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带她回家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玮玮一笑 书名:修仙有桃花
    坐着破旧的粮车倒是比在马上舒服。渐行渐远,阳光渐渐盛起来,照在上让人觉得闷,无忧却惊诧于程嘉的体居然几乎像尸体的一样的冰凉,唯一和尸体有区别的是,无忧能感到程嘉是有心跳的。

    可是,一个活着的人体却像尸体一样冰冷,在艳阳下更显得无法形容的悲凉和凄惨。

    无忧似乎感觉道什么不祥的气氛笼罩在自己周围,她从未感受过这样的气氛。

    程嘉此时正紧闭着双目,长长的睫毛随着车辆的颠簸微微颤动。

    无忧瞧着程嘉,心中说不出的恐惧,无忧也算是见识过不少恐怖的妖怪,但是眼前这个俊美的活人少年却有着比妖怪更为浓烈的死亡气场。

    无忧看着怀中的程嘉,失神地想道:“这个人看起来弱不风,却是纵横捭阖的谋士,莫非真如传奇所言,他的背后真的有鬼神之力么?”

    忽然一只冰冷的手抚上她的脸颊,她吃了一惊,一看,果然就是程嘉。当下慌忙把程嘉一推,板着脸道:“你醒了?那就坐好吧。”

    她话末说完,程嘉忍不住大笑起来,笑道:“你呀!你真是个傻丫头……难道我是妖怪会吃了你么?”

    无忧只管把头扭到一边,也不答腔,她知道现在绝不能答腔,一答腔只能招来程嘉变本加厉的嘲笑罢了。斗嘴她如何斗得过这天下第一谋士?以己之短战敌之长分明是傻子才做的事。

    程嘉只好自己接着说下去,道:“其实不管你想不想理我,我都要告诉你。我喜欢的女人,没有一个最后不喜欢我的。”

    无忧翻了翻白眼---难道这个社会下的男权主义让男人不自恋不成活么?再说,自己早就见过他那个类型的终极美男BOSS客栈先生了,对于这个系列的男人早就有了免疫力。

    无忧认为对待自恋狂的最好办法就是----不要搭理他。

    见无忧如此。程嘉沉吟半晌,突然道:“你可是觉得我过于自信了么?其实,我……”

    无忧头也不回:“算了吧。天下间谁不知道程大军师征服的女人和战胜的敌人一样多。”

    程嘉的脸色终于变了,他勉强牵了一下嘴角却再也笑不出来,他的声音有些闷闷地道:“莫非,你也同世俗之人一样看我?”

    程嘉的语声低沉、压抑,仿佛带着难以言说的黯然,但在这无人的古道,听得倜傥的男子发出这样的语声。更令人心酸。

    程嘉说出那句话之后转而又苦笑道:“世人笑我太薄,我笑世人看不清。”

    无忧有些尴尬,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程嘉无奈,刚才他是故意抓住了马鬃,故意想让马儿受惊。谁料到那个愚蠢的女人居然可以为了保护他把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而她却不是因为喜欢他。

    程嘉知道,这很微妙,因为他不明白为什么,他只觉得似乎这个女人他看了第一眼就很喜欢。

    无忧慌忙摇头道:“哎呀,我并不知道别人如何看你!我并没有说你太错,本来男人就是花心的,只是你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而且。我也没有自恋到认为自己可以让的一见钟的地步。”

    无忧心想可不能得罪他啊,要时刻牢记自己的任务!

    程嘉露出笑容,反问道:“那你觉得你可以让人几见钟?”

    “啊?”无忧对他这个问题感到十分意外。

    如果这个时候能有法术让程嘉晕倒,无忧一定愿意用任何代价来换。

    不是说好色的男人都是蠢材吗?这个大天才怎么像个轻薄浪子,句句都是调戏之言?

    眼见无忧双颊飞上了红霞,程嘉目光闪动。左手又缓缓地抚上无忧的脸颊:“怎么这么烫?是生病?还是害羞了呢?”

    汗……无忧感觉周围的目光全在看自己。一时间尴尬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沈崇光远远地瞧着,当然没有人看得到他。他观察无忧的进展很久,此刻终于该回昆仑去了,但是,他的眼睛却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

    冥界

    黄泉路上的河水,在浓雾中透着清冷的光。

    这河水终年平缓,河水双分,南面的一支便是通往枉死城。

    此时,虽然仍是深秋,妖间尚且艳阳高照,枉死城里,已经是一片肃杀,那些枉死的厉鬼,鬼哭混杂在风之中,却也吹不开森凄迷的云雾。

    若兰终于狼狈地逃出了枉死城,一天的奔波让她容颜憔悴困顿疲乏,就连那嫩如葱的纤纤玉手,也几乎要抬不起来。

    她已经许久没有见到无忧,也许久没有见到哥哥,更没有见过沈崇光。她已经开始想念他们。

    她以为她死了就能一了百了,或者和父亲团聚,但是,没有想到,并没有牛头马面来找她,她跌跌撞撞地找到地府,却被冥王拒收----冥界是人类和六畜重归轮回之处,既然为半妖,就不能在地府安等轮回。

    “既然你来了,那你到地狱去吧!”冥王头也不抬:“当你经受了十八层地狱的苦楚,那么就也有机会重新转世为人。”

    若兰退后了好几步,她害怕,她不是害怕在地狱中受苦,而是害怕这炼狱的时间太长,怕自己等不到沈崇光。

    于是她转,拔腿就跑,冥王不以为意,现在冥界在乱世中早已是鬼满为患,如果非要收了她,只怕还要耗费鬼差看管,既然她心地不算坏,料想也不会做什么坏事,就由着她去了。

    可是若兰不知道,她只是拼命地奔跑,直到跑得再也跑不动,摔倒在地上。

    忽然,一个颀长俊逸的影,沉重地投在她的前。

    若兰定睛一看,惊恐道:“你是?”

    眼前的男人俊美得不似凡人,一华贵的衣袍更是衬托得他贵气盈盈。是的,他本就不是人类,他是妖王狐御。

    边站着的,自然是青鸾,他正色道:“大胆半妖,见到妖王,还不下跪?”

    狐御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若兰,嘴角的笑容带着危险的味道:“你看,连冥界都不收你,但是我们妖界,是不会抛弃任何一个伙伴的。”

    狐御笑着,优雅地对若兰伸出了手......

    若兰听说他是妖界的妖王时,惊恐涌上了心头,自己选择了死亡,就是不想做妖。

    但是连死都无处可去,自己又能去哪里呢?

    若兰觉得好怕,听到狐御称自己为伙伴的时候,若兰的心如同打了一个吊瓶,七上八下。

    “什么?伙伴?”若兰难以置信地看着狐御,心里担心等待自己的是不是比地狱更可怕的地方。

    像知道她的心思,狐御淡然地笑道:“不用吃惊,只因你对我也有用。”

    若兰一下傻了眼,当即带着哭腔道:“有用?你是想要我去害人?不要,我不想害人啊。”

    青鸾冷着脸道:“放肆,居然对妖王这样无礼,人类滥杀六畜妖族同胞,将它们扒皮拆骨,各种烹饪,为图口腹之,又何曾是好人?。”

    若兰竟不能回答,半晌,方幽幽道:“但是,我边的人都是极好的。”

    狐御轻笑一声:“无妨,我知道你喜欢沈崇光,但是他生平最恨妖怪,所以你才不想做妖。”

    若兰不语,心中羞愧被狐御看穿了心思。

    狐御道:“如果你想重生变人,倒也不是不可能的。”

    若兰动容道:“啊?什么办法?”

    看到若兰如此紧张,狐御脸上笑意更盛:“很好,我们估计,河图在程嘉上。”

    若兰失色道:“他一个凡人怎么会有河图呢?”

    暮色降临之时,军队终于到达了济阳。因征战连年,霍敢给将士们放了一个长假。

    理所当然一般,程嘉将路上邂逅的陌生女子苏无忧带回了自己的府邸。

    下人们纷纷露出诧异的神色----虽然程嘉喜欢寻花问柳,但是是从来不会把女人带回家的。此次出征就带回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实在让人觉得奇怪。

    夜.似乎已经深了。

    书房中的案几上,一十三幅画卷,在红烛的光晕下安静地放着。

    苏无忧轻轻抚上这些画卷,嘴角不露出了微笑。

    无忧想要接近程嘉本来还暗自苦恼,现在总算已是和他到了家里,她付出的代价并不太大,可是这收获却已足够说明她得到的回报将是巨大的。

    无忧自然是看到了下人惊诧的目光,也是知道像程嘉这样智慧超群的天才,和神经病本来就只有一线之隔,他们的想法,常人根本难以揣测。

    程嘉在女子中薄幸的名声,和他的智慧一样,已经成为别人津津乐道的一个传说。

    这样无的人,一旦专起来,却是肯定的。他们一定都相信命运,所以会相信路上邂逅的神秘女子,倘若那个女子不太丑,但是又对他们不是很心的话,往往很容易就可以笼络住他们的心了。

    因为过于自信的人,向来是不会肯承认自己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会失败的。

    对程嘉不会上一个女人的根深蒂固的看法,几乎已没有人能撼动。(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修仙有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