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美人秀色可餐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玮玮一笑 书名:修仙有桃花
    贾夫人微笑着坚持:“这是我的一点点心意,如果你再推辞,真的是看不起我了。如果不饿,留着路上吃也好啊。”

    盛难却之下,无忧和越泽只好接过了糕点。

    贾夫人看到他们收下,自然是满心欢喜:“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免得路上遇到行人,我这双眼睛把他们吓坏了。”

    目送贾夫人消失走远,蓦然间想起当时自己立誓诛尽天下妖孽,看来也不尽然,无忧不为自己的偏激感到自嘲。又听到越泽发出了一声感叹:“真是个善良的妖啊。”越泽抖了抖衣袖,得意洋洋地说:“不过,也是因为我们这样的仁人志士才当有此报啊!”

    无忧对他的自恋和乱用成语表示扶额,但此时心畅快,也就没有和他过多计较,二人仍是哼着小曲前行。

    翻过后山,中午头渐渐毒辣起来,烤在树叶上,照在地面上,仿佛把所有的水分都要吸干。二人一时口干舌燥,加上开始说话斗嘴过多,现在嘴皮都起了几层屑,难得让这路途变得安静了些。

    此时已是午饭时间,但是无忧向来是怕不怕冷的主,天气一,更是没有吃东西的心思,只一味擦着额头的汗水前行。

    但越泽毕竟是少年贪食,不多久就已腹中空空,加上在这头照下,那一篮子茉莉花糕更是香气挥发得厉害,引得越泽肚子咕咕直叫。可是向来习惯了听从无忧的指示,无忧没说吃东西,越泽也不敢伸出手去。

    又过了一会,越泽腹中的声响之大已经引起了无忧的注意。

    “越泽,你很饿吗?”无忧诧异地看着越泽的肚子。

    越泽点点头:“无忧,你饿了吗?要不要我们吃点东西?”

    无忧摇摇头:“我不饿,你吃吧。”

    越泽听到许吃饭,喜上眉梢,但是手指刚拿起那桂花糕,又摇摇头把糕点放下。

    无忧好奇这个吃货怎么能忍得住:“你怎么不吃啊?”

    越泽摇了摇头:“太干了。”

    无忧噗嗤一笑,摸摸水袋,居然已经空了,于是拍拍越泽的肩膀:“那只能委屈你再忍一忍啦!”

    越泽看到无忧莞尔一笑,也觉得神清气爽,只见他整理了一下衣冠:“我娘说了,美人如玉,秀色可餐,我看你就看饱了我不饿!”

    无忧感觉头顶似乎有一排乌鸦哗啦啦地飞过,姑且不论越泽的娘亲是不是被他的妖怪父亲伤害太深,以致于整给这个儿子灌输这种女人堆里打转的思想。单单是那句“我看你我就看饱了。”就透露出了无限的意味。

    这期间蕴含的嘲讽和人参公鸡一览无遗,但是越泽这个家伙居然以如此真诚的表说出这样莫大讽刺的话,让无忧满腔的怒火无从发泄,怕担了个小气的名声。一时间只好低头快步前行,以免气血郁结,一命呜呼。

    越泽眼见着无忧渐行渐远,以为是自己的夸奖让无忧颇为受用,觉得不好意思先走一步。于是他仗着人高腿长,赶上无忧,亲昵地摸摸无忧的脑袋:“无忧,你不用不好意思,真的,看着你我十天都不用吃饭了。”

    “你.....”无忧忧愤得满面涨红,又想着不用跟这种人一般见识,只好打碎门牙往肚里咽,不去管他。

    无忧满面涨红的样子使得越泽浮想联翩,不喃喃自语道:“娘亲说了,要多哄哄女孩子,女人最听好听的话了,还是女人了解女人啊!”

    无忧感到口重重一击,已然内伤。

    约莫又走了一个时辰,口干舌燥饥肠辘辘的二人终于到了冀州。

    当高悬着“冀州”牌匾的城门出现在眼前时,无忧激动得都快哭了----这一路上又饿又渴,明明篮子里就是茉莉花糕,却不敢动上一口,生怕被抢走体里多余的一点点水分。

    冀州比安平更是大上许多,道路宽阔,店铺酒肆林立。与月落村民悠然自得的闲逛不同往来的男女老少都神色匆匆,无忧不感慨:“大城市,生活节奏就是快啊!”

    越泽早已经饿的前贴到后背,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本是半蛇妖,生,血液更是会随着周围气温变化而变化,此时已经是两眼昏花,几晕倒。只有拖着步子跟着无忧。

    碰巧刚进城门,想着找家客栈,就在路上和一个行人相撞,猝不及防间,手中竹篮应声而落,那喷香的茉莉花糕撒了一地。

    无忧本来走在前面,絮絮叨叨地和越泽说:“别叫饿了,马上到了客栈就有吃的了。”

    等等--无忧发现越泽那个家伙居然没有回答,虽然一路上无忧用着这样望梅止渴的法子次数实在太多,但是她坚信以越泽的社会阅历以及智商而言,定是不会立刻产生免疫力的。

    所以她回了头,这回头才发现,那个材颀长的少年已然走丢了。无忧当下慌了神,眼看着这路上行人摩肩擦踵,哪里还有越泽的影子?只好拼了命地依照原路返回。

    才没走多远,只见一群人团团围成个圈,俨然是当时刚下山时在月落村的景致。无忧心想不好,忽然听得里面一个男子厉声道:“你眼睛瞎的?怎么走路的?!”

    无忧赶紧想分开人群一探究竟,但无忧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冀州城的百姓看起来个个似乎都一副心系天下苍生忧国忧民的样子,却对各种吵架斗殴八卦有着非比寻常的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无忧终于扒开了人群,挤到了最前排。

    人群中间可不是有几个家丁伴着一个公子模样的少年,那少年眉清目秀,一双桃花眼顾盼生姿。穿着一宝蓝色长袍,头戴金冠,再看他上佩戴的玉佩穗子,无忧眼尖,一眼就认得那穗子和林若兰送给沈崇光的穗子乃一个品牌。

    无忧犹记得林若兰当时百般地说:“这可是我千辛万苦拖人从冀州的专营店里买来送给沈大哥的。”又细细叮嘱无忧:“这个很难买到,可别弄丢了。”

重要声明:小说《修仙有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