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被杀的丫鬟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玮玮一笑 书名:修仙有桃花
    后院,马厩旁边。这是林府入夜以来的第一次喧闹,平时,院子里的仆从们深夜以后都是小心翼翼,唯恐吵醒主人休息。

    无忧三人分开人群挤进去一看,才发现已经有一方麻布盖在地上,麻布上隐隐透出血渍,地上也满是鲜血。

    看来是有人怕妇孺看了死人害怕,遮挡起来的。

    无忧皱了皱眉头,伸出手,将那方麻布掀开,一张惨白的死人的脸露了出来。

    麻布之下是一个死人!

    这点原不惊奇,让人惊奇的是这个死人的脸,准确地说是散乱在一堆残骸之上。

    之所以用堆来形容,就是这个死人的尸体有的已经零碎的不见,似乎是被吃掉了,肠子那些内脏散落了一地。

    而这张死人的脸此刻双目圆睁,应该是因为临死之前的恐惧瞠目裂,但是凭良心说,这张脸的五官长得还是不错的,也就是因为这样,更加显得分外恐怖。

    旁边有人颤声道:“这,这是小月。”

    啊!小月!林若兰也认出来了,看到那些血淋淋的断肢和残骸,林若兰失声说:“难道是狼妖?”

    一语既出,满院皆惊。

    小月乖巧可,又不与人结仇,此刻死在这里,尸体看上去还被残忍地撕扯和啃噬过,除了狼妖作祟,似乎找不到第二个合理的理由。

    林县令和林海从卧室赶来,林县令只看了一眼,就吓得昏厥过去。

    饶是林海这样的年轻男子,也不由吓得脸色发白,捂住嘴唇弯下腰剧烈地干呕,半天都直不起

    林若兰忙叫下人扶了林县令回房,关切地到林海边:“哥哥,你怎么了?”

    林海非常痛苦地摆摆手,林若兰想伸手去扶他,林海却迅速地甩开了她的手。

    甩开的那一下,若兰,无忧和越泽都已经看到了,林海的左前臂隐隐有着深深的伤痕。

    林海跌跌撞撞地推开人群,跑到卧室,关起了房门,没有人知道他在里面做什么。

    林若兰木在那里,无忧知道,林若兰必定也看到了林海手上的那些伤痕。无忧走到林若兰边,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任何一个知道自己哥哥是狼妖的人恐怕都不好受。

    越泽带上了下人递过来的手,将小月的尸块从地上捡起来,蹲下去细细地查看,似乎对这些块十分好奇。

    无忧回头看见他在做那样恶心的事,赶紧叫他:“越泽,别玩了,我们还有正事呢。”

    越泽仿佛没有听到,仍是在细细地检查着那些尸块,又捧起那个少女的头颅细细查看。

    林若兰此刻心里十分难过,只是黯然。无忧赶紧过去用木棍打掉他手里的尸块:“你快点让人家入土为安吧!你这样算什么?”

    越泽蹲在地上没起,沉思了一会,忽然开口:“你知不知道她是被谁杀死的?”

    无忧说:“不知道!”又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八成是狼妖,不要造成恐慌,我们已经有目标了。”

    越泽抬起头,看着无忧的眼睛:“不是,是人。”

    这句话比刚才林若兰的话引起了更大的喧哗,一时间围观的民众都在窃窃私语。

    “不可能啊!这样的伤口哪里是人造成的!”

    “而且有的摆明就是被动物吃掉的!”

    “难说有什么变态也不一定。”

    “小月太可怜了,本来就无父无母。”

    林若兰已经回过神来,急切地说:“你说什么?不是妖,是人?”

    越泽点了点头,拿起一块尸块递给无忧:“无忧你看!”

    无忧皱着眉头往后退了几步:“别瞎说,肯定是妖怪了,你懂什么!什么都不懂!我是猎户出,一看就知道是野兽咬的!”

    说着转到这边,拉着越泽喊:“回去睡觉啦!相公!”然后在他耳边低声说:“别做声,我明白了。”

    越泽点了点头,脸上又飞起一层红霞:“媳妇,你终于承认叫我相公啦?”

    无忧心中又急又好笑,赶紧说:“是是是,咱们夫妻肯定是要住一间房的,你赶快和我回去睡觉,不然我害怕!”

    越泽赶紧把尸块放回去,脱了手,接了下人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手,就想和无忧回房。

    无忧又一手拉上林若兰:“若兰,我们不认识路,你带我们去吧。”

    此时仆人们哪里敢去送他们再落单回后院,因此居然也没有人主动抢着替林小姐去。

    若兰此刻心中还是心急火燎,但是感觉无忧拉着自己胳膊的力道不对,于是就顺从地跟着无忧前去了。

    进了房门,无忧一下子把门关好,将他们二人拉到边。

    越泽一股坐在上,脸不住地凑到无忧颈边摩挲:“媳妇,你好香。”

    无忧转给他一个爆栗,压低了嗓子:“别闹!说正事呢!”随即转过来拉着若兰的手说:“若兰,相信你也看到林海的手上的伤了。”

    林若兰点点头。

    “你听着若兰,不管林海是不是狼妖,也不管他手上的伤是怎么来的,现在我们先说这件事。妖我们是一定要除掉的。但是,”无忧顿了一下:“害死那个姑娘的坏人我们也绝对不能放过。”

    林若兰眼睛现出讶异的神色:“你说杀小月的是人?”

    越泽点点头,把脸搭在无忧肩膀上和若兰说:“刚才我们看那些石块,都是惨白带着淤青,有血凝不活之态,而且那个姑娘的眼睛充血,瞠目裂,摆明就是被人掐死的!而且,妖怪杀人,至少也该叫一声吧,在毫无声响的况之下,必是熟人。”

    若兰皱着眉头说:“你的意思是,有人杀了人,然后碎尸?”

    无忧肯定地回答:“是的,肯定是有人杀了小月,然后想嫁祸到狼妖杀人上,制造假象。”

    若兰正色说:“实在是岂有此理,那我们该如何着手呢?”

    无忧看了越泽一眼,转过来对若兰说:“我看你刚才的反应,显然十分关心你大哥,但是,我若和你说你大哥和小月的死一定有些关系,你信是不信?”

重要声明:小说《修仙有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