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林县令之死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玮玮一笑 书名:修仙有桃花
    无忧眉头深锁,过了好一会,仰天长叹:“罢了。”然后她甩开若兰的手,按捺着说:“只不过,从此我们就不再是朋友了。”

    “无忧.....”林若兰语气里带着哭腔。

    无忧没有给她说下去的机会,提起剑向越泽说:“我们走!”

    越泽知道无忧这时是气话,她平时这样怪自己,但是仍旧是对自己很好,肯定不会忍心和若兰的友破碎,于是拉住无忧:“无忧,那狼妖怎么办?我们总要把狼妖除掉啊!不然那些百姓怎么办啊?”

    无忧本是一时气话,说出口就已有些后悔,现在得了个留下的理由,自然也不再辩白。但是想到那林县令居然逍遥法外,实在是不甘心。

    只能先愤愤地坐下。

    “啊!”,一声尖利的叫声划破夜空。

    屋内四人均心中暗叫不好,从凳子上弹起来,奔出门去。

    只见人声鼎沸,熙熙攘攘均跑向林县令卧房。

    此时夜更深,院落中树影摇曳斑驳。

    四人心中一颤,越泽拉住一个从林县令卧房奔来的小厮:“发生什么事?”

    小厮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还不忘先向林海和林若兰行了礼。林海只拦着他:“别给我整这些虚的!我爹怎么了?”

    小厮脸色苍白,产生说:“少,少爷,老爷,老爷叫妖怪,叫妖怪给吃了。”

    林海闻言犹如五雷轰顶,呆呆怔住。林若兰鼻子一酸,疾步向林县令卧房奔去,无忧紧随其后。越泽也匆匆拉着林海前往。

    林县令的卧房,此刻在夜色中,却散发着血红色的妖娆的气息。

    无忧他们看到了一具尸体,不确切地说是一堆尸块,又或者说是一堆森森的血淋淋的白骨上面凑着零星的碎,林县令的肩膀以上,却留着脖子和脑袋,喉咙似乎是被一口咬断的,仅仅有一层皮肤连着肩膀,头在尸块上面,一抖一抖地颤动着。

    看到林海和林若兰来了,原本喧哗的人群鸦雀无声。

    林海见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丧父之痛,难以言表,林海捶顿足,嚎啕大哭。

    而林若兰只是鼻翼抽搐了一下,面色发白,呼吸极其粗重,但是无忧可以感觉得到,林若兰的全都在发抖。

    当初苏大死的时候,无忧自己也是这样的况,很久很久都哭不出来,一直到胡大夫和胡大婶他们特意说了很多苏大生平的事,无忧才能哭出声音,郁于中而不能发之于外,那是最最伤的。

    无忧前几刚刚失去了父亲,今天她的好朋友若兰又失去了叔叔,无忧知道林县令害死了小月,但是,林县令应该交给官府去裁决,阿爹说过的:“天底下总要有个说理的地方。”

    越泽看到这样的况本能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捂住无忧的眼睛:“别看。”他倒不是担心无忧害怕,而是刚才检查小月尸体,他把尸块递给无忧时无忧微微一皱的眉头让他觉得无忧一定是厌恶极了这样恶心的东西。

    无忧现在一门心思都在担心林若兰,赶紧地把头一偏:“别瞎胡闹,去看看尸体。”

    越泽蹲下去,略微看了一眼,就站起来:“这确实是被野兽咬死啃噬的痕迹。”

    无忧皱眉,这样快的速度,让死者连哀嚎一声的机会都没有,而且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除了妖怪,不可能是普通的野兽。

    可是就算是妖怪出现,也没有理由不发出破门而出的声响,如果死者挣扎,怎么都会有一些动静啊。无忧想不明白,这一切都太过于诡异,太蹊跷。

    越泽提出疑问:“现在该如何是好?”

    林若兰已然呆在那里,林海呼天抢地地哭。无忧只得吩咐旁边的黄总管:“你们先把尸体给清理了。”

    黄总管吓得全哆嗦,以为是小月的冤魂来索命,再听见无忧叫他收拾那尸体,更是吓得滚尿流,一下子就发了疯:“是他叫我这么干的!他已经赔了命!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无奈之下,无忧只能吩咐了两位胆子稍大的家丁,将现场收拾了。

    有个家丁小心翼翼地开口:“无忧姑娘,要不要报官啊?”

    另外一个立刻呵斥他:“还报什么官?官老爷现在都仙去了。”

    无忧看他们的样子,心想他们定是对小月的死也略知一二,心中更为唏嘘。

    遣散众人之后,林海说什么都不肯自己回房休息,一定要跟着无忧和越泽。

    无忧看着林若兰现在的状态也不好,就建议先领着他们一同回房。越泽自然是毫无异议。

    夜越发静了,虽然害怕狼妖,但是淳朴善良的百姓相信,狼妖吃了林县令,应该是饱了,至少,今晚应该不会再来。这样乐观的心态,让无忧无可奈何。

    无忧等人刚刚得知小月的死另有内,又出现了林县令的死。实在是让人心忧。

    有仆人敲门,无忧提着佩剑,警惕地问:“怎么回事?”

    外面传来黄管家的嚎哭声:“放我进去吧,我一个人实在害怕!”

    门外的仆人说道:“无忧姑娘,黄管家一直在哭,说小月要来索命了,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他非要来和少爷呆一块才放心。”

    无忧和越泽相视一看,无忧打开门,对那个带着黄管家一起来的小厮说:“好的,你回去休息吧!这银子赏你的。”

    说着摸出一块碎银子交到小厮手上,小厮千恩万谢地走了。

    黄管家语无伦次地跌跌撞撞地进了门,嘴里一直在念叨着:“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你们一定要保护我和少爷。少爷,少爷,你一定要保重啊!少爷一定要庇护老黄啊!”

    黄管家看上去倒像是个忠仆,只看他跌跌撞撞地想去抱林海的腿大哭一场。

    忽然林若兰左手微动,几枚银针“嗖”地穿入了老黄的脚跟,林若兰手一收,老黄立刻摔倒在地上。

    老黄大哭:“小姐!你这是干什么啊?”

    林海也仓皇失措地站起来,对林若兰问道:“若兰,你疯了?这是老黄啊!”

重要声明:小说《修仙有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