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不平静的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寒情已漠 书名:峥嵘岁月
    每年的六月二十五,虽然不是个什么特别的子,但对于滨江学院的毕业生们来说却是个十分的压抑子,也充满了离愁别绪。大学四年的生涯即将结束,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也意味着人生从此不再有学生这个称呼了。

    有了压抑就要发泄,十点半熄灯的铃声刚刚响过,突然从东面的学生公寓楼扔下了一只水瓶。水瓶从高空坠落摔在地上“砰”的一声炸开。水瓶落地的响声就是信号,脸盆、水瓶、垃圾桶从公寓楼的各个窗口被扔了出来,男生们扔的欢快,女生们也毫不示弱!能发出声的生活用品都扔完了,学生们将早已撕成碎片的书本又从楼上扔了下来。

    整个公寓楼的天空都飞扬着片片的废纸,书页,就像六月天下了一场暴雪一般。半个小时后滨江学院的学生公寓楼下面如同发生了一场浩劫,到处都垃圾。这些白色的垃圾也如同葬礼上的白花埋葬了这些毕业生们的学生时代!那书生意气,挥斥方酋的峥嵘岁月也划上了一个句号,至于圆不圆满那只有各人知道了。

    今夜注定是个狂欢之夜,也注定是个宣泄之夜!保安处的刘处长看了看时间,正好35分钟,跟每年的毕业生们闹腾的时间差不多。刘处长摇了摇头,苦笑了下,心道,明天搞卫生的阿姨们又有的忙了。

    东西扔完了,毕业生们却没有安静下来,男生们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抽烟。打着手电甩扑克,吹牛B。

    方前进躺在上却没有这样的心,就在刚才他母亲打来电话,称方前进的父亲方大生被乡政府的人给打了!方前进的家在滨江市下面的龙江县长丰乡,方家在镇上开了小酒楼,因为味道不错乡政府经常在那吃饭。吃了三年的饭,打了一摞白条。方前进的父亲将乡政府的门槛都给踏断了也没讨到一分钱!眼看着小酒楼就快经营不下去了,方前进的父亲方大生今天又去讨帐,杜子保乡长仍是一副,阳不阳的样子。平常老实巴交的方大生也毛了,放了几句狠话,可人家根本不与你计较只是动用了二名联防队员。方大生在拉扯的过程中挨了几下子,再加上急火攻心,还没到家便晕倒在了路上。幸好本家的一个兄弟在路上遇上了,这才将方大生给送回家了。

    方前进在上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眠。父亲就是这个家的顶梁柱。为了这个家真是*碎了心,好不容易等到自已大学毕业了,却想不到还出了这档子事。方前进是越想越憋气,越想越恼火!方前进虽然很瘦,但高也有1米78,格有些内向,但也有些倔强。

    天刚蒙蒙亮,方前进从上爬了起来,飞快的上衣服。也没啥行李,只有几件衣服,书本,水瓶等等早在昨天晚上就被同学们扔了。赶了最早的一班汽车经过四个多小时的颠簸终于到了长丰乡。家里的小酒楼大门紧闭,隔壁卖童装的黄阿姨见方前进回来忙说道:“前进啊,大学毕业了?”

    “是啊,黄阿姨,我爸、妈呢?”方前进很客气的应道。

    黄阿姨故作神秘的样子对着方前进的耳边低声说道:“前进啊,你父亲昨天去乡政府讨债,把杜乡长给惹毛了。被乡政府的人给打啦,唉,你父亲也真是的,自古民不与官斗这个道理都不懂!哦,现在住在乡卫生院呢。”黄阿姨说到后来便有些兴哉乐祸的味儿。有句话果然说的不错,庆幸别人的灾难,远大于自已的幸福!黄阿姨就是这样的人。

    方前进冷哼了声,嘴上却客客气气的道了声谢。转去了乡卫生院。

    “爸,妈!”乡卫生院仅有的一张病上,方大生鼻青脸肿的躺在上挂着吊水,方前进的母亲胡芝蓉坐在边无声的流着眼泪。

    “呀,是前进回来啦?毕业了么?”胡芝蓉看见儿子回来了,忙将脸上的泪水一把抹了去,从边站了起来拉着儿子的手,看着儿子削瘦的样子忍不住又是满面泪流。

    “爸,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叙了几句话后,方前进问道。

    方大生叹了口气:“唉,还不是因为讨要乡里在咱家酒楼吃饭的钱!我也是没办法整整三年了,乡里在咱家酒楼连带烟酒一共打了六万块钱的白条账。到现在一分钱都没给,昨天我去结账倒把那个姓杜的乡长给惹毛了。这不我也气不过就说了几句狠话,人家就动手了。唉,民不与官斗这个道理我明白啊,可,可这钱要是要不回来的话咱家的小酒楼就开不下去了。”

    说到这,方大生的脸色便暗淡了下来,方前进看着父亲暗淡的眼神,不捏紧了拳头。

    “爸,妈,我出去一下。”片刻后,方前进平静了下来,站了起来轻轻的说道。知子莫若父,方大生忙支着子爬起来说道:“前进啊,你可不要瞎来啊。”

    方前进从容的一笑:“爸,我已经大学毕业了,知道该怎么做了,你们放心吧。”说着定定的看了几眼为生活劳累而过早的苍老的父母走出乡卫生院的大门。

    胡芝蓉不放心的问方大生,道:“孩他爸,前进不会有事吧?”

    方大生苦笑,道:“没事的,这孩子的格随我,等过一会儿他心平定了就没事了。”

    方前进出了乡卫生院的大门后直接向乡政府的大楼走去,在乡政府的大门前停了下,从裤兜里掏出了一把水果刀捏在了手里。转到乡政府大门的时想了想又将水果刀放进了裤兜里,将手心里的汗在裤子上擦了擦。深吸了一口气进了乡政府的大门。

    六月的阳光正灿烂,乡长杜子保悠闲的坐在办公桌后面修着指甲。都已经十点多了,再过一会就该吃中饭了。老方家酒楼的的菜味道不错,可这个老方一点路子都不上。这样两手空空的就想来结账?这不是笑话吗?想到这儿杜子保就想笑,就这样的人还开酒楼,还想结清账款?

    突然门口人影一闪,一个削瘦的少年站在了杜子保的面前。杜子保一愣,还以为是乡里才分来的大学生。正要喝斥几句,削瘦的少年却抢先问道:“你是杜乡长?”

    杜子保看这削瘦的少年还算客气,便答道:“是啊,我就是杜子保,你找我?”

    “我是老方酒楼方大生的儿子方前进,杜乡长,乡里欠我们的钱不给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打人!?”方前进怒叫道。

    杜子保一愣,但旋即笑道:“哦,你就是老方的儿子,呵呵,看你这个样子还是学生吧?咳,这事吧,说到底还是你父亲方大生不对。哈哈,你父亲是个大老粗不懂,你是个大学生应该知道理吧。这样吧,我就来给你说道说道。”杜子保很不以为然,听了方前进的话后却是哈哈大笑,好像听到了本世纪最好笑的笑话一般。

重要声明:小说《峥嵘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