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心虚发难(二更)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等因 书名:星际之奇珍异宝
    此时,底层机甲库的一角,落琪正坐在一个半人高的工具箱上发呆。

    原本这时候她应该表现得慌张害怕一些,不过耳机里很快就传来了奇森叫停的声音,说她的表演太假,只要能保持面无表就好了。

    于是,落琪就这么表茫然地坐在这机甲库的一角,一坐就是快半个小时。

    在回来的路上,落琪和奇森一直在商量他们接下来的计划。这件事,塔斯如果想推得一干二净,实在是太容易了。用脚趾想都知道,昨晚机甲库的监控记录肯定是找不到的,如果要在那架控舱几乎被烧毁的‘重锤’上寻找线索和证据,还不知道要费多少功夫。等找到证据,塔斯恐怕早就跑了。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塔斯误以为他的计划成功,然后等待他将计划进行下去。

    当然,如果他什么反应也没有,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他们或许找错仇人了。

    于是回到普罗号后,落琪没有去办理飞艇的归还手续,而是尽可能忧郁地坐在这里,就像一个突然遇到人生第一难题却不知该怎么处理的少女一般。这事看起来简单,可是对于落琪来说,当真是度如年,要不是耳机里奇森一直在跟她说话,绘声绘色地讲述他过去的一段听起来悲惨的冒险经历,她绝对坚持不下来。

    就当落琪几乎觉得股都开始发麻的时候,她要等的人总算是来了。耳机里的声音嘎然而止,隔着这无线电波,落琪都能感觉到,不远处躲在飞船里的奇森也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叮的一声,前方距离她约十米左右的电梯门向两边一分,走出几个人来。

    厉焱和一个猎刀的高层走在最前面,紧跟在两人后的,是塔斯和琳丽,之后还跟着几个猎刀的高级团员。

    落琪一直盯着他们,当那几人看过来的时候,却匆忙转头避开了他们的目光。看上去,真的有几分惊慌害怕的模样。说实话,就这转头间躲躲闪闪的目光,她在飞船上练了足足快二十次,实在是太违背她的本了。从小到大,她落琪看人,什么时候这么别扭过!

    厉焱并没有注意到落琪,刚才塔斯告诉他由于新进团员的实力参差不齐,导致了一部分小型飞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甚至有一艘在进入一个气体行星后坠毁,虽然人最终救了回来,可是却造成了不小的损失。

    而有一些工程机甲,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他需要亲眼确定一下,按现在的损耗速度,或许他下回必须再多招收一些维修人员了。

    厉焱一边与边的人低声谈论着什么,一边向几部受损报修的机甲走去。一行人的脸色都有些沉凝,毕竟如今的损耗远比预计为大,如果不能加以控制,很可能普罗号需要提前返程。

    只有一个人例外。

    塔斯虽然极力在掩饰,可是眼中依然不可抑制地流露出了喜色,特别是当他看到独自一人坐在角落处的黑发女孩时,心中的兴奋让他的手指都有些颤抖起来。

    就在几人经过落琪的那一刻,塔斯突然停了下来。

    他转头看向落琪,仿佛很随意地问道:“A组的搜寻员落琪,你怎么在这?”

    说着,他看了自己腕上的个人终端一眼,问道:“今天你和奇森副团长借的那艘中型飞艇归还了吗?是否有损伤?”

    他见落琪低头不语,心中不由得暗暗得意,昨天那样不屑一顾,哼,武力强有什么用!今天还不是落在我的手里。

    “昨天的事是我的错,对不起了。”塔斯继续说道:“今天只是例行公事,我们需要清点一下飞艇和机甲的损伤况,所以如果今天你们出借的中型飞艇有任何损坏,希望你立刻上报。”

    听到这里,前面的厉焱也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看向落琪。

    落琪一声不吭,低着头坐在那里,和以前简直判若两人,让厉焱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心中冒起一个疑问:莫不是那艘中型飞艇也坏了吧?

    他的眉峰微微皱起,仔细打量了一下落琪的神色。

    眼前的女孩安静地倚在后的墙上,五官精致而美丽,修长的脖颈曲线极为优美。厉焱本是个多之人,面对这样美丽的女子,要是过去,早就起了怜惜之心。不过,他对于比自己武力更强悍的女人,向来没有兴趣。他还是比较喜欢那种会全心全意自己、可媚的女孩子。

    塔斯看到厉焱眼中的疑惑,心里知道机会来了。

    他左右看了看,似乎很随意地问起:“奇森呢?今天你们特意借了工程机甲,有什么发现吗?”

    落琪依旧低头不语。

    就在猎刀一行人心生疑惑,塔斯兴致勃勃地打算继续追问之时,不远处突然跑过来一个人。

    来人个子不高,穿着维修工的工作服,先向厉焱几人微微行了一个礼,目光和塔斯飞快地一触,几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然后,他转头看向落琪,疾言厉色地大声问道:“A组落琪,我问你,那架被烧毁的‘重锤’到底是怎么回事!?”

    ‘重锤’!听了这话,就连厉焱心里也是一惊。

    这种工程机甲价格极为昂贵,就算是猎刀也仅有五架罢了,竟然被烧毁了吗?

    “奇森副团长呢?他没跟你一起回来吗?我呼叫了他这么久,连个回音都没有!”来人继续大声问道:“这机甲是他借的,总要过来说个清楚才是!”

    厉焱眉头一皱,他很了解奇森,类似这样的事,奇森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解释清楚,又怎么可能连个回音都不给呢?

    他转头看向落琪,沉声问道:“落琪,你告诉我,奇森去哪了?”

    落琪抬头看他一眼,突然站起了,说道:“我不知道。”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厉焱还没开口,塔斯已经大声叫了起来:“你们一起出去的,你怎么可能不知道!?还有那部‘重锤’,怎么会被烧毁?”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落琪斜斜地瞟了一眼兴奋得两眼发光的塔斯,冷冷地道:“我倒是觉得,你应该知道。”

    塔斯心中一跳,暗道这臭丫头莫不是在怀疑我?

    他虽然自认为这件事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但总是忍不住心虚,毕竟他和奇森之间不对路谁都知道,奇森出了事,恐怕大多数人第一个就会怀疑到他的头上。要是此事深查起来,难说会不会被查出什么。

    因此,他必须趁事还未开始彻查之时,尽快地把所有人的视线都转移到另一个嫌疑人落琪的上。

    最好团长一怒之下,直接把那个臭丫头扔去‘游太空’,那便是真正的死无对证了。

    如今他看着落琪那双眼睛仿佛一把刀似的盯着他,心里顿时有些急了,大声道:“我知道什么?我只知道他和你一起出去,如今只回来了一架烧毁的机甲,我猎刀的副团长却不见了。”

    这时,维修部的另一个人已经开着小拖车,将那部几乎整个驾驶舱都被烧毁的‘重锤’机甲,从那艘中型飞艇中拖了出来。

    厉焱目光骤然间一凝,机舱内部一片焦黑,可那本该弹出去的驾驶位竟然依旧在原处。

    明眼人几乎一眼就能看出,里面的驾驶员恐怕是凶多吉少!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之奇珍异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