    只差一点就吻上无忧的唇,程嘉有些遗憾地摸摸自己的薄唇,道:“你这么慌乱,居然不想和我接吻?”

    苏无忧愤然道:“呸!你当人人都想和你接吻么?我是怕你把你那咳嗽的肺病传染我罢了,自恋狂!别占我便宜!”一语既出,又觉得自己有些伤人。

    不料程嘉并未动气,也没有黯然神伤地松开她而默默离去。而是凝视着她的双眼,慢慢地接着道:“你放心,虽然我好不了,可是这病是绝不会传染的。你不用担心会死,也不用担心会成为寡妇。”

    什么?什么寡妇?谁要嫁给他?这个超级自恋狂。但是,他好像很了解自己的病似的,究竟是为什么?

    但是寡妇这个词,又让无忧想起了当时和越泽初次相遇时候的场景,想到越泽,就心中有些着急尽快找到破解那个谜团的办法。

    无忧不问:“你究竟是什么人?”

    程嘉莞尔一笑:“我是程嘉啊。”

    无忧看着眼前的他,颤声问:“我问的是你怎么会知道那么多?你是人是鬼?是神是魔?”

    无忧的这个问题很唐突,唐突得她内心隐隐有些害怕,这个程嘉,会怎么对待她呢?

    不料,程嘉给她的答案却是:“我忽然想喝点酒。”

    无忧吃惊地看着他:“你体不好,还要喝酒吗?”

    程嘉朗声一笑:“体的快乐,来自能做喜欢做的事,若事事违心,与死何异?”说着,握住无忧的手,将她牵至屋外。

    月凉如水。

    一轮明月高挂空中,毫不吝啬地将皎洁的月华温柔地洒向人间万物。(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修仙有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