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绑架乡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寒情已漠 书名:峥嵘岁月
    这种态度倒把方前进给弄傻了,只好站在那听杜子保散扯。

    杜子保点了根烟喷了口烟气,悠然的道:“小方啊,咱们长丰乡是个苦哈哈的地方。乡里财政本来就紧张,咱可不能瞎鸡把乱花啊。你说是吧?这不,这十几个小学的教师的五月份工资还没开呢,再苦不能苦教育,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吧?可这话我昨天就跟你的父亲说了,他愣是不听啊,还大骂政府!这事要不是我压下去,你父亲可就的坐牢啊。小方,我想你应该明白这些道理吧。至于大的道理我也就不讲了,这样吧,等到咱乡里财政不紧张的时侯,我打包票将你们老方酒楼的钱给结了!”杜乡长的一番话说的方前进还真是无言以对。

    方前进毕竟是刚走出校门的学生,被杜子保忽悠了几句,本来愤怒到极点的心也渐渐有些淡化了。方前进深吸了一口气,道:“杜乡长,酒楼欠款的事既然您这样说了,那我回去会跟我父亲说的。只是乡里为啥还要将我父亲打伤呢,这件事还请杜乡长给说道,说道。”

    看方前进还在纠缠,杜子保的心里便很不痛快,心道,跟你说几句是看你是个大学生的份上给你几分薄面。想不到你小子还唧唧歪歪的闹个不休呢。

    杜子保便站了起来,清了口嗓子:“咳,咳,小伙子,你老子方大生不明事理,你昨也不明事理呢?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乡里并没有人打你父亲,这只是在拉扯的过程中发生了碰撞而以。这也是合理合法的!再说了,我们这样做还是保护你父亲呢,就他那个言论,冲撞政府机关,这事往大了说就是拘留他个半个月也是应当的!”说到后面杜子保的话便冷了起来。

    方前进想不到一个堂堂的乡长说起歪理来倒是一的,还真说不过他。只是咬了咬嘴唇又问了句:“那杜乡长,我父亲这次挨打就算是白打了?”

    杜子保淡淡的答道:“小方,这次不说没打,就算是打了,那也只能算是白打!好了,我马上还有个会,你先走吧。”杜子保看了看时间不耐烦的说道,其实这都十一点了,哪还有什么会。中午长丰乡派出所的所长李凯约了他到一家新开的叫新竹酒楼去吃饭。这不看看时间也快到了,忙催着方前进快点离开。

    “好,那就委屈杜乡长了!”突然方前进从裤兜里掏出了一把水果刀跨步上前将水果刀架在了杜子保的脖子上!

    杜子保立马石化了,尼妈,这是什么况啊!这方大生不懂人世故,这儿子更是个愣头啊!居然直接拿刀架在堂堂的乡长大人的脖子上!这事还真没听说过啊。

    “喂,小方,你可不要乱来,快把刀拿来!你可知道你这是在犯罪啊!”看着方前进颤抖的手持着把锋快的水果刀架在自已的脖子上,杜乡长有些风中凌乱了。他真怕这小子做出傻事来,现在的小年轻伤不起啊,杜乡长可才三十出头,这往后的锦绣前程可还好着呢!可不能就此将命断送在这愣头青的手上啊!想到这,杜乡长忙出言相劝。

    方前进此时也是一根筋到底了,反正刀也架在乡长的脖子上了。这事没办法善了了!方前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恐惧稍稍的赶跑了些,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杜乡长,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做。我只是想让你给我父亲一个交待!这样吧,你将欠我们家的账给结了,还有让打人的人给我父亲道个歉,这事也就算完了。至于我也就任由你们处理了。”

    杜乡长忙叫道:“小方,你这样做可不对啊,你这可是绑架、勒索啊!赶快将我放了,这事我就当没发生过!”杜乡长还想再劝解几句,方前进却不耐烦了,走到这一步他已经没有了回头余地了。将手中的水果刀轻轻的在杜乡长粗壮的脖子上拉了一下,一道细细的口子便渗出了些血丝。杜子保乡长只觉着脖子一凉,忙叫道:“好,好,你等等,我来打电话让人送钱来!”杜乡长没有参加过革命,更不是江姐!被方前进的小刀在脖子上一扒拉便成了志高兄,忙投降、妥协。

    杜乡长颤颤巍巍的将办公桌上的红色话机给拿了起来,准备拨打出去,恰在这时,又闪进了人来。他惊诧的看着面前的景像。尼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进来的人正是长丰乡派出所的所长李凯,今天中午他表姐家的新竹酒楼开张约了杜乡长去捧场的。到这个点了依着杜乡长平常的脾气也应该到了,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接,这才过来看看。想不到竟然看到眼前这惊人的一幕!

    方前进也呆了,想不到这么会的工夫便惊动的警察!手抖的更厉害了!杜乡长可不是个凡人,知道方前进的心中害怕,瞅着方前进害怕,杜乡长用话筒狠狠的敲在了方前进的手上,方前进吃痛手上的水果刀一个拿捏不稳竟然“铛”的一声掉在了地上。关键时刻李凯所长起到了制胜的作用,李凯前些子送了根警棍给杜乡长了,正好挂在门后面,这下起到了作用。李凯飞抄起警棍就向方前进横扫千军的打了过去。

    方前进本能的向后一躲,却哪知脚下不稳仰面摔倒。而倒下去的时侯后脑壳一下子碰在了后面放文件的柜子上。暗红色的鲜血顿时将方前进的脑壳都给染红了。

    李凯果然是警察出,怕方前进还有攻击能力,又抢上前来狠狠的在方前进的口猛踹了几脚。方前进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了!

    杜子保乡长此时才恢复过来,骂道:“马勒革壁的,竟然还敢拿刀子威胁老子!这次不死老子也让你脱成皮!凯子,把他先拷起来,然后带回派出所去。细细的审,一定要他签字、画押!他妈的,小碧养的!真他妈不是东西!”本来温文尔雅的杜乡长也不老羞成怒了。

    李凯答应一声,将方前进的双手拷了起来,然后一摸方前进的鼻孔却惊叫道:“杜乡长,这小子没气了,恐怕死了!”

    一听说出了人命了,杜乡长也镇定不下来了。用手探了探方前进的鼻恐,果然气息全无!此时杜乡长也有些急燥的道:“凯子,这事怎么弄?毕竟在我的办公室死了人这事说出去可不太好啊!”急手直搓手。

重要声明:小说《峥嵘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