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善良的半妖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玮玮一笑 书名:修仙有桃花
    才出口,又不免自嘲自己可笑----既是人家的娘亲,肯定早给儿子吃了这样的好药,哪里需要自己这个外人心。

    不料越泽鼓着脸颊继续扮萌:“因为我娘亲说,这个是要留给媳妇吃的啊!”

    呕~无忧真是恨不得立刻抠了喉咙将这个药吐出来给他,但是那药入口即化,恐怕现在已经和五腑六脏融为一体了。

    “等等,莫不是这里面下了什么蛊毒吧?”听说以前一些神秘的传说,都有蛊,如若变心,命丧黄泉。自己对这个少年而今可以说是毫无感,看来命不久矣。

    “才没有好吧!”少年面带不悦:“我娘说了,感要两相悦,才不会这样害人!”

    哇,高人就是有真知。无忧一把拉着越泽:“嗯,对对对,你要听你娘的话!感是不能勉强的!”

    少年狐疑地看着无忧:“媳妇,你是不是喜欢女人啊?”

    我勒个去,无忧脸顿时成了个囧字:“你这什么理论?我是觉得自己还小,而且实在不喜欢陌生人。”

    少年恍然大悟般地点点头:“是啊!”

    无忧翻翻白眼,天啊,这个小祖宗总算是了解状况了。

    少年兴奋地一击掌,霍地站起来,头顶一下子撞到无忧的下巴,疼得她龇牙咧嘴。

    少年却没有关注到她的疼痛,而是自言自语道:“是啊,我陪在你边,子一久,你不就喜欢我了吗?”

    无忧几乎要立时昏厥过去,但是再一想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实在不应再和他纠结浪费时间,又想到这少年的母亲是个懂得仙术的高人,他跟在边没准也能做个帮手。

    阿爹说过,小孩子都是好奇,见一样一样,到他见了外面漂亮的姑娘,就不会再缠着自己了。

    无忧想到这里,几乎要为自己的聪明拍手叫好,随即奉献给越泽一个大大的笑脸:“你想必也手不凡,可愿意和我一起去昆仑山修道捉妖?”

    越泽开心得满口答应:“媳妇!我当然愿意啦!”说着,居然在无忧脸上“啪”地亲了一口。

    无忧刚要发作,越泽又沮丧下来:“媳妇,你会不会杀掉我?”

    他的问题让无忧忽视了他的称呼,只失笑道:“我又不是强盗头子,干嘛要杀你,再说,你也是个好人啊!”

    越泽思考了一会,放心地点点头:“也是,我也不能完全算一个妖怪。”

    “就是啊!”无忧安慰式地拍拍越泽的肩膀,想想不对,猛地移步到他跟前,抬着脸问他:“你说什么?什么叫不能完全算?”

    无忧的右手已经悄悄地伸向腿边暗藏的透骨钉,如果这家伙真是妖怪,刚才给自己吃的只怕是毒药,看来村子的妖孽未除,又来了一个。

    罢了罢了,只在自己死前拼死杀多一个妖怪便多一个吧!

    正思考间,越泽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的双手都紧紧抓住,再用力一带。

    “啊!”无忧猝不及防,居然一下子落入了越泽的怀抱。

    待要挣扎,却已经被他的怀抱紧紧钳制。无忧的手肘本能想向他击去,越泽子微挪,就这样与无忧的手肘轻轻擦过。转而整个人如同牛皮糖一般将无忧整个人困在自己的怀抱当中。

    无忧心中一惊:“苍天啊,此妖居然有这样好的手,如此灵活非那个笨拙的蛤蟆精可比。完了完了,估计要被这妖怪先后杀。”

    想到这里,无忧认命地闭上眼睛......一秒,两秒,脖子上没有感到有锋利的尖牙刺破,反而是耳边痒痒的。怎么回事?无忧偷偷地睁开一只眼睛,然后再偷偷睁开两只眼睛。

    晕!越泽正像一个小宠物一般,用鼻子在她的耳廓旁边轻轻地摩挲。他温的鼻息扑打在自己的耳廓,无忧泛起了一阵阵鸡皮疙瘩,拼命挣扎,但是哪里挣脱得掉,那个越泽越发陶醉在他自己的恶趣味当中。

    “唔,你好好闻....有娘亲的味道。”越泽的声音带着一些慵懒的鼻音,颇有些暧昧的意味。

    无忧尽量偏过头去,死命喊了一声:“要杀就杀,别那么多废话!”

    话音未落,原本被越泽从背后抱住的无忧瞬间被越泽扳到了前面,越泽眨巴着好奇的俊美凤目,高的鼻尖几乎要抵上无忧小巧的鼻尖:“咦?我怎么会杀你呢?媳妇?”

    无忧稍微镇定下来,看到自己暂时没有去和阎罗王报道的危险,但是还是尽量将头往后倾,以求和越泽的脸隔开一段距离:“那,那你抓着我干嘛?”

    越泽居然露出了一丝邪邪的坏笑,一把将稍微离开的无忧一下抱在怀中,凑在她耳畔说了一句:“因为我怕你失手杀了我,那你可要变成寡妇啦!”

    无忧的表瞬间扭曲,见过自恋的,没见过这样自恋的。当下咬着牙说:“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毕生所求只有一个,就是诛尽天下妖孽”

    越泽皱起眉头思考了一会:“怎么说呢?也不能完全算吧,我娘是人,我爹是妖。那我算.....”

    “人妖......”无忧脑海里瞬间冒出两个字。

    越泽嘟着嘴继续说:“我娘说叫我一定要找个人做媳妇,不然她泉下有知,也会不高兴的。"

    无忧趁着越泽发牢的时候一下挣脱,看来这个人妖,诶,这样说不大礼貌,姑且就称他为半妖吧。看来这个半妖倒不像是个坏人。可是他跟着自己会不会诚心地帮助自己对付竹妖呢?

    正在无忧思考怎样才能问越泽这样的问题,越泽的话已经打消了她的顾虑:“因为我娘说了,妖孽薄,让我不要和妖怪在一起。说妖怪都是会伤害人的,我毕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做一个好人。”

    无忧看他神色真诚,倒也不像是在骗人,又听得他那些话语中隐隐含着苦涩。想来他的娘亲应该是被他的亲爹抛弃,因此才在这样一个山洞避居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修仙有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