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邂逅天下第一谋士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玮玮一笑 书名:修仙有桃花
    额......无忧的脑门上冒出三条黑线,但是想想关于程嘉风流韵事的那些传说,无忧还是相当有信心的,谁不知道程嘉眼光高呢?如果说自己这种上没几两的**暴力妞他也能看上,那真是天下大乱了。

    次,由沈崇光陪伴无忧御剑飞行到了济阳郊外,最近天下大乱,距离当年沈崇光陪施然道长到济阳,已经有了七年之久。

    一别经年七载,似乎发生了很多事。

    霍敢采纳屯田之计,势力大涨。军阀江明杀了姜平,然后又死于霍敢之手。这天下似乎强权似浪花里漂浮的一叶浮萍,随时可能易主。

    属于江明的英雄时代已经过去,没有人再记得那个神勇无双的战神。

    可是沈崇光还记得他,尽管已经修道避世,但是沈崇光还是记得这个快意恩仇的战神,当七年前的那场大火,他虽然为纵火的将军,却又扑入火海中救出了一个小童的场景,让人毕生难忘。

    无忧看沈崇光想得出神,不由开口道:“诶,听说这里七年前有过一场大火?是江明和姜平一站,江明放火,烧了整个济阳城?”

    沈崇光不料无忧忽然出此一问,一愣,旋即答道:“是。”

    无忧的眼神蒙上一层薄霜:“现在枉死城济阳大火的兵士可都已无所怨?那个战神江明,现在也是首异处,其实有时候,权势真的比人命还重要么?”

    沈崇光面无表道:“那又如何?这本不是他一人所愿。也是他的智囊林宇献计,一代战神,虽然外表强悍,但是内心极其善良。不过除了那些亡魂。估计再没有人会惦念于他。”

    无忧不语。

    夜色静谧,长亭之外,暖风处处。济阳早已又是牡丹飘香。本是祥和的景致,却让人联想到亡灵的哭泣混杂着尸体腐烂的气息。

    所谓的英雄间的霸位相夺,不过都是踏碎黎民体之痛。

    乱世之中,只能把刀剑声作丝竹入耳,将血染的沙场作画。其时的济阳,俨然已是一座死城。醉卧沙场君莫笑,旧时古来征战几人回。

    沈崇光忽然开口道:“自从火烧济阳后。程嘉就回乡隐居。如果说济阳之战创造了一个江明的神话,那么也在世人心目中创造了程嘉神机妙算的神话。而霍敢苦寻六年,终于拜得程嘉出山相助。他出山的那一年,就帮助霍敢诛杀了江明。”

    无忧愕然:“为什么江明的大火反而创造了程嘉神机妙算的神话呢?”

    沈崇光略微沉吟,然后说:“因为程嘉当时就预见到了火烧济阳一事。但是当时他所听命的主公凌铭是个好高骛远,刚愎自用的家伙,置苍生命于不顾,一意攻城,然后江明为了不把济阳城中的粮草留给凌铭,所以一把火把济阳烧成了一个死城!”

    无忧此时简直无法形容自己的震惊,真的是乱世之下,人命如草。

    沈崇光继续说:“这个程嘉,虽然是个风流的家伙。到底还有些良心,那一战后,他离开了凌铭,隐居于南方,后来是知人善任的霍敢找了几次,他才出山相助。”

    历史上有名的以少胜多之战---苍梧之战后。程嘉再帮助霍敢大败凌铭。同时成功地预见陈浮会被刺客所杀,将刘准击溃如同丧家之犬。

    如果说江明是人中赤兔。那么程嘉就如同暗夜的鬼魅,他的每一次预言和计策,都似乎意味着大批大批的亡灵进入枉死城。

    沈崇光思索道:“这一切,都太不同寻常。甚至有人说他可以预言生死!”

    无忧不动容:“你是说,他有可能是有了奇怪的力量,可以预见生死?”

    沈崇光眼神是意味深长:“嗯,所以掌门觉得他有可能知道河图的下落。”又告诉无忧:“但是他这个人亦正亦邪,你这次去务必要隐瞒份,被他识破,就再难转还。因此,你只能见机行事。”

    无忧看着眼前的男子,纵然星光漫天月似银盘,也抵不过他半分明媚。

    他专修仙,于是,对其他人也只好无上一个专的人,本就是对自己的一种凌迟,若兰应该早意识到这样的道理,可已经没有办法控制自己。无忧想到若兰,又不有几分心酸。

    从进昆仑开始,经历的一切无不艰难险阻,或许每个昆仑弟子从决定踏上修仙之路的那一刻开始已如同吐丝的蚕,吐丝作茧,将自己完全封锁。

    但是这条为天下为苍生的道路她已经踏上。不知前面还有什么陷阱,什么波折。然,她知道自己已无法回头。

    如果说百姓为人类,已经要饱受统治者的压榨和战乱的苦难,现在好不容易天下稍定,居然又有人想逆天而行,那么,哪怕牺牲自己的命,也要尽可能地去守护这些人。

    无忧有些疲倦地告诉沈崇光:“现在时候不早了,其实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去苍梧。”

    “为什么?”沈崇光不解:“他们是要回济阳啊。”

    无忧揉了揉太阳,耸了耸肩:“可是我们都忘了,他们不会御剑飞行,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们现在应该还在苍梧。”

    清晨的古镇苍梧,一点都不像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

    太阳的浮光,沿无忧的脸庞画着柔和的暖线。道路两旁的杂草还遗留着露水的清香。一切都似乎宁静亲切。

    林无忧此刻非常虚弱--为了更像一个难民,她特地没有吃早餐,再加上这样的长途飞行耗费内力,所以现在无忧脸色苍白,只是沉沉昏昏地想睡觉。但是她不可以睡,她在等程嘉出现。

    沈崇光说,他们就要离开苍梧。这是苍梧的必经之路。

    军队果然近了,她已经恍惚地看见旌旗摇曳,仿佛听到阵阵马蹄声。她挣扎着远远招手,长跪在道上---她可不想突然冒出去被当成刺客杀死。

    前面是步兵开路,马队最首是一中年男子威严俊朗,想是霍敢无疑。稍后两个容颜清丽气质脱俗的年轻男子,正在彼此交谈着。应该就是霍敢帐下的谋士程嘉和黄远。

    果然霍敢命小兵上前查探。无忧称自己是难民,和家人失散,希望能随同霍军一同前往许昌。

    霍敢打量她十**岁模样,容貌也算清秀,可是显得很虚弱,但是对他而言,这样凭空,冒出来的女子着实可疑。可是不带她似乎又与“民如子”的口号相悖。不踌躇起来。

    无忧紧张得要死--自己每次看话本时都对这样的女主角出场路感到非常狗血和恶俗,总认为作者把男人都写成了看见女人眼睛就发直的傻瓜。

    可是此刻,她真的希望霍敢千万不要太聪明了。

    而且,此刻她也真的需要休息一下,吃点东西,自己实在是饿得太久。

    只见霍敢后男子中一个脸色苍白者笑道:“霍公,就将这位姑娘带着好了。我看她虽然年纪还小,虽然材枯槁,但毕竟是个女子,在这样的环境没有一个男子陪伴确实也是危险。”众人不哈哈大笑,霍敢也朗声道:“姑娘不必害怕,但且放心随军无妨。”

    哦也!果然证明一切艺术形式肯定都是源于生活的。没想到用这么狗血的方式就轻易打入了敌人内部。等等,什么材枯槁了?虽然无忧不算火辣材,但是也勉强凹凸有致。那个人居然这样有眼无珠,不恨恨地白了他一眼。

    这样幼稚的行为自然全数落在众人眼中。霍敢大笑向着那男子道:“程嘉,你也太恶毒了。这姑娘也是佳人,何出此言?”原来那个刻薄鬼就是程嘉!!哼哼哼!

    瞧见无忧气懑的模样,程嘉倒微微笑了。

    此时他苍白的脸也洋溢着朝阳般的光辉,原本显得还有些过于单薄虚弱,却因这笑容显得非常的漂亮……这个模样,不但女子看了心动,只怕有些酷男风的男子也会心动吧。

    可惜,无忧真的无心再欣赏这样的美色。一来是因为已经见过绝色的越泽还有客栈里那位大方的客人,二来是她此时已经非常饥饿。“秀色可餐”这样的文学术语终究是高于生活的,向来也无人能够看名伶就能看饱的道理。

    “请问霍公,能否赏赐些食物让民女充饥?”

    虽然此刻问的是宁可负尽天下人的霍敢。但是她直觉此时不会有危险,再说,就算有危险,也要做个饱死鬼吧。

    霍敢向程嘉看了一眼,脸上显出一丝笑意,却是对无忧说:“当然可以。只是行军之中,口粮恐不合姑娘口味。”

    无忧忙不迭答道:“不会,民女此时但求果腹而已。”

    众人笑了,黄远对一旁的副官耳语几句,就有伙头军拿上了两个馒头。

    无忧忙伸手接过,狠狠咬了一大口,没有水,吃得又急,当下噎着,猛地咳嗽起来。周围又是一阵哄笑。

    笑声稍落,只听黄远朗声道:“行军事急,我们此刻也该动了。姑娘可会骑马?”(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修仙有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