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好事多磨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玮玮一笑 书名:修仙有桃花
    果儿低眉顺眼地答道:“回无忧姑娘,这是用来洗脸的玫瑰玉露膏。”

    “啊?”无忧吃了一惊,将小瓷瓶打开,果然是芬香扑鼻,倒了一点在手心,只见是粉红色的膏状物,煞是可

    果儿讲解道:“请姑娘先湿润了脸,再加少许水化开这香膏,用来清洁面部。”

    无忧依言而行,只见那香膏遇了水再双手摩挲,居然起了丰富的泡沫。

    无忧惊喜道:“真是神奇!”再按果儿教的方法在那个碧玉盆的清水中将脸洗了,果然是神清气爽,感觉整个脸都清爽芬芳。

    小丫鬟再呈上一个琉璃小瓶,无忧失色道:“还来?”

    果儿提醒道:“姑娘,这里面是芦荟的汁液,最能细致肌肤,姑娘天生丽质,但是好底子也更要好保养才行,姑娘请用此轻轻拍打面部。”

    再之后又是什么茉莉香膏护肤,又是什么雏菊熏香,又是梳头穿衣,无忧被他们折腾了半天,总算长吁了一口气。

    果儿拍拍手,又有一个丫鬟捧着一个精致的食盒进来,打开一看,原来是晶莹剔透的白玉糯米圆子一品,御赐小米粥一碗,还有一碟子福州特产的蜜汁脯,一小碗羊羹。旁边皆有小牌写着菜名。

    果儿歉意道:“已经过了早饭时间,现在只先请无忧姑娘用些点心垫着,离午饭的时间也不远了。”

    无忧道了谢,简单吃了一些,果然是美味,不由风卷残云吃得一干二净,摸摸圆鼓鼓的肚子开口道:“果儿姑娘,你看,我现在想去拜访逍遥王,感谢他的款待,你能不能帮我安排引见一下呢?”

    果儿面露难色:“只怕今不大方便。”

    无忧料想昨夜经过那番变故,逍遥王又畅饮了许多美酒,或许现在还未起也不一定,况且一算,今天才是第三,离师傅交代的十之内折去回程时间都尚有五六工夫,而今自己对逍遥王又有救命之恩,像逍遥王这样知恩图报仗义疏财之人,定然不会把无相璧收如珍宝。于是将手一摆,大方笑道:“看你现在急成这个样子,我改再见也无妨。”

    熟料果儿闻言感激涕零,语气殷切地回答:“无忧姑娘真是善解人意,今儿一早王爷已经有过来,但是当时姑娘在休息,王爷就没有打扰,嘱咐奴才们这几要好生照顾着无忧姑娘和越泽公子,说二位可以和各中原话本大师多聊聊,待王爷回府一定重新设宴报答姑娘。”

    无忧一边把玩着那梳妆台上的各色珠宝金钗,笑哈哈地回答:“哎,逍遥王真是太客气了。”

    话才出口,无忧已经意识到刚才果儿的话里有着一样自己忽略掉了的重要信息,登时从椅子上弹了起来,眼睛瞪得老大,骇然道:“什么?你说逍遥王他出府?”

    果儿点了点头。

    无忧脸一下变成了苦瓜:“还有这“几”好生照看我们?”无忧的语气特意在“几”这两个字上下了重音

    果儿还是点了点头,还宽慰无忧道:“无忧姑娘不必忧心,王爷嘱咐了的,奴才们自当尽心竭力,二位虽然是客人,但是也是我们的主子一般,绝不会有下人敢怠慢的。”

    无忧急得和锅上的蚂蚁似的,赶紧拉着果儿的胳膊道:“那你家王爷何时归来?去了哪里?”

    果儿看到无忧如此着急,不有些害怕,怯生生地回答道:“王爷去了哪里倒是不知道,只是看见他和盛安开心地说能亲手挖些高丽参回来也不错,不过听说最晚半个月就回来了。”

    无忧一下子颓然跌坐在了凳子上,神马珠钗玉石,神马珍奇古玩,现在都已经没有了心欣赏,看看镜中的自己,哎!真是命途多坎坷。半个月,等到半个月逍遥王回来,就算拿到了无相璧,也只能回去和昆仑掌门说一声:“多谢道长当款待,这作为辞别礼物,改再会了。”

    果儿看到无忧神色凄然,想不明白她为何忽然绪如此大变,以为她实则暗中倾慕逍遥王,得知逍遥王去了高丽找音云姑娘心中怅然,不免开口抚慰道:“无忧姑娘,其实王爷对音云姑娘有独钟,这个是整个琉球的人都知道的事,世间好儿郎多的是,像姑娘边的那位越泽公子,我们看他对姑娘您也是一片痴心啊。”

    无忧初初是木然在那里,概叹自己好事多磨,对果儿的话也没怎么听得进去,到后来越听越奇怪,直到听到她提到越泽,方觉得头顶似乎有几只乌鸦飘过,只好干笑着解释道:“额,没有啦,我不是那个意思。”

    果儿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恳切地看着无忧道:“姑娘,我懂的,您先好好一个人静一静。有事就叫奴婢,奴婢在外面候着呢!”

    说罢翩然离去,无忧本想再做解,但也觉得说多错多,也就由得她去了。

    无忧独自坐在房中,郁闷了好一会,忽然听见外面敲门,传来越泽的声音:“无忧,无忧,果儿姐姐叫我问你我可以进去吗?”

    无忧狂汗,这家伙肯定又是想直闯进来,幸好有果儿拦着,现在也是无聊,得赶紧叫越泽进来商议方好,于是朗声回答道:“进来吧。”

    “好哒!”越泽高兴地回答,声音和他的人几乎是同时闯进了卧室,看来他的鼻血已经止住,见到无忧又是一副乐呵乐呵的样子。

    越泽进来瞧见无忧着粉色罗裙,头戴玉钗,脸白如玉,滴,比往俏几分,不由伸出手来在无忧脸上摸了一把:“哇,真的好滑啊!”顺势就在旁边的小凳上坐了下来。

    无忧脸上黑线骤下,但此刻无心与他计较,因向越泽说道:“你可知道逍遥王离开琉球的消息?”

    本以为越泽听后势必大吃一惊,想着先吓他一下二人再从长计议的无忧没料到越泽居然点了点头:“我知道啊。”

重要声明:小说《修仙有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