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出乎意料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玮玮一笑 书名:修仙有桃花
    不是无忧骄奢逸,而是梦麦实在是一个旅游业高度发达的城市,这就意味着来梦麦旅游的游客非常的多,不要说小店,连中型客栈都注满了。

    没办法,无忧只好奢侈了一把,她在梦麦城,住进了一个可谓是五星级的客栈。

    梦麦不愧是古老的旅游城市,处处风光秀丽,无忧却无心欣赏。

    才放下行李,无忧就已经和客栈的跑堂打听了几个旅游的女孩子喜欢去的地方,开始这次的寻人之旅。

    怎料一连三天,都是毫无结果。

    到了第四天,无忧终于赶着一辆租来的马车,朝郊外寻找。

    天气很炎,无忧的那件玄袍冬暖夏凉,还戴了斗篷,但是仍旧感到很难受。

    忽然有一个高大的年轻男子冲到路中间拼命地朝无忧挥手,无忧赶紧勒住马儿,车停下来时离,马头离他估计只有几厘米了。

    无忧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恼怒地瞪着这个找死的家伙。

    他却丝毫不以为意,只是笑嘻嘻地朝无忧走来。

    他长得很好看,皮肤黝黑,眉毛很浓,眼神清澈,鼻子高,一看就是很有特色的男子。

    他约莫只有二十出头的样子,笑起来牙齿很白。

    无忧内心对他不屑一顾:“这人是觉得他很帅吗?还是以为他是这的土霸王?”当下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你有什么事?”

    那男人听见无忧的话,立刻摆出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脸也开始迫近无忧,无忧赶紧用手阻止他的进一步靠近,以防他爬到车上来。

    他的手指抚着薄薄的嘴唇,笑着说:“小姐,梦麦是个神秘的地方,比你想象得到的还要神秘一万倍。在这个地方,到处都是珍宝,只要你识货。”

    嘿!无忧已经懂得这是咋回事了,这个男子不过就是和游客推销特产的家伙!于是无忧不给面子地一口回绝:“真不巧,我是个不识货的蠢货。你去找识货的人吧!”

    无忧一边说着,已经一边重新抖动着缰绳赶着马儿,可是他仍扯着喉咙大喊:“小姐。那件宝贝你一定会不释手。我叫长歌,我就住在前面的村子里,你感兴趣的时候。请来找我。”

    无忧头也不回,对于这样推销欺骗游客的方式,如果自己相信了,那自己这个昆仑弟子就比一般的游客还要蠢。

    太阳仍然仿佛要把人体内的一丝水汽蒸干,很快无忧就把那个陌生男人给抛到九霄云外。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一座古庙出现在了无忧的面前。

    无忧跳下车,拿起她早已准备好的那个盘龙玉穗就走了进去。

    那是座雄伟的建筑。看起来年代久远。

    曾经辉煌的珠光宝气都已经不复存在,在阳光下,只剩下一种没落的萧条。

    庙门外的巨大广场早已长满了杂草,这里正好是自命清高的狂放剑客的聚集地。

    无忧拼命地挥动着手里精致的盘龙玉穗,一边喊着:“林若兰,林若兰,你在哪里?”

    这些狂放清高的人总认为自己与众不同,像无忧这样俏的小萝莉,倘若贸然上前与他们搭讪,一定是招致卫生球般的白眼。

    但是无忧拿着这样一个精致特别的盘龙玉穗大声嚷嚷。可就不一般了。

    因为这块玉穗实在是太有感觉了,特别是一个女子拿着一个玉穗寻找走失了的朋友,这样的桥段对他们来说应该是有致命的吸引力!

    这样一来,那个叫林若兰的女子,自然就像极有神秘价值的某个事件线索,当然能够让他们注意过来。

    确实,无忧这样的行为并没有持续太久,江湖儿女们的目光全都向无忧投来。

    一个眼线斜飞入鬓,脸上的粉厚得估计连她妈妈都认不出来的女孩。朝无忧慢慢悠悠地走过来。

    她涂成猩红色的嘴唇一张一合,几乎是挤出那沙哑而含混的声音问无忧:“你找谁?”

    无忧说:“我找林若兰。”她耸了耸肩,诡秘地说:“我是。”

    无忧笑了笑:“那么,请问你哥哥是?”

    女孩睥睨了无忧一眼。没有回答。

    无忧晃了晃手里的玉穗:“这玉穗很漂亮,但是只是属于她的主人。”无忧顿了一下,继续说:“而且,我认识她。”

    女孩开始拿出一面小镜子,涂脂抹粉,不再看无忧。

    无忧继续前行,一边叫着林若兰的名字,又悬赏道:“谁能帮我找到林若兰,我就把这块玉穗给他。”

    无忧这样也是无奈之举,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而若兰之前托自己送给沈崇光的玉穗已经是目前上最值钱的东西,况且,现在沈崇光既然拒绝了她,这个东西送出去也好,免得让她睹物思人,触目伤

    有几个流浪青年抬头看无忧,也有人向无忧咨询若兰的特征,可是无忧出来的时候很匆忙,居然没有带若兰的画像,能提供给他们的线索不过是自己要找一个十八岁的女孩,长得很漂亮,格很温柔。

    于是,没有一个人能向无忧提供答案的。

    无忧无奈,估计今天又是白跑一趟。

    还好这座寺庙看起来也倒气势恢宏历史悠久,这样对于无忧这样乐观而玩的人而言,至少可以得到一些心灵方面的补偿。

    那些流浪青年兴致大减,也就不再搭理无忧了。

    无忧心想,或许自己可以参观一下这座古老的建筑。

    于是,无忧大踏步向寺庙走去。

    一进门,是一个巨大的神坛,上面的横梁已经结满了层层的蛛丝,偶尔有一两只肥胖的老鼠窜过。

    无忧朝后走去,抬起垂幔的时候扬起阵阵灰尘。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无忧后响起:“姑娘,请留步。”

    无忧回头一看,看到一个形较小的女孩。她脸上化着浓浓的妆,显然也是一个流浪的艺之类的女孩。

    她如同所有从事卖艺行业的女孩一样目光流转地问无忧:“你是要找中原林家府上的千金林若兰吗?”

    无忧终于放下心来:“是的,这块玉穗是你的了!”

    庙里的光线不是很好,直到这个时候,无忧才能看清那个女孩的脸,她约摸十六七岁,虽然化着很浓的妆。眼神却像星星一样熠熠发光。

    她郑重而认真的样子仿佛是要证明自己说的都是实话。

    在得知她可以得到那块漂亮而精致的玉穗时,她脸上现出孩子该有的天真的欢乐的神

    她拍着手说:“若兰是个很有特别的女孩子,她在天竺不常和人来往。她和我说过我是她在天竺唯一的朋友。”

    无忧并无意打探她们两个女孩之间的深厚谊,此刻,无忧只想尽快找到若兰,然后带若兰回中原,于是匆匆打断她:“那你现在带我去找她吧!”

    那女孩点点头:“我能带你去,可是……”

    女孩还想还有什么事要和无忧说明,但是无忧因为已经知道了若兰的下落。所以内心充满了兴奋,哪里有空听她说完,就急匆匆地要走出门外。

    女孩赶紧在无忧后紧紧跟着,无忧跳上马车,让女孩带路。

    大概走了一个多小时,马车终于到了一处荒凉的山洞前。

    那山洞门口长满了青苔,在夏天洞口透出森的寒气。

    周围是些枯藤老树,根本不像是人住的地方。

    无忧有种被欺骗的感觉,转过头愤怒地看着那个女孩:“你说带我来找若兰,那她人在哪里?”

    无忧心里的打算是。如果那个女孩有什么古怪的地方,自己也可以一脚把她踢下车,好歹自己也是手矫健的昆仑弟子,然后就让她一个人留在这个荒凉的地方对着这洞口说谎吧!

    但是女孩却给了无忧一个震惊异常的答案,她十分乖巧地朝山洞努努嘴:“若兰在那里,我在二十天前亲自把在洞里葬了的……”

    无忧瞬间石化!这样的况是她始料未及的!

    林若兰,居然已经死了!

    无忧怔住,两行清泪就顺着脸颊流淌下来。无忧的手紧紧地握住缰绳,动也不能动。她不知道回去该怎么把这个消息告诉林海,只好愣愣地呆在车上。

    那女孩却是下了车,来到洞口,洞里的寒风微微吹着她的长发。她用一种略带伤感的抱怨语气呢喃道:“若兰,你现在到了么?怎么一直都没有回来看我?”

    无忧努力让自己稍微平静下来,慢慢向那女孩走去。

    无忧听到那女孩还在说:“若兰,秀秀好想你,你有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无忧此时悲伤充满了整个膛,她实在没有耐心再听这个叫秀秀的文艺好者在这喃喃自语了,无忧一把扯住她的胳膊:“带我进洞里去。”

    秀秀好像没有反应过来,还是一副神恍惚的样子,无忧扯着她厉声说道:“秀秀,听到我说什么了吗?快带我到洞里去找若兰!”

    秀秀还是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垂着头带无忧走进那个山洞。

    山洞里是诡异的凉的气息,无忧和秀秀才走进去,就扑棱棱地飞出几只蝙蝠。

    没多久,她们就走到了一处平台上,无忧终于发现了林海交托自己要找的林若兰。(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修仙有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