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坦白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玮玮一笑 书名:修仙有桃花
    无忧紧紧地抿着嘴唇,以防自己再哭出来,因为她知道再哭也是没有用的,她又以一种哀愁又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沈崇光。

    无忧可怜巴巴地伸出手去,拉着沈崇光的衣袖:“沈大哥,你刚才说......如果刚才越泽一时控制不住自己......你要....”说到这里,无忧的语气带上了一点迟疑,接着艰难地吐出后面的字:“你要结果了他?”

    沈崇光叹了一口气:“无忧,我知道我这么说让你很不开心,但是你知道我不想骗你的,所以我是要告诉你实,正是因为我也把越泽当成好同门,所以我们才要把事实话和你说,我们的职责就是诛妖护民,你知道我们不是不讲道理的,越泽是半妖,但是我们一样把他当自己人,但是如果他邪变了,那么就会对百姓有危害,那么保护百姓就要放在第一位啊!”

    无忧脸色变得苍白:“可是我们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好朋友啊,我不会让你伤害他的,那如果刚才越泽控制不住自己,咬了我,我也变成了半妖,那你是不是也会杀我?”

    沈崇光道:“你知道我不会让他伤害你的。”

    无忧摇摇头:“我不知道,沈大哥,我和越泽都是你认识不久的人,我知道,你在昆仑都是受到大家的敬仰和尊重,可是你相信越泽啊,他绝对不是一个坏的妖怪,他学习道法仙术也非常勤奋,这些修心养的方式,一定可以抑制住他体内的妖的,而且他的母亲也是一位道家弟子,他的本一定是善良的。”

    沈崇光知道再怎么和无忧说,都难以一时改变无忧此时心中的看法,于是只好先暂时点点头:“嗯。我相信他,但是现在越泽一个人留在孟达族那也不妥当,我们现在还是先回去吧。”

    无忧看着沈崇光,他此刻脸上的表还是像以往一样,平静地看不出波澜,只好先回去看看后续的打算是怎样吧。

    回到孟达族领地,无忧和沈崇光都到越泽的房间偷偷在窗户外面往里看。此时月光温柔地照在越泽上。此时的越泽已经一反白天的紧张和郁,越泽皮肤白皙泛着健康的光泽,睡着的样子像个平静的孩子。长长的睫毛在微微的呼吸中微微颤动。

    无忧和沈崇光都松了一口气,沈崇光轻轻地扶着无忧的肩膀,柔声说:“好了,看来我们都想太多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吧,免得一会不小心打扰了越泽休息。”

    无忧点点头,脸上终于现出了如释重负的微笑。

    当无忧和沈崇光离去的影被月光在窗户上投影。原本躺在上的越泽终于睁开了眼睛,他掀开被子,脱了鞋子重新躺在了上。

    回到昆仑,才进山门,照例是要到万神宫去拜见施然道长复命。林海因为再也无亲无故,得到逍遥王的帮助,就和逍遥王留在了琉球逍遥王府。

    此时已经是深秋,昆仑中落木萧萧,有几个低阶弟子正在持帚扫地,庄严肃穆的昆仑也愈发让人感觉沉重。

    因为三江长老正在里面商议大事。因此需要星辰进去通传,三人在外等候。此时三人都是各怀心事,一言不发。

    终于得到了许可入宫觐见掌门,无忧拉了拉沈崇光的衣袖,沈崇光回头,看见无忧乞求的目光,终于叹息一声,点了点头。

    无忧终于开心地笑了,无忧知道。沈崇光这是答应了自己,暂时不把越泽的事告诉掌门。

    无忧回头看着越泽,脸上是开心的笑容,低声道:“越泽。待会进去,什么都不要说,知不知道?”

    越泽含糊地答应了一声,无忧以为他现在还在为之前的事发愁,紧紧地握了一下他的手,然后说:“跟上。”

    三人依次进了万神宫。

    上的施然和三江二人此时一反往针锋相对,看起来似乎心都很不错。

    沈崇光道:“弟子沈崇光带师弟越泽,师妹苏无忧向掌门和长老请安。”

    施然微微颔首,开口道:“此次,你们必定是没有将林若兰救回来吧。”

    沈崇光拱手道:“掌门明鉴,林若兰得知自己为半妖之后,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在邪变之前,已经拖人杀死自己,尸蛆怪利用孟达族公主的尸体冒充林若兰,意图绑架逍遥王的事也已经被解决。”

    施然抚须长叹道:“林若兰那个小姑娘,也是个心思缜密,心地善良的女孩,我常常听说她用家里的钱粮赈济灾民,虽然是半妖,但是这样死去也太可惜了。”又看了一眼越泽,道:“倘若当时你们和她一起入昆仑门下,或许能逃过这一劫。”

    三江原本是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此刻却没头没脑地冒出了一句:“这也没有什么可惜的,她不想做半妖,哪怕以半妖的份活得再长,对她而言也不过是一种痛苦,与其让她活着痛苦,现在死了,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施然点头道:“三江师弟你说的也有道理。”又转而对无忧说:“无忧,你此次虽然没有寻回林若兰,但是你们也算是粉碎了尸蛆怪的谋,功能抵过,也不要太自责了。”

    无忧想到若兰的惨死,也不有些黯然。

    三江冷笑一声:“你不用这样伤心,相对于你而言,她未尝不算幸运!”

    这句话,让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施然道长赶紧说:“师弟别这样吓唬小弟子,她入了昆仑门下,昆仑众弟子自当相互扶持,护她周全,况且昆仑受到神族庇护,无忧断不会遭如此横祸。”

    三江鼻子里“哼”了一声,袖起双手,再也不发一言。

    沈崇光眼见着此时气氛凝重,赶紧行礼道:“不知掌门和长老还有何吩咐?师弟师妹资历尚浅,此次消耗大量元气,如果没有什么事,就先让他们退下吧,以免他们无意中会冲撞冒犯了掌门和长老。”

    施然道长“呵呵”一笑:“崇光,你倒是对你这两个师弟师妹照顾得紧啊。”

    沈崇光脸色一白,知道施然道长估计已经知道越泽有邪变的苗头,现在自己没有据实相告,只怕难免让师傅不悦,但是刚才已经答应了无忧,现在如果再开口,只能失信于无忧。于是,究竟是打定了主意,不再开口。

    无忧瞧见施然道长此时的脸上的笑容,竟是勉强,心中也颇为忐忑,只感觉这房间里颇为窒息,听到自己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

    越泽此时“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叩头道:“弟子辜负掌门期望,有辱昆仑,是弟子哀求崇光师兄和无忧,让他们给我一个亲自向掌门和长老交代事经过的机会。”

    施然道长有些吃惊,但还是故作不解道:“越泽你所说何事?我竟是不明白?”

    越泽抬头道:“弟子为半妖,在与尸蛆怪一役中,况危急,急之下,弟子难以抑制体内兽,终于变为巨蟒,将尸蛆怪残忍杀害。弟子深知变乃是先天半妖邪变的危机,深感惶恐,是崇光师兄和无忧师妹安慰我,说回到昆仑,掌门和长老一定会救我。”

    三江心中暗道:“好一个会说话的小子,他如此说来,我们竟也不能对他如何了。”

    越泽继续恳切地说:“但是刚才进了万神宫,宫中神圣肃穆,让我心生畏惧,崇光师兄想着先让我和无忧退下,他自己再和掌门与长老禀明,我急之下只好现在坦白,其实我也知道,什么都逃不过掌门的法眼。”

    施然原来听说越泽有邪变的征兆,心中甚是担心,又见沈崇光这个一向极其听话唯自己马首是瞻的大弟子,居然也学会了撒谎欺瞒,本来大为不悦,想着要立刻管制越泽,然后贬斥沈崇光。但是越泽这样一来,施然不怒反笑。

    施然要的是对他绝对权威的尊重,要的是掌门的威严,沈崇光向来明白,此时也不得不佩服越泽的机智。

    施然大喜道:“越泽,你快起来,我和你母亲亲如兄妹,你自然如同我的儿子一般,我怎会弃你不顾?你大可不用担心。”

    这句话让听到的人都大为诧异,尤其是三江也大感纳闷,向来施然都是为了摆出一副公正严明的姿态,让昆仑弟子觉得他大公无私,但是此时,他居然如此明显地表达对越泽的喜,实在让人不由生疑。

    越泽道了谢后起来,恭敬地垂手立着:“谢谢掌门。”

    施然温和地对星辰说:“去拿我炼制的九转固元丹来。”

    不多会,星辰已经将一个锦盒恭敬呈上,施然打开了锦盒,看到一枚药丸静静地卧在锦盒之中,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和淡棕色的光泽。

    在内等着事务交接的掌事修使凝霜此刻脸都绿了。

    凝霜自上次被责罚之后,并未被褫夺掌事修使一职,昆仑这么大一个门派,自然是需要有一个严格执行规定的人来协助掌门恩威并施。(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修仙有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