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谁是私生女?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贝贝怡 书名:重生同萌
    安悠然记得,今天是她和司徒家两兄弟,跟安珍妮和刘惜一起到工厂视察工作进度的子,而且如无意外的,她还会十分无辜的被安珍妮煽过一巴掌,这一巴掌打得她那细嫩的脸蛋都红了;除此之外,还发上了一件很特别的事,让她在重生之后,直觉的认为,或许之后所有的事,都是从这一件事开始的。

    为了能让这一件事顺利进行,为了证实她的想法,她今天故意不让苏雅跟着。因为她害怕,多了一个从前不曾出现的人参与到这件事当中的话,可能会让所有的事变了样。

    “当你重生,当你拥有异能,当你遇见我们,你重生之后的事,就已经等于是重新来过了。你还怎么盼望一切如旧?”听了安悠然的想法之后,苏雅凉凉的抛下这几句话。

    安悠然当下就囧了,难道这一切“等于是重新来过了”的话,她就不用找凶手了么?她还记得那只重生兔跟自己说过:就算重生了,就算一切有了新的变化,本就该出现的人,还是会出现的,本该发生的大事,也还是会发生。或许,它只不过会以另一种方式出现在自己面前罢了。

    所以,她从来就没有放弃过能够找到当初的那个凶手的机会。她只不过是另一种方式去找凶手罢了。---安悠然一直以来,都是这样自我安慰的。

    因为司徒思远一来到A市就直接搬进了司徒亦凡居住的地方,所以他们就成了邻居,所以司徒亦凡这一个月以来都是板着一张苦瓜脸,所以安悠然都忍不住幸灾乐祸,所以她今天是坐他们的车到工厂的。

    在车上。

    “亦凡,我们今晚一起去吃自助餐。好不好?”安悠然拉住司徒亦凡的手臂说道:“好久没去吃了。”

    “不去。”想都不想,司徒亦凡一口否决。

    “为什么啊?”安悠然不依不饶,还十分不怕死的说道:“难得思远哥哥今晚有空。我们三个人终于可以一起吃饭了。”

    司徒亦凡的那张苦瓜脸终于变质了,成了烂掉的苦瓜,凶道:“老子不去!”恶狠狠的他睨了坐在前座看文件的司徒思远一眼:“只要有他在的话。就算把老子打死,老子也不去!”

    不知道听见了没。司徒思远仍旧不为所动,目光专注的放在手中的文件上。

    “不去就不去嘛,凶什么凶啊!”瞪了他一眼,安悠然松开手:“哪有人像你这么小气,生个气都能生一个月了。”拿出平板计算机玩游戏,彻底的不理他。在打开平板计算机的档儿,她仍旧碎念道:“哥哥跟弟弟住在一起。是多么正常的一件事。从小到大不都是住在同一个屋子么?怎么现在就生气了,难道你过去那二十几年都是自己生着闷气过来的?!”

    司徒亦凡冷哼一声,不屑的瞄了这个专门说风凉话的小妮子上,努努嘴巴,自己生闷气。

    要知道,以前在司徒家的大宅居住的时候,因为房子太大了,他和司徒思远都有自己专属的空间--每人一间卧室,每人一间书房,每人一个衣帽间。。。。。。简直就是楚河分界。什么都分得清清楚楚的,河水不犯井水。当然是除了客厅,饭厅等,这些属于他们司徒家的公共范围是公用的之外。

    可是现在搬到公寓就不同了。光光是这一个月的遭遇,就足以让司徒亦凡萌生立即回去S市,逃得离司徒思远远远的想法---每天早上,司徒思远准时八点钟起,然后刷牙洗脸煮咖啡。他这个大哥习惯早起就算了,偏偏又把他给扯起来,要他跟着他一起去上班。要知道自从高中毕业之后,他就已经能够没有试过八点钟起了。当然,通宵到早上八点的不算。

    中午十二点半,明明就是午餐时间,他在办公室里作困兽斗了一个早上,趁这个时间正好出去伸展伸展一下筋骨的。可他这个大哥非着他留在办公室把文件看完,然后又吩咐秘书给他买营养午餐。。。。。。。好几次,他都想着,与其被人这样束缚着,不如就从这大楼跳下去算了。

    满心以为,晚上回到公寓就解放了,他终于可以为所为了。怎么知道他这个大哥非常不识趣拉着他陪他加班,好吧,这一点,他也忍了,反正都忍了一整天了。可回到家里之后,他放音乐轻松一下,他这个大哥洗好澡之后,就直接把音响关掉,美曰起名:“很晚了,该睡觉了。明天要上班。”

    这一板一眼的工作狂子,让人怎么活啊?!

    老天爷,让他死了算吧!

    。。。。。。。。

    中午十一点半的时候,他们三个准时的到达了工厂的门口。而安珍妮和刘惜比他们早一步到了,跟工厂的管理人员一起在门口迎接他们。

    在彼此打过招呼,寒暄了几句之后。

    “悠然,自从你在公司上班之后,一直都没有机会见到你。”刘惜抛下怒瞪着自己的安珍妮,大步的走到安悠然的边:“都怪我,出差太多了,不然早该跟公司的员工一起给你办一个欢迎会了。”

    他明显还在怀念在介绍宴上,安悠然对自己展露笑颜的那一刻。

    “没关系,工作要紧。”就连开场白都跟重生前一样,安悠然第一次打从心底庆幸。

    “要不,我给你补办一个欢迎会吧!”刘惜把握住机会,连忙说道:“你什么时候有空?这个周末,又或者。。。。。。今晚?”

    这时候,司徒思远明显看不惯有一个不起眼的男人跟自家的干妹妹近乎了,而且还这么络。于是,大步的走过来,搭上安哟悠然的肩膀:“悠然,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一起进去吧。”

    安悠然顺从的点点头,又想起了在重生前,她确实是答应了刘惜的,于是又说道:“不如就这个周末吧。如果可以的话,还得麻烦你帮我约公司的同事了。”

    怔住了一秒钟,刘惜才回过神来,顿时喜出望外:“好好好,我一定给你办的够体面的,你放心。”

    司徒思远半眯着双眼,意味深长的看着安悠然。

    安悠然点点头,她自然是放心的。在转过的那一瞬间,她用异能看到了刘惜在她背对着他的时候,发生的事,也就是在重生前,她明显是错过了的事---安珍妮愤怒的走过去,抬起穿着红色尖头高跟鞋的秀腿,狠狠的朝刘惜的小腿踢上去。刘惜痛的连忙弯捂住自己的小腿,脸部拧成了一片,就是不肯喊出半个‘痛’字。

    而安珍妮则冷盯了他一眼,噔着那双高跟鞋,噔噔噔的大步大步的走向前。

    普通人一看,只以为是刘惜惹恼了安珍妮;可心思细密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他们两个之间少有的默契,而且这种况肯定不止发生过一次,因为刘惜一点儿讶异的表都没有。别说是‘痛’字了,就连‘啊’的一声都没有发出,可见他在就已经习以为常。

    安悠然猛然惊觉,原来过去的自己,竟然错过了那么多精彩的节,脸上闪过一丝冰冷的寒意。

    。。。。。。

    半个小时后,工厂大致都巡查了一遍,看过了没有什么什么问题。于是司徒思远就要求到工厂的生产内部里面巡查。

    因为生产内部不适合女人出入,所以安悠然和安珍妮就十分幸运的被排除在外,溜到了办公室里面喝茶吃点心,而司徒亦凡就十分不幸的跟着司徒思远和刘惜一起进去了。

    “不过就是一个欢迎会,别以为整个公司上下的同事都得喜欢你,巴结你!”明显还在介怀刚刚的事,安珍妮出言不逊:“不过就是一只小麻雀,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又是凤凰和麻雀的理论,让人都听腻了。

    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安悠然确实是有些生气的,不过这已经是第二次听了,她就自动当成了噪音了。索不理安珍妮,拿出平板计算机看实时新闻,然后又戴上了耳机。

    有些人越是看到没人理会自己,就越会生气,就越会做一些生气的人才会做的事

    “别以为戴上了耳机,假装没听到就可以当作没有这一回事。”安珍妮见她不理自己,果然更加火大了:“你本就是一只小麻雀,就别妄想当上凤凰了。”

    安悠然还是不理她,因为越是这样,她就会越生气,这就是最好的战略。

    “你不过就是披着假凤凰皮的麻雀,就算到了我们安家,飞上了枝头,也还会是麻雀。这一辈子你都不可能成为凤凰。只要你的体内流着你母亲那肮脏的血液,你也只是肮脏的!别以为自己是公主,你不过就是一个没人疼的私生女!”

    “你说什么!”蓦然的,安悠然突然摘下耳机,冷冷的抬起头:“你刚刚说,谁的母亲的血液是肮脏的?谁是私生女。”

    重生前,她真的就戴上了耳机听音乐,什么都没有听见。但是今天,她忽然想听听安珍妮到底在骂她什么,所以并没有听任何的音乐。

    她那张美丽的颜,蒙上了一层冰冷的寒霜。(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同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