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魏艳贝听了闫立新的话以后直直的盯着闫立新看了一会以后才缓缓的说道:“闫教官,严教官,陈教官我不但是你们参加集训的学生,我还是一个医生,我不会见死不救的,但是我也会分清楚孰重孰轻,要是关系生命的话那么就算是哪里在选拔,我也会去救人,但是要是没有生命危险的话那么我会先参加集训的。”魏艳贝一脸严肃的话自己的想法缓缓的说了出来。

    闫立新很是惊讶的看着魏艳贝刚刚听了魏艳贝的话让人会以为她是一个只顾自己的人,但是在魏艳贝这么一解释下才知道这个丫头的想法竟然是这样的,看来她就是一个天生的军人,想到这里以后才缓缓的说道:“我真的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想法,魏艳贝你让我非常的佩服你,真的!”闫立新说完这些话以后也不管魏艳贝接下来有没有什么要说的就接着说道:“好了,别说了,现在你就给你们的两位教官好好的看看吧!要是你治不好他们的话,他们明年就要去做办公室了。”

    魏艳贝听了闫立新的话以后就笑着说道:“要是这样的话,我看闫教官咱们就不要给他们看了,做办公室多好啊!那里真的是清闲的很,所以我看这病还是不要治了吧!”魏艳贝说完以后就做了一个打算转就走的姿势。

    闫立新看出了贝贝的所做的动作以后,也听出了魏艳贝话里面的调皮也笑着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既然是这样的话,我看还是不要麻烦魏艳贝了吧!你们去做办公室多好啊!家里人也都不用担心了。”闫立新也跟着魏艳贝一搭一唱起来。

    陈建民笨啦就是急子。一听闫立新和魏艳贝这样说立刻就急吼吼的吼道:“我才不要去做办公室呢?要是让我做办公室的话还不如去军校教书呢?”吼完以后就又对着魏艳贝说道:“魏艳贝啊!你说教官平常对你好不,那里是你教官的梦想,所以教官的体就拜托你了啊!”陈建民说完以后还对着魏艳贝露出了一个憨厚的笑容。

    严思宇早就看书了魏艳贝的调皮,就直接对着魏艳贝威胁道:“魏艳贝你们严教官我要是去做办公室的话。那么我一定会让你去医院做办公室的。”严思宇说完以后就走到了闫立新的办公室坐下来了。

    魏艳贝听了自己的教官严思宇的话以后就很是无奈的笑道:“严教官你也太过分了吧!要是这样的话,那么我就真的必须就给你治疗了,我要是治不好你的话那么我就进不去那里了。”魏艳贝说完以后就立刻拿起了严思宇的手开始帮他把起脉来。

    大家发现了魏艳贝的动作以后。所有的人都在没有了动作和声音,闫立新和陈建民很是但是要是自己声音大了,会影响魏艳贝给严思宇诊断。魏艳贝把手搭在了严教官的手腕上以后,慢慢的把自己的真气输入了魏艳贝的体以后,慢慢的催动真气在在严教官的体里面慢慢的运转了一圈以后想了想才缓缓的开口说道:“严教官的体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只是旧疾,所以只需要在我集训完以后给他扎上一次针以后基本就会恢复了。但是现在我会开一副药在我没有给您针灸之前,这服药必须每天服用一次。”魏艳贝说完以后就走到了闫立新的办公桌前从口袋里面拿出自己的笔在桌子上的白纸上面把药方写了出来递给看了严思宇,看到严思宇拿到方子以后很是诧异的看着自己就又接着说道:“虽然你的旧伤只要针灸就能好了,但是你们这些人在那里训练的时候本体上已经是超负荷的了,所以这个药是为了调节你的体的。但是这药是因人而异的。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吃一个方子的,就比如严教官现在拿的那个方子,严教官吃了以后是好的,但是要是陈教官吃了以后就会影响体的健康了,所以药方只能你自己吃。”

    严思宇听见了魏艳贝的话以后惊讶的看着魏艳贝,他发现魏艳贝就像是看透了自己的想法似得。但是还是对着魏艳贝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魏艳贝看着自己的教官严思宇点了头就又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们那里是很苦的,要是他们休假的话你可以联系我,我可以帮他们把把脉,然后在给他们开合适的药方。”魏艳贝说完以后就也不管自己的教官严思宇有没有什么话说。就直接走到了陈教官的面前,拿起陈教官的手开始把起脉来。

    魏艳贝知道他们的陈教官是因为在那次行动中把沈括带回来才受了严重的枪伤,因为枪伤很是严重,所以军区打算让陈教官明年去军区特种大队的后勤总部。但是这件事大家都没有敢告诉陈教官,因为以陈教官的脾气,要是知道了这件事估计就会立刻打退役报告了。

    魏艳贝看着自己给严教官把脉的方法。把自己的真气输入到了陈教官的体里面,慢慢的推动真气在陈教官的体里面运行了一周以后,在缓缓的收回了真气,沉思了一会之后才对着面色沉重的陈教官说道:“陈教官,你的伤势要比严教官严重一些,但是也是可以治好的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在你受伤的时候,那些医生给你用的药物太多了,是要就有三分毒,所以你现在主要的是要清楚你体里的杂质,我现在给你开个药方,你每天要三次喝,一次都不能拉掉,只要你按时喝,等到我集训结束以后就可以给你针灸了,只要几次的针灸你就可以完全的康复了。”魏艳贝说完这些以后也不看陈建民那激动的表,直接又走到了闫立新的桌子前面,拿起自己的比开始写起药方来了。

    魏艳贝写好药方以后,拿起来又看了一遍以后才对着陈建民说道:“这个药方里面有一味药,估计外面是没有卖的,你去抓药的时候直接去我家拿就可以了,我等等用办公室的电话给我老妈打个电话就行了。”魏艳贝说完以后就把电话手中的药方递给了陈建民。

    魏艳贝忙完陈建民的事以后,又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闫立新以后才缓缓的开口说道:“闫教官这个好人你已经做了,我现在已经在你的要求下给陈教官和严教官把了脉,现在是不是该轮到你了。”

    闫立新听完了魏艳贝的话以后,很是惊讶的看着魏艳贝说道:“我,我就不用了吧!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也没有什么病。”其实闫立新伤势对于男人来说真的是致命的,闫立新因为一个任务受伤以后,虽然伤势恢复了,但是医生却说他以后再也不会有孩子了,就因为这样闫立新和自己的女朋友分手了。

    魏艳贝看着闫立新笑了笑说道:“闫教官,你应该知道,中医里面将就的是望,闻,问,切你的病就写在脸上,你说我要不要给你看呢?”

    闫立新听了魏艳贝的话以后,也缓缓的说道:“魏艳贝,我这个病估计是治不好的,所以还是不要浪费你的时间了吧!”闫立新说完以后就打算离开。

    魏艳贝听了闫立新的话以后,又看到了闫立新的动作很是生气的说道:“闫教官你这是说什么话的,你是不是认为我不行,要是你这么认为的话为什么还要让我给陈教官和严教官看病呢?我还没有帮你看病呢?你就说我治不好了,要不咱们打个赌怎么样啊!要是我治好了你,我提出什么样的要求你都必须答应我怎么样啊!”

    闫立新听出来魏艳贝生气了,也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质疑魏艳贝,但是听了魏艳贝的打赌以后就说道:“既然你要这么打赌了,我也就应了,你要是能够治好我的病,不光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估计你就是让老闫家做什么,老闫家也会给你做什么的啊!”闫立新说着这样的话,闫立新知道,只要是魏艳贝能够治好自己,那么自己大哥的毛病也就完全没有问题了,那么老闫家也就不用绝后了啊!

    魏艳贝听了闫立新的话以后也就不在说什么了,只是拿起了闫立新的手用同样的方法开始给闫立新把脉,贝贝把自己的真气输入到了闫立新的体里面以后,开始慢慢的让真气在闫立新的体里面运转,等运转完一周以后魏艳贝才缓缓的收回手以后猜对着闫立新说道:“闫教官,你的病不是没有办法治疗,就是比较难一点而已,给我一年的时间,一年以后你就可以结婚要属于自己的孩子了。”魏艳贝知道现在的医学是没有办法治愈闫立新的,但是因为魏艳贝拥有空间所以才嫩治好闫立新,但是也不能好的太容易了。

    闫立新听了魏艳贝的话以后激动的喊道:“魏艳贝你说的是真的吗?要是真的的话,那么我们全家都要谢谢你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贝贝的幸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