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匪夷所思(二更迟到了,见谅)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玮玮一笑 书名:修仙有桃花
    这些听起来匪夷所思的话题,但是因为无忧和越泽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所以对此并不吃惊。

    但是要无忧这个与妖怪有着血海深仇的人,一下子接受自己的好姐妹居然也是妖怪这个事实,还是非常地艰难。

    但是不管如何,无忧还是一个重感的人,所以她艰难地问了若兰一个问题:

    “你有没有伤害过人?”

    “没有。”若兰斩钉截铁地回答。

    对于我们来说,无忧这个问题未免问得有些可笑,因为这样询问若兰,倘若她是一个不诚实的人,又怎么会坦白相告呢?

    可是无忧从小丧母,父亲又在战斗中死去,若兰应该是她离开星河村后遇到的第一个好姐妹,因此,无忧不愿再去思考这其中有什么曲折离奇或者不妥之处。

    于是无忧深呼吸了一口气,真诚地笑了:“若兰,我相信你,你说没有,那一定就是没有。”

    若兰对此感到非常欣慰,越泽也开心地笑了,之前越泽还非常担心无忧无法接受若兰是妖怪的这个事实,如果无忧要与自己的好朋友为敌,那无忧一定会非常伤心的。

    而越泽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无忧伤心。

    若兰恳切地说:“就算我之前是妖,但是那个是妖的若兰已经死了,现在我幸运地有机会重生,那我现在就是一个人,我很珍惜作为人的这一切。我不会再做林若兰了,现在的我,就是雅娜,但是不管是林若兰或者是雅娜,你,无忧,永远都是我的好朋友。”

    无忧听得若兰如此说,不心有戚戚。又生气道:“都是那个该死的长歌,都是他害你的!”

    若兰淡淡一笑:“其实也不能怪他,如果不是他,我也不会有重生的机会,或许,永远都要忍受为半妖的痛苦。”

    说到这里,若兰转而对无忧恳切地说:“无忧。我们一样会是好朋友对不对?”

    无忧赶紧答道:“那是自然的,我们的感并不会因为你是什么而改变,你在我心中。仍旧是那个善良的若兰。”

    若兰脸上现出了难过的神色:“可是因为我是意外重生的,如果要做人,那么只有得到逍遥王的无相璧赐福才可以,你能不能帮我去求求他?”

    无忧想了一下,心想逍遥王也是一个仗义之人,自己对其有救命之恩,连给昆仑赐福这样的事都立刻做到了。如果和他动之以。告诉他若兰的难处,想必他也一定会伸以援手。

    才刚想答应的时候越泽忍不住插嘴:“其实若兰,是半妖也没有什么的!我也是半妖,但是还是一样到了昆仑和无忧一起拜师学艺啊!”

    无忧这时才想到越泽也是半妖,不疑惑道:“沈大哥并不是一个迂腐之人,怎么会因为你是半妖就一定要杀你呢?”

    若兰脸上有些尴尬,支支吾吾地说:“或许,或许因为越泽的母亲是昆仑的弟子,所以他才网开一面吧,他对我嫌弃之至。正好寻了这个因由想置我于死地也不出奇。”

    听到这里,无忧心中一惊,这样巧言强辩和若兰实在太不一样了。以无忧的观察和对若兰的了解,若兰对沈崇光是一往深,断不会用这样的言词来对沈崇光下这样的评价。

    而沈崇光对越泽,第一次见面时并不清楚越泽的母亲是谁,可是也同样因为感受到了越泽上的善意没有加以毒手,后来还屡次出手相助。

    这个若兰所说的,实在太不合理。

    无忧只好先假意说:“嗯。我想想有什么办法和逍遥王开口。”一边说着一边偷偷地打量着边的若兰。

    虽然眼前的若兰和普通的孟达族少女一样,有着黝黑的皮肤和健美苗条的材,五官也是别具异域风,但是无忧却总觉的她似乎时时脸上都偶尔闪现过压抑的表。似乎在隐忍些什么。

    此时洞内安静极了。开始能听到洞外隐约的厮杀,无忧低着头在思考,眼前的若兰究竟是哪里不对劲,忽然无忧瞥到了若兰的衣服。

    这件衣服的样式并不奇怪,孟达族人的衣物本来就简单粗犷,女人不过是以兽皮裹,然后围着一条短裙仅此而已。若兰的兽皮裹除了和一般的孟达族女人一样是齐,但是肩带搭着的毛皮披肩却是搭在了左边。

    一般的孟达族女人,都是搭在右边的,无忧虽然不知道这有什么因由,但是就从刚才上山时候的观察来看,无忧就是感受到了明显的不对劲。

    无忧继续伸出手去握住了若兰的手,也许是山洞里过于寒冷,若兰的手也是格外的凉。

    那是一种透骨的凉意,仿佛能从无忧的手心一直渗透皮肤,通过血液,蔓延到五腑六脏.....这让无忧不打了个寒颤。

    一阵风从山洞深处吹过,森森地夹杂着一些风声,然后无忧吸了吸鼻子,怎么感觉从若兰的上飘来了一股异味。

    虽然若兰上佩戴了大量的香料药草,但是无忧还是可以敏感地闻到了从若兰上散发出来的异味,那是一种......很臭的味道。

    是的,是一种很臭的味道,带着尸体块腐烂的味道,而且应该已经是相当的浓郁,并且是从若兰左边搭着的皮毛下传出来的。

    无忧没有做声,若兰继续说:“逍遥王因为听了沈大哥的片面之词,不肯相信我,不如你帮我和他们解释一下,好不好。”

    无忧屏气凝神,看着若兰,无忧终于发现若兰的不对劲了----不管怎么样,她都是始终微微眯起双眼,来掩饰她眼神的空洞。

    虽然若兰的嘴巴在一张一合,但是无忧还是可以判断出这些声音并不是从她的嘴巴里发出,而是感觉是从她的左边搭着的皮毛下传出。

    尽管在中原有传说中的武林绝学“腹语”,但是断断没有听说靠人的心房部位来发音的道理。

    无忧再低头看看若兰握着自己的手,双手的十指的指尖都是暗淡的於黑色。

    这分明就是一个死人的手!

    只有死人的手,因为血液的凝固,所以在指尖是暗淡的於黑。

    无忧觉得全的寒毛都竖起来了,一下子甩开若兰的手,同时拉着越泽向后一跃,跃到一丈开外,并且一刻都没有迟疑地拔出阳双股剑,直指若兰,厉声道:“你不是若兰!也不是孟达公主!快说!你究竟是什么妖怪!”

    越泽和若兰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反应吓了一跳,越泽被拦在无忧后,着急地探出脑袋来问无忧:“无忧你怎么了?这明明就是若兰啊?”

    若兰的脸上现出了古怪的悲伤的神色:“无忧,我真的是若兰啊,刚才你明明就已经清楚了,为什么现在又要这样呢?”

    若兰此时的表更加坚定了无忧的判断---是的,不管是刚才的难过,或者欣喜,或者此时的悲伤,都无一不透出古怪的不自然----这些表在这个自称是若兰的女子的脸上,完全是用五官挤出来的表,而眼神里根本就传递不出任何的信息,这个女子的眼神里是空洞,只是空洞。

    无忧现在已经可以断定,现在和自己说话的,不过就只是一具尸体而已,而能够纵尸体能够达到这样的水平的,无疑是一个妖怪。

    无忧没有理会越泽,也不再给这个女子继续装可怜求饶的机会,继续厉声打断她:“你不要再装了!你究竟是何方妖孽,居然冒充若兰而且纵族长女儿的尸体!”

    无忧顿了一下,大声地对越泽说:“你闻到了么?这个女人上,全都是死亡的腐烂的味道!”

    越泽听到无忧如此说来,皱着眉头细细地感受了一下这山洞里空气的气息,恍然大悟惊恐地指着那个自称是若兰的女子道:“真的!你是死人啊!”

    那个女子脸上显出了纳闷的神色,然后是自言自语吃吃地发笑:“呵呵,还是被你发现了啊,苏无忧,果然是猎户的女儿,有着猎犬一般的鼻子呢!”

    无忧冷笑一声:“能这样呆在发臭的尸体里过了那么久的,除了尸蛆怪还有其他的妖怪么?!”说着,已经迅速地在腿边的暗格,摸出透骨钉向女子左边搭着的皮毛击去。

    只见透骨钉迅速在空中划过一道冷光,直击到女子的左,越泽大吃一惊,不由“啊!”了一声,但是他的惊呼未落,与此同时,那个女子的脸部瞬间瘫痪,她的体也已经软软地倒了下去。

    此时更有一条巨大的蛆虫从女子的左了出来!无忧当下不容细想,立刻拔剑刺去。

    这条蛆虫从女子的体中炸出时不过有女子小臂般粗细,但是暴露在空气中后,迅速地膨胀,现在居然变得足有水桶般粗,咧着嘴,露出了锯齿般的尖牙。

    这蛆虫虽然肥胖,但是手甚为敏捷,只见它就势一滚,避过了无忧的攻击,滚到了山洞的一角,然后蠕动着巨大而肥胖的子,目露凶光地瞪着无忧。(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修仙有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