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失败的告白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等因 书名:星际之奇珍异宝
    楚漠林一看落琪的样子,心里就大概地猜到了这女人又在提防自己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解释道:“我只是想问问,你需不需要我帮你寻找他们?”

    落琪沉默,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回答不需要吗?这个反应太不合常理;可是回答需要吗?那她恐怕还需要继续编造一个接一个的谎言。

    女孩眼中流露出的茫然和无措让楚漠林的心中猝然一痛,在他的大脑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将落琪紧紧地抱在了怀中,“对不起,”他低头在她的耳边低声道:“我不该问这个。”

    落琪子一僵,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她用力地挣扎了一下,抬头看着这个足比她高了有一个头的男人,不满地叫道:“我不需要安慰!”

    “好,”楚漠林依言放开她,心突然间变得很好,不知为什么,这短暂的体接触,奇异地安抚了他有些烦躁不安的心,却勾起了他心中一抹更深的渴望。

    今天晚上,他的绪有些波动,或许是对谷地的行动得到了完美的结果,让他突然间有些放松下来。他很难得地喝了一些酒,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这里,慢慢地品味一下自己这段时间的心

    他发现,他想得最多的,竟然是那个都灵塔顶神采飞扬的少年,和天际外女孩美丽的黑眸。

    他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心动了。

    此刻,看着边女孩近在咫尺的脸,楚漠林突然开口说道:“落琪,我今年三十八岁,出生于首都星。家人现在都住在首都星一带。十五年前与语乔一起毕业于联盟第一警校,之后成为兰橡市分区检查官,在七年前成为了洛神天星大检察官。这一次任务结束后,我或许会回首都星。”

    楚漠林这突如其来的一段话让落琪一愣。

    “我说这些,是希望你对我有所了解。”楚漠林解释了一句,顿了顿才接着说道:“我其实很想问你一句话……”

    他看着落琪狭长幽亮的黑眸。轻声问道:“落琪。我想追求你,可以吗?”

    “啊,”落琪有些茫然地看了他两秒钟,突然低下了头。避开了楚漠林的眼睛。

    她的脑子里乱糟糟地一片,无数念头混杂在一起,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答应吗?那双淡灰色的眼睛就那么盯着她。实在是说不出口;可是她一个整天想着要回去的人,似乎没有这个权利答应。

    落琪满脸纠结地想了又想,顺手拿起手边的一杯饮料一饮而尽。

    “你……”楚漠林看了看落琪。又看了看她手中的杯子,有些担心地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我没事。”落琪干脆利落地答应了一句,随后,她眼前的银发男子突然化为了一片重影,落琪用力地摇了摇头,低声道:“我……”

    话音未落,她子一软。整个人猛地向前栽了下去。

    楚漠林一把接住落琪,轻轻地抬起她的下巴。发现女孩已经彻底昏睡了过去。

    他将她抱起,放在一边的沙发上,从紧急医疗箱中取出一个可以测试过敏反应的小探针,在她的指尖取了一些鲜血。

    过了一会儿,当测试的结果出来时,他才微微地松了一口气。

    看来,她的过敏反应并不会危及生命,睡一觉估计就好了。

    看着眼前睡得人事不知的女孩,楚漠林嘴角露出一抹苦笑,虽然落琪并没有拒绝他,可是,也没有答应他的意思。

    真没想到,他楚漠林人生的第一次表白,竟然就这么失败了。

    xxxx

    第二天一早,落琪精神抖擞地爬起,与奇森联系后,便轻手轻脚地偷偷溜出了大检察官家。当然,她并不是打算不告而别,只是她与奇森打算干一件事,而这件事,不太方便让那两位与战警司有关的家伙知道。

    这一回猎刀损失如此惨重,琳丽的死更是让厉焱和奇森极为难过。虽说直接造成了琳丽意外死亡的冰翎凤和塔斯都已经被落案,但那个最初收买冰翎凤,让她挑起猎刀和冰峰进行公平赛的人,却什么马脚也没被抓住。

    按照奇森所收集的信息,最有可能的,就是兰橡林家的那位林家老二。原因其实与猎刀关系并不大,多半是为了打击与猎刀合作的绿海星的上官家族。很可能林家对于上官家开始插手洛神天星的很多生意不满,所以便先向着最近麻烦缠的猎刀下了手。

    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落琪和奇森依然打算去找那个林雄飞的麻烦。其中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这家伙从小就和美婷一家不合,抢了美婷父亲的公司不说,还明里暗里地不知给美婷造成了多少压力,才导致了美婷最终选择了虚拟世界。

    不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混蛋,落琪和奇森怎么甘心就这么离开洛神天星!

    计划两人前两天就已经弄好了,林雄飞这人非常好色,大大小小的妇起码有二十以上,许多都是没有任何契约的。他最近有一个新欢,是一位酒吧的女老板,他每天都会去这位人的酒吧坐上一会儿,有时会留下过夜。

    落琪与奇森会合后,两人开着一部白色的普通双人座飞车,来到了酒吧门口。现在是早上,酒吧并没有开始营业。距离酒吧最近的自动停车场里很空旷,落琪与奇森没有下车,而是坐在车里,被停车场自动传送系统连着车一起送到了位于中部的一个停车位。

    在车移动时,两人已经看到了林雄飞那部标志的红色飞车。正好就在他们的下一层,距离并不算很远。

    坐在车里,奇森将飞车四周的晶化玻璃调成不透明的暗色,然后掏出一个约莫金币大小,圆形透明的小飞盘来。

    “这干扰器很贵吧?”落琪拿起小飞盘看了看,这东西真精致隐蔽,如果不是拿在手中仔细看,几乎都无法发现它。

    “嗯,花了我两千多金币。”奇森点了点头,低声道:“不过,这东西引爆之后,会在五分钟内自动分解,不会留下任何证据。”

    “好极了,”落琪将小飞盘还给奇森,目光穿过单向可视的玻璃看了看四周,低声问道:“你确定这里只有光学监控器?”

    “放心好了,这么重要的事,我不会弄错的。”奇森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他将自己的食指放在飞盘上一个小凹陷处,完成了验证。

    小飞盘上亮起一道白色的光芒,从内到外一闪而灭,很快就再度恢复了原状。奇森通过自己腕上的个人终端,可以用脑波来控制这个小小的干扰器。

    透明的小飞盘从奇森的手上飘起,从车窗上一个小小的缝隙中钻了出去,它在空旷的车库中划过,很快就来到了下层,钻进了那部红色飞车的车底,轻轻地贴在了底盘的一个小小的控制器上。

    约莫十多分钟后,红色的飞车突然开始了移动,很快就被传送系统送到了停车场外。

    林雄飞和两个保镖上了飞车,很快就进入了上行通道,完全没注意到,在他离开后,一部白色的飞车也离开了停车场,远远地跟在了后面。

    红色飞车很快就离开了兰橡市主城塔,向着外海一个小岛飞了过去。

    天空的云层很低,渐渐地开始起风,海面上的浪也大了起来。

    林雄飞全放松地坐在飞车的后座上,手里拿着一份纸质的文件在看,目光却落在了空处,心里不知怎的有些烦躁。

    最近真是诸事不顺,猎刀虽然按他的心意破产了,可是冰翎凤那个蠢女人却被卷了进去,虽然这事他做得很干净,可是也难保不会引起有心人的追查。还有那个东方家族,他开始还真小瞧了他们,没想到那个叫东方雁的女人,还真有那么几分本事。不过猎刀现在已经完了,东方家族的损失估计也不会少,一个偏僻星球的家族罢了,真以为洛神天星是他们玩得了的地方!

    想起昨天去澄明林家的事,林雄飞越发地心烦,林天盛那个老家伙,当真是软硬不吃,或许他还要再想想其他办法,查查他边的人,他就不信找不到机会。

    林雄飞随手将手中的文件往边上一扔,刚想从车厢中的冰柜中拿瓶饮料,整个飞车却突然间震了震。就在他反应过来之前,高速飞行中的红色飞车骤然间在空中解体,仿佛一团突然炸开的红色礼花一般,在爆炸声中分解成了无数大小不一的金属碎片。

    飞车上的防护座椅瞬间分解膨胀,将三名乘客包裹在其中,而飞车爆炸前那接近音速的速度带来的强大惯,将三个化为了巨大气垫的座椅远远地抛飞了出去。

    所有的事都发生在眨眼间,当林雄飞反应过来之时,他已经重重地砸在了水面上,并在海面上蹦跳着划过了几十米,才慢慢地停了下来。一时间他只觉得头晕眼花,恶心吐,老半天才恢复了些意识。

    他喘息了半天,才勉强推开了将自己包裹在其中的充气座椅。

    眼前突然一黯,林雄飞抬起头,发现一部白色的飞车悬停在了他的上空。(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之奇珍异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