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情况突变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玮玮一笑 书名:修仙有桃花
    此时,秀秀的脸上现出对眼前的形难以置信的神,可是无忧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林若兰的尸体上了,泪如雨下的无忧此时并未有心思思考秀秀此时的表为何是如此奇怪。

    -----她不是说是她自己把若兰放在这儿的么? 那为什么她会有如此震惊的神呢?

    林若兰的尸体被一块大毯子包裹着,纵使这洞里凉,但是也潮湿,同时因为是盛夏,所以散发出了浓烈刺鼻的尸臭。

    无忧戴上了特制的手,颤抖着手去掀开那毯子的一角,立刻就有几只老鼠从里面窜出来。

    秀秀发出一声尖叫,无忧惊恐地看到,林若兰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了,加上被老鼠啃咬,头部的皮翻飞着。

    这样的场面,实在没有办法不让人觉得恶心。

    无忧从怀中里拿出一块手帕捂住鼻子,终于全部地掀开那块毯子,看到尸体平静地将双手放在小腹之上。

    虽然面部的肌已经血模糊看不出来她死亡时的表,但是从她的这个姿势可以看出她死的时候非常平静。

    无忧又一眼看到她脖子上带着的那个小小的玉佩,晶莹通透的美玉和腐烂的尸体形成了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林若兰和无忧说过,那块玉佩,是若兰的娘亲送给若兰的,就好像是她陪在自己边一样。

    那这块玉穗无疑是告诉无忧,这具腐烂的女尸就是自己的好朋友,就是林若兰。

    刹那间,无忧内心百感交集,只觉得一股强烈的感受从拥堵的腔直冲上心头,鼻头一酸,眼泪又滚落下来,无忧更担心的是。不知道该怎么把这个消息告知林海。

    林海母亲早逝,父亲当年又遭到如此横祸,现在,现在林若兰又…..

    人世间最悲痛的事,莫过于看着至亲一个个地离自己而去,这个世界上,只剩下自己孑然一人。

    为了让林海不至于悲伤到绝望。无忧在思考该如何回去时和林海说清楚。

    无忧内心愁肠百结,以至于没有注意到秀秀是何时来到自己的旁。

    直到秀秀忽然开口问她:“姑娘,若兰。若兰她……她是死了吗?”

    无忧蓦地转过来,恼怒地盯着这个愚蠢透顶的女孩子,为她此刻居然会在这个时候问出这样弱智的问题。

    ----林若兰的体已经腐烂得面目全非,秀秀居然问自己林若兰是不是死了?”。

    无忧用力地摇着她的肩膀:“你说她是不是死了?如果这样还不是死了,你是不是也想试一试?”

    然而,面对无忧的粗鲁无礼秀秀却没有生气,也并不害怕。她只是有着一种内疚的悲伤:“原本是我去的,可是她抢了先,她一直知道我会让她,所以她抢了去。”

    无忧不由一怔,秀秀的话,无忧字字都听得清楚,但是整句话却让无忧如坠迷雾之中。无忧盯着她问:“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但是秀秀却一直怜惜和不舍地看着林若兰的尸体,嘴里像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我:“若兰是死了吗?”

    有事那个白痴的脑残问题!但是此时,无忧却明白了其中一定有玄机,秀秀一定掌握了什么关于若兰之死的秘密。倘若自己再发火,恐怕这个秘密秀秀是再也不敢说出口了。

    所以无忧柔声地回答她:“是的,她已经死了。”

    不料,在得到答案之后,秀秀忽然变得异常激动,她脸上的粉因肌抽搐而一直往下掉。

    她的声音颤抖着:“姑娘,她真的死了吗?她骗了我吗?还是我做错了什么?如果若兰死了,我是不是凶手?姑娘,你说?我算不算是凶手?”

    虽然无忧原本就觉得秀秀这个人有些古怪。但是却不曾料到她居然会这样说。

    瞬时,无忧感觉况远比自己开始认为的那样糟糕,脸色估计也不由得变得凝重起来。

    所以秀秀看到无忧脸色之后就不自觉地后退了几步。

    无忧担心她是想要逃走,因此她才一退。无忧就马上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无忧的手抓住秀秀手腕的那一刻,她尖叫起来:“不能算我杀了若兰的,不能算的。”她的泪水流了下来,那浓妆艳抹的小脸蛋顿时一片狼藉。

    秀秀此刻疯狂哀伤的神让无忧不忍心再对她动手,但是她不断的挣扎使无忧不敢放开她,无忧只好奋力抓住她的肩膀:“冷静点,秀秀,乖,秀秀,你冷静一点。”

    许久,秀秀终于平静了下来,用一种凄楚又哀伤的神色看着无忧。

    无忧接着问她:“你对若兰怎么了?”

    秀秀摇摇头:“我只不过在她这里……”

    她指了指自己左边的口:“刺了一刀。”

    左边的口,那是一般人的心脏所在!

    一刀,足以让人致命。

    可秀秀居然用了“只不过”这样一个轻描淡写的词语。

    秀秀居然是杀死林若兰的凶手!!

    事态如此发展,是无忧始料未及的。

    在秀秀的口中,她无疑是若兰的最好的朋友,但是,她却一刀刺向了若兰的心脏!

    谋杀了林若兰!

    许多事在此刻涌上无忧的脑海,无忧拼命试图在这样混乱的冲击中尽可能地多整理出一些头绪。

    她们两个都是感敏感的女孩子,在她们之间,关系非常混乱。

    不少任而为的女孩子都是恨交织的伙伴。

    无忧初步推断,秀秀和若兰有可能是非常要好的伙伴,因为某种原因,秀秀杀了若兰,并且,此时秀秀的精神已经几近崩溃。

    无忧定了定神,对秀秀说:“若兰死了。”

    秀秀忽然就蹲下去,把脸埋在膝盖里,低低地哭泣:“若兰死了?若兰死了?若兰不要我了?”

    听她那委屈的口气,倒好像自己不是罪大恶极的杀人凶手,而是被抛弃的可怜小孩。

    无忧强忍住悲伤,长舒了一口气:“是你把若兰杀了的。”

    无忧这个结论,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赞同。

    因为这是根据秀秀本人的话和事实所作出的。

    然而秀秀听了无忧的话,却又是一声尖叫,然后拼命地挣扎。

    秀秀这个样子,无忧也非常难过。

    秀秀和若兰本是正值青年少的如花少女,原本都该在亲朋的宠下幸福地成长。

    但是显然秀秀是个精神分裂患者,那么若兰则无辜地成了秀秀精神分裂的牺牲品。

    无忧微微叹了口气,努力使自己的语气显得缓和一些:“秀秀,若兰已经被你杀了。你必须为你的行为负责,虽然你或许完全不清楚自己做过什么,但是你要先和我去衙门,再让诊所的医生来为你做个鉴定。”

    起初,秀秀一直在默默地听着无忧的话,可是当无忧说出要把她带到衙门去时,她却一下子来了无边的力量。

    秀秀居然挣脱了无忧的手,转狂奔出去。

    无忧自然是即刻想要把她重新抓住,但是此时秀秀的动作简直是比豺狼还要迅捷,无忧只是抓住了她裙摆的一角,撕拉一声裙角裂开,无忧跌坐到地上。

    与此同时,秀秀已经跳上了无忧租来的那辆马车,并且已经驱赶马匹。

    无忧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追了出去。奋力一扑,试图扑上那辆马车。然而,无忧还是高看了自己,马儿惊叫一声,车子已经嗖地一直驶远了。

    无忧重重地扑到在杂草丛生的泥地上。

    又气又疼的无忧足足在地上趴了十几分钟,才慢慢坐起来。

    环视周围荒凉的环境,当下气得骂出几句粗话。

    无忧来的路上人迹罕至,无忧试了一下御剑飞行,可是没有成功,也许是自己心中过于悲伤的缘故,看来,只有靠这两条腿了,估计回到梦麦的城区,起码要步行好几个时辰。

    无忧苦笑一声,更令无忧担心的是,秀秀杀了若兰,秀秀现在的心理和精神况又非常不稳定,会不会在狂乱之中杀害更多的人呢?

    如果再有人因她而受到伤害,那几乎可以说是因自己的大意,没有及时阻止秀秀而引起的。

    自己必须尽快阻止秀秀才行!

    想到这里,无忧迅速地站起来,暂时顾不得若兰的尸体还在山洞之中,就开始徒步往回走。

    因为知道路途遥远,无忧只好缓步前行以保持体力。

    幸亏这个时候太阳最烈的时间已经过去,再加上沿途有些清澈的小溪,泉水清甜,可以缓解无忧的口渴。

    所以此刻的无忧,也不算十分难受。

    无忧一路前行,指望着能遇到几个路人,然而一直走到暮色将至,还是不见人烟。

    天,终于是全黑了,伸手不见五指。

    无忧低咒一声,不会还有什么野兽出来吧。

    然而幸运的是,无忧居然发现大概几百米之外,隐约闪烁着灯光。

    灯光之处,和无忧的归途并不是同一方向,无忧本是想打算尽快赶回市区到当地衙门报案。

    但是此时,无忧实在不愿再一个人走下去,心想或许灯光那里的人会给自己提供帮助。

    因此,无忧立刻调转了方向,徐步向那处隐约的灯光走去。

    片刻之后,无忧终于看到那处灯光是从一栋孤伶伶的房子里透出的。(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修仙有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