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此去祸福且不知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玮玮一笑 书名:修仙有桃花
    昆仑山位于西面,地势如同莲花,因终年积雪一片茫白被誉为西方圣地。山脉高耸拔,传说高达一万一千一百一十四步二尺六寸。因此,虽然已经是暮时间,这里也是积雪深深,银装素裹,煞是好看。

    无忧,越泽,钱宝贝三人在沈崇光带领下降落昆仑之巅,此刻心中都是异常的澎湃。

    还在天空盘旋的时候,无忧就俯瞰昆仑,其下弱水浩瀚,不小心有一根发丝飘落其中也立刻下沉不能浮起,当时心中已是震撼。现在看着昆仑千里冰封,外围却是生长着神火燃烧持续不灭的炎火山,更是激动得不能自已。

    沈崇光开口道:“此刻我们还是先早点进去拜见掌门,如各位对昆仑的景色有兴致,来方长,尽可细赏。”三人十分赞同,随着沈崇光进门,钱宝贝看那牌坊之外立着一只汉白玉雕成的九头开明神兽,表肃穆,栩栩如生,不由心中生了怯意,畏畏缩缩地躲在越泽后。

    越泽对钱宝贝的胆小甚是不屑,抬手用大拇指往自己脸上一样,抬起下巴道:“你看你!人家无忧还没害怕呢,你怕什么?”说着和那神兽的石像挥手打了个招呼:“嗨!兄弟,你辛苦啦!”

    那石像居然表露出似笑非笑之色,“妈呀!”越泽吓得一下子弹开得老远,第一反应就是跳到无忧边将她紧紧护住:“无忧,那个石像,会动!”

    无忧不以为然:“没事,这是仙山,就算是会动的石像,也必是神兽。”

    话音未落,已听到有两个年轻男子的声音道:“大师兄好!”原来是两个和沈崇光做同样装扮的小道士。无忧仔细一看,原来他们的袖文上的图案还是略有不同:沈崇光的是繁复的祥云,这两个守门的弟子则是简单的条纹。看来应该是品阶之分。

    再随着沈崇光前行,终于到了坐北朝南的一座山门楼,这山门楼两层三间,一帧中蓝堂金字的竖匾正中悬挂,上书了“万神宫”三个大字。只见山门楼前,东西两旁皆是竖立着围杆各一根,顶端皆为斗方型,高达三丈三尺,在宫门外皆有弟子守候,甚是气派。

    沈崇光在走近万神宫之前就低声嘱咐三人万万不可喧哗,此时他又走向一名昆仑弟子,那名昆仑弟子拱手道:“星辰见过崇光师兄。”

    沈崇光拱手回了一礼,开口道:“星辰师弟,还请为我通传一下。”

    无忧此时也不好多话,只四周看看,心想这道家怎的搞得像话本子里的皇宫一般戒律森严,连见个面还要通传,但是又不敢说什么。

    无忧早听说这昆仑的掌门施然道长仙风道骨,功参造化超凡入圣,在村里的话本里他年轻时谈笑间诛杀上百妖孽,道法仙威鬼神难测,因此此刻心中是又紧张,又激动。

    就在星辰进去通传之时,天空已经风云变幻,乌云盖顶,狂风大作,让门外的三人不心生了一股寒意。

    无忧生平,从未对天气觉得害怕,不管是烈,还是暴雨,都未曾如同此刻一般让人心生惊惧,她心中隐隐地觉得,似有什么大事发生。

    此时,她只能站在这里,等,等待里面的人叫他们进去,她忽然觉得自己很想跑到那个屋子里去,仿佛那个屋子可以给她庇护。

    终于,那名叫星辰的弟子缓缓地背对着门口躬退了出来,等出了门口,才转过来一溜小跑跑到他们跟前,对沈崇光说:“崇光师兄,掌门让你和钱公子先进去。”又随即对无忧和越泽歉意道:“掌门有令,现在暂有要事和崇光师兄与钱公子相商,二位请稍候。”

    无忧愕然,未料到此刻居然还不能进门,越泽有些不耐,扁着嘴问:“我们为什么不能进去?”

    星辰只能歉意一笑,沈崇光宽慰他们道:“师傅既然让我们先进去,就说明迟些就让你们进去了。你们只需在外面稍等。”

    无忧一想,人家师徒久久未见,怕是有重要的事要互相倾诉一番,也合理,故点点头:“沈大哥,没事的,我们在这等着。”

    及至沈崇光和钱宝贝进去之后,无忧看到越泽一脸不快,只好低声笑着安慰道:“我看刚才那位道长进去也是拘谨得很,咱们俩在外面小声说话,不也是惬意得很么?”

    越泽关心的重点在于无忧说的那句:“咱们俩”,一时觉得心花怒放,也就不再在意。

    果然,沈崇光等人进去不久,里面又出来一位一脸正气的少年,快步走到无忧边道:“掌门请二位进去。”

    无忧和越泽随着引路的少年进了万神宫,少年将他们二人引到沈崇光边,转上坐着的人毕恭毕敬地说道:“掌门,已经将二人带来,星空告退。”然后就恭敬地退到屋子的门侧。

    无忧赶紧拉着越泽行礼道:“见过施然道长!”

    行礼完毕,方有空打量上之人,果然见一名看起来约莫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材高大,着深蓝道袍,袖口是祥云蟠龙,领口皆描了金线,高鼻深目,器宇轩昂,虽然仙风道骨,却有着一股不怒自威的霸气。

    沈崇光开口道:“师傅,这是徒儿在外时偶遇的两位朋友,他们都立志修仙捉妖,为民除害。”

    施然的目光投向无忧越泽,将二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忽然,他的目光在越泽上停住,变得深不可测。

    尽管越泽懵然不知,但无忧却注意到了施然眼神的变化,心中暗暗为越泽捏了一把汗,心想越泽毕竟是个半妖,还不知道这施然道长是不是会异类歧视,或者是恨屋及乌,将越泽给灭了。

    除了越泽,其他人都感觉到了这样凝重的气氛,无忧心想自己这段时间和越泽出生入死,早已是至交好友,如果他要为难越泽,那大不了就再换一个山门,反正这天下总还有个修仙的地方。下定决心之后,倒也不再害怕,只也眼直直地看着施然道长,看他待要如何。

重要声明:小说《修仙有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