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满天都是板砖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寒情已漠 书名:峥嵘岁月
    三后的江滩葫芦湾,才六点刚过,方前进早已带着兄弟们过来了。方前进、陈占良,加上以前跟顾小米混的小泼皮,还有最近才加入的欢哥三人,总共加起来才二十三人。其中还有七、八个上高中的学生。这帮家伙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听说要打群架也没问跟谁打懵懵懂懂的就来了。

    五月的早晨,江滩上起了一层淡淡的薄雾。在葫芦湾靠近江边的地方停着一辆东方红拖拉机。小虾这小子还真有本事,让他搞辆拖拉机来,也不知道他从哪儿搞了这辆东方红大拖拉机!拖拉机的机头早已是锈迹斑斑,看起来估计早就报废了。拖拉机的车箱上搭了一条彩色的大雨布。里面鼓鼓囔囔的也不知道装了什么。在东方红的旁边停了十二辆电驴子,方前进站在东方红的车头上轻轻的咳了二声,下面的兄弟们明白了,敢老大还要做战前的动员讲话啊。忙一个一个仰头看着老大。且听老大怎样调动兄弟们的积极

    “今天的事,我不说大家也知道,一会儿我们的对手来的人可能会不少!但是请大家放心,我都已经安排好了,大家只管放手去干就行了!有没有信心!?”本来小弟们还以为老大要来个长篇大论,哪知道老大也就简单的说了这么二句。小弟们哄笑起来,七嘴八舌的道:“有信心!揍死狗的!”

    小米哥看着手下这帮小泼皮也是直摇头,这些家伙哪知道马爷的厉害啊,听说这次滨江道上的人都动起来了。唉,反正都到了这一步了,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但是要小米哥做缩头乌龟却是做不来的。

    “大家先提水将中间的那块地方给我弄湿透了!”说着方前进将早已准备好的大塑料桶发给了小弟们,小弟们虽然不知道老大的用意。但老大的话还是不折不扣的执行,一时间水桶乱飞,用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将葫芦湾中间的空地浇的透湿!

    八点刚过,陆陆续续有车开过来了,平静的江滩葫芦湾也开始闹起来了。马爷今天也很慎重,毕竟那个姓方的小子能打的,而且最让马爷恼火的是这家伙居然还抢了他十万块钱!哼,老子早就说过,这钱你是有命拿,没命花!当然了马爷也是斯文人不会要了方前进的命的。但是方前进的一双手脚可就是保不住了!马爷坐在洗的一尘不染的奥迪A4里叼着支大雪茄开心了笑了。

    今天是滨江黑道聚会的子,这几年道上都没这么闹过了。先来的纷纷相互打着招呼,发着烟,吹着牛B。将对面的方前进一伙根本就当成了空气,此时马爷做为带头大哥也来到了葫芦湾。马爷很有作派的向早到的群豪们挥了挥手,那范儿真是十足!

    赶来助拳的滨江的好汉们见带头大哥马爷来了,也忙一个个挥手向马爷打着招呼,有些跟马爷混的很熟的老大也蹿了过来跟马爷握手联络一下感。都半个小时了,还有车子陆陆续续的向着江滩葫芦湾开过来。此时葫芦湾这大大小小的车最起码也有三十多辆。马爷扫了一眼那些穿着阿迪达斯,彪马、靠背等运动衫的好汉们足有二百多号人!

    马爷的眼睛湿润了,看来咱老马还是有号召力的嘛!这不,老子吹吹哨子就来了二百多啊,而且看在这架势仍在上人啊!马爷又斜眼看了看对面的对手,我草你妈,你这人也太少了吧?怎么才十一、二个人。而且还有不少未成年的孩子!马勒个碧的,这架怎么打?不过,马爷在这群毛孩子里面就找到了方前进跟顾小米的影。得,老子就拿这两小子开刀算了。马爷真是仁慈的很!为了防止方前进他们逃路,根据吴文化的建议将东面唯一的一条路用车子把堵了起来。

    “我草,想不到会来这么人啊!”几个还在学校读书的小弟,看着面前好几百滨江道上威风凛凛的汉子们裤子都吓湿了!这架还怎么打啊,我们可只有二十三个人,看对面的那架势少说也有二三百人啊!再看看老大方前进倒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嘴角上叼着根红梅烟连烟灰都不洒一下。冷眼看着面前滨江道上的好汉们,真有挥斥方酋的味道。

    “怎么样,可以了吗?”一旁的陈占良眯着眼睛看着前面闹哄哄的人群,问道。

    看着马爷邀来助拳的人马基本上已经到齐了,方前进猛的将口中的半截烟股扔在了地下,叫道:“开打!”一旁的小米哥早已兴奋的上蹿下跳了,一把将盖在东方红上的彩色雨布给掀了下来。小弟们这才发现,东方红拖拉机的车箱里不光装满了半截的废砖头,还有二架说不上名字的铁疙瘩!

    “我草,这不就是那啥投石器吗?”有玩过帝国时代的小弟兴奋起来了,想不到老大居然整出了这玩艺!

    “开炮!”方前进跟陈占良两人亲自充当炮手,一时间半截的砖块满天飞。马爷正在准备按道上的规矩整二句呢,哪知道还没开口,突然“”的一声飞过来半截砖头差点砸在他的光头上。马爷吓的一愣神的工夫,却只见更猛烈的坂砖雨已经飞了过来!这可真是要了命了,躲又没地方躲,最要命的还是那些汽车,被满天飞舞的板砖砸的千疮百孔!

    我草你妈,这是什么况,不是来打架的吗?怎么扔上板砖了。打架不能扔板砖吗?当然可以,但是好像用投石机打架的应该是开创了滨江道上的先河吧!滨江道上的好汉们被板砖雨砸的抱头鼠蹿。关键时刻还是吴文化机灵,他指点道,他们也就能扔扔板砖罢了,我看不如大伙一股作气冲过去就废了丫的!

    这个注意倒是不错,但是来助拳的道上的好汉们可不干了。草你妈的,要组织敢死队也轮不到老子们啊。你们海阔天空不是有人吗?让他们上啊!

    这话说的也对,关键时刻还是自家人靠的住啊,吴文化忙请示马爷。马爷一摆手,黑着脸叫道:“都他妈什么时侯还废什么话,直接让兄弟们冲上去砍了那几个小子!还有砍倒姓方的小子老子一次奖励三万块!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啊!为了三万块,冲啊!拎着短刀、钢管的好汉们冒着板砖雨奋力向前冲去。刚跑了一半便有七、八个人滑倒在地上,草你妈,这地面上怎么下了雨啊,怎么这么湿滑?

    他们哪知道,人方哥大清早就带着兄弟泼水净道欢迎马爷及滨江道上的好汉了。敢死队们去的快回来的更快,不过回来之后都是手抱着头回来的。还有几个是拖着回来的!

    一计不成,又生二计,这中间的场地太湿滑了,不能硬冲过去。吴文化侧目一看西南面的陡坡,沿着陡坡的那一截路倒是很干燥,而且那边也是投石机的死角!对,就是那儿了,又重新组织了一支敢死队小心翼翼的沿着陡坡向着冲了过去。果然这里没有板砖雨。

重要声明:小说《峥嵘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