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温柔的安抚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等因 书名:星际之奇珍异宝
    巨大的太空堡垒上,此刻到处都是火光。在这没有恒星照耀的寒冷星域,眼前明亮艳丽的火焰却只能带给人刺骨的恐惧。

    除了落琪和那架战机的驾驶员,或许谁也没有注意到,在战场上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两位九级战士已经陷入了绝顶的危机之中。

    蓝色耀眼的能量光如雨一般在空中散开,笼罩了那两个刚刚停下脚步的机甲战士。一切,看起来都仿佛一种巧合一般令人猝不及防。

    一瞬间,刚刚冲出地面的落琪脑中一片空白,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她的机甲已经化为了一团耀眼的光球,猛地冲了出去。

    嘭的一声巨响,光球重重地撞在了紫色机甲上,并带着他一起,转瞬间便飞出了数十米,重重地砸在了地上,翻滚了好几圈,才停了下来。

    落琪的嘴角眼角,几乎同时渗出鲜血,在落地的瞬间,她就陷入了昏迷。

    那样快的速度,瞬间重力几乎超过了18G,大大地超过了落琪的极限。如果不是她所驾驶的是一架顶级的战甲,在落地的一刻座椅迅速软化,缓冲了落势,就算她的体能勉强承受,她的大脑也会因为瞬间大量充血而死亡。

    他们后不远处,高大的黑色机甲在蓝色的光芒中轰然解体,伴随着爆炸,散落了一地。

    空中一道残影划过,战警司一方的总指挥,洛神天星的大检察官突然出现在了紫色机甲的边。

    下一刻,他已经来到了落琪的战甲边,飞快地在控制舱外输入了密码,打开了舱门。

    林语乔虽然同样头疼裂。却并没有昏迷,他深吸了口气,低声问道:“他怎么样?”

    之前他观察过这名战士的实力,猜测他应该就是楚漠林提过的那个体八级,实力却类似九级机甲战士的人。刚才那样的速度,很可能对他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其实。他林语乔早已一罪孽。死不足惜。却没想到,关键时刻,这名战士的选择竟然是毫不犹豫地冒死救他。

    楚漠林机甲上的生命探测器飞快地完成了扫描,他长出了一口气。一颗几乎停跳的心渐渐恢复了脉动。

    很幸运,落琪只是昏迷,她的脑部和体内部并没有出现致命的大范围出血。

    然而。她依然伤得很重。

    天空中缓缓地降下一艘小型救护飞艇,几名专业的救护人员将失去知觉的落琪从机舱内小心地抱了出来,固定在担架上。送上了飞艇。

    “竟然是个女孩!?”直到现在,林语乔才看到落琪的样子,心中惊讶之极,忍不住低呼了一声。

    “语乔,”楚漠林的目光收了回来,看向依旧躺在地面上的林语乔,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道:“你的任务,结束了。”

    紫色机甲站起。林语乔看着不远处那散落了一地的黑色机甲的残骸,没有说话。

    “你受伤不轻,”楚漠林道:“与落琪一起回去吧。”

    林语乔沉默了许久,不断亮起的火光在控制舱前透明的护罩上化为一片晃动的色彩,同时也给他黯淡的黑眸中带来了些许的光彩。

    脚下的太空堡垒正在崩溃,很快将会被从这片星空中彻底抹去。这里曾经所发生的一切,都在这一刻被从他的上强制剥离。

    他觉得上很痛,却不知道哪里痛。他看着那一架架熟悉的机甲在火光中纷纷解体,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可最终却还是自嘲地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

    在楚漠林的注视下,紫色机甲缓缓地飞了起来,追上了前方的飞艇。

    xxx

    当落琪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豪华版的宽大舒适高科技的治疗舱中,再生液和优化基正在缓缓地输入她的体,淡蓝色的生物磁波光正笼罩着她。

    房间的光线很柔和,温暖而熟悉的感觉让她立刻就察觉到,这里不是外太空,而是星球的表面。

    太好了,看来自己没死,很顺利地回来了,落琪舒舒服服地长出了一口气。

    然而,下一刻全各处传来的麻痒酸软让她立刻忍不住呻吟出声,难受得简直想叫个人打晕自己算了。最让人不舒服的是,她发现自己的全都被无数柔软的束缚带固定在治疗舱中,头以下的部位连根手指都动不了。

    “怎么了?”耳边传来一个男子温和而低沉的声音:“是不是很难受,需要我为你叫医生吗?”

    “不用了,”落琪有气无力地道:“你把我放开就好了,这样很难受,我其实可以忍得住的。”她并不是第一次因为大幅度超越极限而受伤,对于此刻的体反应,落琪其实并不陌生。全终端毛细血管的爆裂恢复起来就是这样难受,而且由于需要恢复脊髓液和全关节液,因此她的体不能随意移动,甚至为了更好的恢复神经线,她还必须保持清醒。

    可是,以前舅舅从来不会这样绑着她,让她很没有安全感。

    落琪勉强转了转头,看了坐在自己治疗舱边的男人一眼。这个男人形瘦削而高大,穿一件款式简洁的白色衬衣,黑色微卷的短发看上去很柔软,眼窝微陷,鼻梁高,一双黑眸很平静的看着她,带着关切和安抚之意。

    “现在还不能放,”男子低头看着她,道:“你忍忍,只需要再过一个小时,你就能恢复得和以前一模一样了。”

    “怎么可能一模一样!我突破了极限,应该比以前更厉害些才对。”落琪的话音刚落,背上传来的一种奇特的酸麻感让她有些难受的皱了皱眉,忍不住催促道:“你快点帮我解开。”

    “嗯,”黑发男子微微一笑,道:“你当然会比以前更厉害,若是恢复得好。体强度至少能比以前增强百分之五。可是如果恢复得不好,也许反而会倒退。”

    “我知道!”落琪觉得子越来越难受,不由得有些烦躁起来,“我能控制,我有经验。”

    黑发男子的脸上依旧带着清浅的笑容,他想了想。低声道:“不如。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呃?”落琪惊讶地看了他一眼,这个时候讲故事!?

    落琪的目光让黑发男子的脸上闪过一抹尴尬,他轻咳了一声,道:“从前。有一个酒吧。酒吧的生意不好,老板很着急。他每天都想办法,终于有一天。他有了一个主意。

    他订购了一个非常漂亮的机器女服务员,最新的完全仿真的那种。机器女服务器可以与人交谈,但毕竟没有智慧。只能做些简单地应答。

    漂亮的女服务员很受欢迎,很多人都很喜欢她,酒吧的生意也越来越好。每天都有很多客人请她喝酒,于是老板想了一个办法,在这个机器人的体内,安装了一个大的容器,收集那些被机器人喝下去的酒。然后再重新卖给酒吧里的客人。

    子一天天过去,有一个年轻人在不知不觉中。上这个沉默温柔的女服务员。他每天都来酒吧,与她说话,希望能与她缔结婚姻契约。然而,女服务员对于他的求婚,却始终没有任何反应。

    年轻人越来越颓废,他的家人终于注意到了这个酒吧,于是勒令他再也不能进入酒吧。最后一天,绝望的年轻人在酒吧买了很多酒,最后一次向女服务员求婚。然而依旧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伤心之下,将一个剧毒药丸偷偷地放进了一个酒杯中。然后,他拿起酒杯,亲手递给了她,看着她喝了下去。

    做完了这一切,年轻人转离开,决定离开这个星球。

    当晚,酒吧的生意很好。老板的酒很快就又卖光了,于是他便像往常一般,将女服务员体里的酒偷偷地收了回来,自己很开心地偷喝了一杯,剩下的卖给了酒吧里的客人。

    酒吧的灯亮了整整一夜,却安静地像个坟墓,直到第二天,才被人发现后报警。”

    讲到这里,男子微微一笑,看着落琪问道:“怎么了?我讲得不好听吗?”为什么眼前的女孩看着他的目光这么古怪。

    落琪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突然呵呵干笑了两声,道:“那个,你确定,你讲的是一个恐怖故事吗?”这么温柔的语气,是在把她当孩子哄吗?

    “其实,这不是一个故事。”黑发的男子道:“这件事发生在西银帝国的一个边缘星上,我有一次遇到了一个人,他刚因为过失杀人罪服了三十年的刑,这件事是他告诉我的。”

    “他就是故事中的那个年轻人吗?”落琪的兴趣被提了起来,问道:“他杀了这么多人,竟然只判了三十年!?”

    “其实,从本质上说,他一个人也没杀。”

    “本质上说是没错,可是毕竟所有人的死都是因为他起了杀念,而且也有了杀人的实质行动。”

    “当年这个案子的争议非常大,最后判了误杀,很多死者的家属都非常不满,可是那个**官却很坚持。”

    “**官吗?”落琪想了想,道:“听说西银帝国的**官都是皇室中人,却不知是哪一个?”

    “听说是皇帝陛下的一位宠妃。”

    ……

    有人一直陪着说话,落琪渐渐觉得上似乎不那么难受了,边白衣男子眼中的善意和体贴也消除了她的些许不安。不过,这个人的气质和学识,怎么看都不像一个专职陪护。

    她又仔细打量了一下黑发男子,忍不住问道:“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是谁?”

    黑发黑眸的男子抬眼直视落琪,过了一会儿突然问道:“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冒险救我?”(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之奇珍异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