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兰橡双塔都灵徽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等因 书名:星际之奇珍异宝
    十分钟后,就在都灵塔下众人一片议论纷纷之中,都灵塔的第八层猛然间光芒大盛。

    战士酒馆外,喧闹的人群突然间安静下来。

    血荆棘脸色一白,难以置信地抬头看着那已经越来越接近塔顶的炫丽彩光,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寰宇到底在想什么!?难道他以为,自己真的能打到第九层!

    一千金币和八个手指,这不是很简单的选择题吗?

    另一边,冰翎凤几乎要大笑出声,悬了半天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她还没过这么愚蠢和贪婪的家伙,一千金币还不够?竟然还肖想一万金币!

    都灵塔的最后三层,难度和前六层相比那可不是同而语的。因为最后三层,是机甲战。而且每一层的难度提升幅度之大,远远超过前六层。

    兰橡市已经有多少年没有人打到第九层了,这个寰宇无敌也太不自量力了。冰翎凤心里冷笑一声,瞟了不远处脸色难看的血荆棘一眼,她简直已经迫不及待,想看这个女人怎么拿着刀,亲手砍下朋友的手指了。

    什么温柔义气,她要亲手揭开这个女人那令人恶心的面具,让那些喜欢她的男人们好好看看,她冰翎凤才是真

    没错,每个人都知道,在这样的赌约中,执行人是可以砍下自己的手指来代替的。血荆棘,让我们看看,到时候,你会如何选择呢?

    冰翎凤站起向外走去,在她看来,赌约已经快要结束。等那个小子被从塔里送出来,好戏就可以开场了。

    都灵塔下,此刻已经聚集了近五百人,冰翎凤来到人群的最前端,一边与边的朋友谈笑着。一边等待着都灵塔的熄灭。

    这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

    冰翎凤渐渐没有了说话的兴致,她的脸色越来越差。眼睛紧紧地盯着那依旧环绕着彩光的第八层和那黑暗如故的第九层。

    她的心中慢慢地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难道说,事还会有什么意外?

    不行。千万不能。一万金币,几乎是她在星河战士世界中的大半现金了,要是输了出去,她要怎么跟父亲解释,父亲绝不会再给她这么多钱的。

    当第九层终于亮起来时,冰翎凤已经觉得自己快要晕倒了。

    每个人都像看笑话一样看着她,目光中满是嘲讽和幸灾乐祸。冰翎凤从出生到现在,还从来没有碰到过如此难堪的况。她的目光有些茫然地一转。落在了另一边满脸喜色的血荆棘上。

    这一定是个圈,冰翎凤心里喃喃地说道:一定是血荆棘给自己设的圈!这一回猎刀佣兵团大丢面子,所以才来暗算他们冰峰佣兵团一把。对。一定是这样,要是父亲问起。就把猎刀的诡计告诉父亲好了,她也是一时不小心,才上了血荆棘的当!

    一个小时后,满头大汗的落琪在一道彩光中被传出了都灵塔,在她的前,佩戴着一枚兰橡都灵双塔的暗金色徽章。

    好久没这么痛快地打一架了,虽然全酸痛,可是落琪还真的觉得蛮过瘾的。尤其是最后那个黑甲战士,两人在一座地下城中交手十多次,她才最终险胜。落琪站在原地,仔细回想了一下整个战斗的经过和对方的策略,越想越怀疑那很可能是一位真正的高手客串的虚拟守护者。

    原地呆立了半天,落琪这才活动了一下有些酸痛的四肢,抬眼在面前的人群中扫了扫,目光直接穿过数人,落在了冰翎凤呆滞的脸上。

    落琪视野右侧那飞快闪动的人名列表终于停了下来,最后只剩下了一行字:与冰翎凤的赌约完成,获得两万金币。

    落琪几步走了过去,挤开人群,来到了冰翎凤面前,笑眯眯地说道:“真是太谢谢这位姐姐啦!姐姐真的是好大方,两万金币说给就给了。”说完,落琪打量了一下冰翎凤的脸色,决定还是把接下来那些有点落井下石的话给吞了回去。万一这位真的被打击出什么精神问题来,她会愧疚的。

    冰翎凤觉得自己简直要疯了,整整两万金币,她帐号上的金币数不够,交易系统竟然自动将她在兰橡市虚拟城市中心处的两家修建至三级的店铺给抵押了,这才凑够了赌金,转到了寰宇无敌的帐号上。

    如今,她不但无分文,还倒欠了银行六千多金币!

    懊悔和愤怒仿佛长满了锯齿的怪兽一般嗜咬着她的心,冰翎凤冷冷地盯着落琪,目光中的怨毒浓重得让落琪心里不有些发毛。

    真麻烦,好像又是一个输不起的。落琪与冰翎凤对视了一会儿,目光在她后几人上扫了一眼,唇角微微上扬,轻声道:“如果不服气,可以来找寰宇PK,说实话,寰宇其实并不喜欢打都灵塔,真人PK好像更好玩些。”

    落琪此话一出,立刻收到一片白眼,真是的,你连都灵塔都打穿了,兰橡市还有谁能PK得过你!

    “你到底是谁?”冰翎凤咬牙问出一句话,这样一个高手,在洛神星绝不会无名无姓!

    “小弟寰宇无敌,”落琪微微一笑,“今天初次见面,多谢关照了。”

    说罢,她转看向几步外的血荆棘,刚走了几步,步子却突然一顿,向着战士酒馆对面的一家店铺大步走了过去。

    血荆棘一愣,不解地看着少年冲进了旁边的花店。刚才这两个多小时下来,她简直跟做云霄飞车一般,直上直下地,直到现在脑子还在发晕。她只觉得,这个叫寰宇无敌的少年,她完全看不清,不过,每次看着他时,却总有一种隐隐的熟悉之感。

    片刻之后。寰宇无敌从店铺里走了出来,怀中抱着好大一捧花,巨大的花束几乎挡住了他的上半。花束的中心是几十朵红色的玫瑰,之后是一圈洛神星特有的青铁兰,最外面是一圈白色与紫色相交的满天星。

    花束的色彩搭配浪漫而温馨。粉色半透明的纱状包装纸仿佛云彩一般,围绕在花束四周。

    寰宇无敌抱着这一大捧花,笑眯眯地来到血荆棘面前递给她。冲着她眨了眨眼睛道:“美丽的荆棘姐姐,寰宇有没有这个荣幸,能跟你共进午餐呢?”

    周围响起一片抽气声。许多年轻的女孩子看着寰宇无敌的眼中。都带上了些兴奋与喜。这样一位实力强大长相可的少年,虽然长得不够帅气,可是也足够引起女孩子的尖叫了。

    血荆棘有些呆愣地看了看手中的花,又看了看眼前的寰宇无敌。少年清秀的脸上,笑容自信而洒脱,看着她的眼中带着调侃与善意,让她的心突然就放了下来。

    “好。”血荆棘觉得有些好笑,这寰宇小小年纪。从哪学来的这些讨好女人的做派。

    落琪心大好,拉着血荆棘便直接离开了都灵塔。

    两人走后,都灵塔下的人也渐渐散去。不久。战士酒馆又恢复了往这个时间该有的安静与悠闲。

    吧台后穿白色店长服的酒馆老板一边擦拭着手中的水晶杯,一边看着吧台前坐着的一名男子随口问道:“漠林。刚才那小子的最后一关,是你去的吧,说说看,感觉怎么样?我可是很好奇,说起来,你也很久没输过了吧。”

    吧台前的男子一头微卷的银色短发,浅灰色的眸色让他的眼中带上了一种天生的淡漠疏离,他的五官仿佛精心雕琢出的雕塑一般,每一处影都似乎恰到好处。这是一个俊美而冰冷的男子,他静静地坐在那里,整个人却仿佛与酒馆剥离了一般,给人一种不真实的虚幻感。

    “我的感觉很好。”楚漠林面无表地扫了酒馆老板一眼,道:“寰宇无敌的真实信息,一万金币。”

    “这个可是有点难办,”酒馆老板放下手中的杯子,低声道:“你也知道,虚拟世界的个人资料向来是独立的,任何人都不能插手。”

    “那就想其他办法。”楚漠林站起,“有消息了通知我。”

    xxx

    当落琪从虚拟世界中退出时,现实世界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虽然她在虚拟世界里花了五个金币和血荆棘一起品尝了许多平里碰不到的美味,可是,当摘下接入器的那一刻,所有虚幻的感觉褪去,该饿的还是会饿。

    于是,落琪只能再吃一次午餐。

    不过,吃饭对于落琪来说,总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所以她完全不介意再吃一顿,只是心里暗暗可惜花在虚拟世界里的那五个金币。

    落琪最终,也没有在血荆棘面前提到那串手链。

    她今天表现得太过引人注意,这件事还是缓一缓,否则万一引起了血荆棘的疑心,一切又要重新开始。

    与血荆棘相处了好几个小时后,落琪觉得这位荆棘姐姐其实还真的是个很直率很爽朗的女孩子,可惜一朵鲜花插在厉焱上了。不过她也看出来了,血荆棘是真的喜欢厉焱。

    在如今人类社会完全自由的婚姻制度下,厉焱这样的子真的是享尽了齐人之福。听说在两万年前的地球时代,人类还是行星文明的时候,流行的是一夫一妻。

    虽然有很多人觉得不该对婚姻进行限制,因为那是对自由的束缚,可是落琪却还是喜欢那样的婚姻方式的。

    吃完了午餐,落琪出门叫了一部出租飞车,打算去兰橡市市政大楼转转。今天与血荆棘聊天时,听她无意中说起最近兰橡市政府的一些部门发布了不少政府公益任务,如果运气好能接到一两件的话,估计能拿到很丰厚的公民积分。

    落琪觉得自己最近运气不错,所以打算去试试。

    不过,除了警局,从未与任何其他政府部门打过交道的落琪,恐怕大大低估了事的难度。(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之奇珍异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