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林府见闻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玮玮一笑 书名:修仙有桃花
    无忧因而向林海望去,只见林海着一淡绿色的长袍,两鬓微微垂下一缕发丝,与若兰一样眉目清新脱俗,此时也是垂手恭敬地立在父亲后,完全一位正人君子。

    无忧低声回答越泽:‘人家估计就眼神瞟了你一眼,你到别人家里来,还不许别人看看了?‘

    林县令絮絮叨叨之后终于发现无忧越泽二人,赶紧招呼他们坐下:“二位侠士,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们陪着若兰犯险境。”

    越泽一本正经地说:“林县令可千万别这样说,我们和若兰一见如故,相谈甚欢。”

    林县令看越泽容颜俊美,又盈盈一贵气,不由格外喜欢:“不知是哪家公子啊?”

    越泽刚才本是学着娘亲留下的诗书里的描述故作严谨,现在被林县令一问,居然愣住。

    林若兰岔开话题:“叔叔,我们前去查探发现,村民被杀一事,与沈大哥无关。”

    林县令仿佛没有听到,只吩咐下人:“还愣着干嘛?还不赶快备饭?”随即转向无忧和越泽:“二位先用餐吧,用餐之后,我再让人服侍二位休息。”

    越泽开心地说:“好啊!太感谢林伯伯了!我可都快饿死了!”这样直白的态度让一旁的仆从都几乎要忍不住笑了。

    林家规矩向来森严,林县令本让客人坐主座,越泽傻乎乎就要坐上去,无忧赶紧拉住,对林县令致歉:“林县令万万不可,我们年纪轻轻,倘若坐了主座,不是折杀我们了吗?”林县令没想到这个猎户打扮的少女居然也能说出这样循规守礼的话来,不赞许地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按家宴吧,不必拘礼。”

    林县令坐了左上一席,越泽和无忧依次坐了。无忧眼见着厨娘们在竹帘外面侍候上菜上酒,还有领事带着几个丫鬟在围屏后侍候呼唤,心中暗叹这林府规矩堪比王侯。

    酒过三巡,看着越泽吃的开心,林县令也觉得欢喜开口问道:“这位公子,还未请教高姓大名?”

    越泽手中还拿着一个鸡腿:“我叫越泽,伯伯,您就叫我越泽好了,不用公子公子的叫。”

    “哦!莫非?是当朝宰相越琛家的公子么?”林县令的眼睛放光。

    越泽摇摇头:“不是的,我和无忧算是一个村子的。”

    “哦,这样。”林县令失望从眼睛中一闪而过:“不知二位今天有没有把强盗抓住?还是那个强盗欺骗了你们年少无知?切莫轻信于人啊!”

    林若兰一反平温柔沉稳,带着郁闷说:“叔叔,沈大哥他不是强盗!”

    林县令没有理她,只关切地问越泽:“孩子,快告诉林伯伯,今天你们是不是遇到沈崇光了?他说了什么?还在不在安平?”

    越泽已经瞬间啃完了一只鸡腿,意犹未尽地咂咂嘴:“林伯伯,我们没有看到沈大哥,杀百姓的是一个灰狼妖!我们听说它是吃人的!所以我们一定要除掉它!”

    林县令听到这句话吓得面如死灰:“你....你说什么?妖?妖怪?”

    “真是一派胡言!”在一旁一直不出声的林海猛地一拍桌子,震得桌上的碗筷都跳了一跳:“我看你们存心包庇沈崇光那个强盗!才把杀人的罪名推到看不见摸不着的妖怪上面!”

    “我们没有!”越泽也不服气地辩白:“是......”忽然被无忧截止,使了个眼色。

    越泽也想到那贾夫人家破人亡,如果让别人知道他们是妖,定会有危险,于是生生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林海也注意到无忧对越泽使的眼色,更是坚信自己的看法:“我看你们就是在胡编乱造,到时候想随便打只野狼过来了事!”

    无忧忍不住开口:“你们把罪名随便加在一个斩妖除魔的好人上,根本没有天理!”

    “你!”林海瞪着无忧,待要发作,林县令已经一抬手,制止了他:“海儿,不可以对客人无礼。”林海只能愤愤地闭嘴。

    林县令有些胆怯地说:“二位,你们所说的妖怪实在是让人太难接受,你可知什么是妖?你是想说一只巨大的野狼,我也是可以接受的,但是野狼怎么会像人一样聪明地将尸骨做处理?你说是妖,它自然变化多端,我们又怎么能抓到它呢?”

    越泽急急地辩白:“才没有,我们知道那只妖怪的左手受伤了!”

    无忧细心地发现林海像是无意一般把手缩了回去。

    注意到无忧看自己的眼神,林海面上有些尴尬,故作镇定地说:“不知所谓!”

    气氛此时已经有了尴尬,整个前厅陷入一片安静,林县令拿起茶杯,轻轻品了一口,终于开口:“若兰,你今天想必已经累了,就和你的朋友先下去洗漱休息吧。”

    林若兰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看到叔叔不悦,还是乖乖地闭上了嘴。

    在宅邸后院,居然有这样一方浴池,冒着腾腾的气,微风拂过,水面也起了一层涟漪。

    旁边是一方稍小的水池,可以先在水池进行简单的冲洗再进去泡澡,以免越泡越脏。

    无忧看着这浴池通体用大理石铺就,虽不可称得上是富丽堂皇,但是也能算是气派非凡,闻闻自己上,确实已经是又脏又臭,头发都感觉有些油腻。

    已经有下人过来想服侍她们褪去衣物,再引她们到旁边的水池进行简单的冲洗,无忧不是非常习惯,有些尴尬:“不,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

    侍女向来知道服侍的规矩,一时不知该离去还是继续,只怕怠慢了客人。

    若兰十分善解人意,对侍女笑笑说:“你们下去吧,这里我们在就可以了。”

    侍女退下之后,看到无忧还不脱衣,若兰已经知她羞涩,微微一笑:“无忧,我本想着我们既然已经一起出生入死,年龄又相仿,不必计较,不过你若觉得尴尬,我先出去,让你先洗就是了。”

重要声明:小说《修仙有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