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梨花手链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贝贝怡 书名:重生同萌
    晚上八点多时候,在市中心的一栋复式的高级公寓,第二十八楼里面。

    安悠然将长长的头发束成了一个马尾,围着一条蓝色的围裙,在诺大的厨房里走来走去,忙东忙西的。都已经转了差不多三十多分钟了,手都不曾停下来,一会儿拿大碟,一会儿拿碗的,一会儿切东西,一会儿装水的。。。。。忙得不亦乐乎。

    “悠然,你到底在厨房里忙什么啊?”苏雅坐在轮椅上喊道:“还不能吃饭吗?快饿死了。”

    她本来是昨晚就出院的,可是当她和安悠然冰释前嫌之后,知道司徒定在市中心给安悠然买了一栋公寓,方便安悠然后上下班之后,她就想着与其在医院了闷一个晚上,还不如早点出院了。

    于是,她就跟安悠然双双来到了这里了。

    “快了,快了。”安悠然捧着一个大大的菠萝肠皮萨出来:“已经可以吃了。”

    然后她又转走进了厨房。

    苏雅推着轮椅,将自己推到餐桌边上。然后又见安悠然端了一桶炸鸡腿出来,不一会儿,又见她捧着一盆薯条和西红柿汁出来,还有一大碟的卡邦那意粉再接着就是一个用玻璃大碗装着的水果色拉。

    然后安悠然将手一脱,说道:“可以吃饭了!”

    苏雅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几下:“除了水果色拉,这其他的东西都是外卖的啊!都是现成的,你到底在里面忙什么啊?”

    “这个啊!”安悠然指着水果色拉,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

    “一碗水果色拉。你就弄了半个多小时?”苏雅不可置信的问道。

    “是啊。很奇怪吗?”安悠然眨了眨眼睛,无辜的说道:“以前俞晴妈妈做水果色拉给我吃的时候,都弄上一个小时了,我可是比她快多了。”

    “那。。。。。请问。你的俞晴妈妈是不是跟你一样,也不会做菜的?”苏雅吞了吞口水问道。

    她是早就知道安悠然是不会做菜的,所以她也猜到在她的脚伤好之前。她们都是要吃外卖的了。本来嘛,吃外卖真的不是一个问题,她也没啥意见。但问题是,为嘛做一个水果色拉都要一个小时了?

    是苹果皮很难削?可是安悠然根本没削皮,只是切成了一粒粒;是西瓜要挑西瓜籽?可那根本就是无核西瓜啊;是草莓很难洗?全部都扔进水里,捞洗几遍不就好了;是哈密瓜很难切?确实这个的确有那么一个难度,但也用不着五分钟的时间吧!

    最后。她唯一得出的结论就是--她真的无法理解。

    “是啊。”安悠然肯定的点点头:“俞晴妈妈最拿手的就是水果色拉,所以每次周末,她有空的时候,都会做给我吃的。虽然每次俞晴妈妈都很磨蹭,都得在厨房里弄上一个小时。可是我跟司徒叔叔都觉得只要那水果色拉好吃,等一个小时都是值得的。”

    说到这里,安悠然反而有些得意洋洋了,因为她不需要一个小时,只需要半个小时多一点。

    “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苏雅小声嘀咕。

    “什么?”安悠然明显没有听清楚。

    “没有没有。”苏雅连忙摆手:“饿了,我们吃饭吧。”

    疑惑了一下,安悠然迟疑的点点头。

    其实今晚的外卖食物的味道都是不错的,但是分量也明显是多了一点,两个人是绝对吃不完的。因为安悠然点的是四个人的分量。她本来以为司徒亦凡和范晓妍会过来跟她们一起吃晚饭的。

    可是司徒亦凡和范晓妍因为还在生安悠然的气,生气她居然让人要到中午才到公安局接他们两个回家。于是两人少有的站在同一战线,一致对抗安悠然,坚决要生气三天三夜。所以,范晓妍就独自一个人回去了南华区,而司徒亦凡也回去了自己租来的地方。两个人说什么都不肯过来跟安悠然用餐。

    当然。除了食物吃不完以外,安悠然是没啥感觉的。

    “那我们之后该怎么办?”咬了一口皮萨,苏雅所有所指的问道:“你会帮我的,对不对/”

    眼眸地下明显闪过一丝忧伤,但是很快就被苏雅掩饰掉了。

    她昨晚已经将那条手鍊的事告诉了---那条项鍊的原来设计者是苏雅在高中时期的最好的朋友郑玲儿设计的。郑玲儿从小就很有设计天分,从小的理想就是当一名设计师,计划了长大以后要读设计学院,向设计师的漫长道路出发。那时候,郑玲儿真的很喜欢设计各式各样的首饰,包括手鍊。

    然后就在苏雅十七岁生的之前,郑玲儿特意花了好一段时间,设计了一条适合苏雅的手鍊给苏雅,可是那一条项鍊还没有做出来,手鍊的设计图就被有心人给偷走了。但是当时苏雅和郑玲儿就算知道设计图被偷走了,但根本不知道是谁偷的,所以什么事都做不了,无能为力。后来,这条手鍊就做不成了;再后来,郑玲儿也因为绝症去世了。

    本以为那一张手鍊的设计图下落不明是苏雅和郑玲儿的遗憾,但是苏雅万万没有想到,就在安悠然的介绍宴会里,居然会被她看到---就在她跟着白晨和安珍妮的后面出去的时候。当时因为白晨走得太快了,安珍妮没有办法跟上。而苏雅也以为自己跟丢的时候,利用自己的异能问酒店里的服务生,才知道了白晨的踪迹。

    当苏雅找到白晨的时候,她就从白晨手里看到了这一条手鍊,当时心惊了。

    “当然。安悠然坚定的点点头:“你的事,我都不帮忙的话,还象话吗?”而后,又有一点儿犹豫了:“不过这条手鍊的版权在伍福珠宝公司的手里,如果我们要拿回来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已经派人去问这条手鍊的设计师是谁了,很快就会有答案的了。”

    “版权这东西,不是很重要。就算拿不回来,也没有关系,毕竟设计师已经不在人世了。”说道郑玲儿,苏雅的语气还是忍不住有些伤心了,隐隐的有一种怀念故人的绪。然而却又异常的简单:“我只是想要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条手鍊是玲儿设计的,现在这个所谓的设计师是在偷了玲儿的作品,我只想要为玲儿讨回一个公道。”

    “这是肯定的。”安悠然气愤的站起来,用力拍了一下桌子,一脸愤概的说道:“我平生最讨厌的就是抄袭者。我是不会放过这种人的!郑玲儿是你的好朋友,你是我的好朋友,所以郑玲儿也是我的好朋友。单单是凭着这层关系,我也一定会帮你和郑玲儿的/”

    苏雅笑了,心里的暖暖的。

    然而她却始终扯不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因为她虽然告诉了安悠然关于那条手鍊的事。但是,她仍然是还有事保留着的,没有告诉安悠然的。

    因为安悠然的这一份义气,让她感动,但同时也让她感觉到了愧疚。

    “话说回来,你和郑玲儿有怀疑过是谁偷了设计图的么?”安悠然坐回了椅子上,她的两只手都缩回了桌子底下摩擦着,因为这拍桌子的动作太用力,手掌心发痛了。

    思索了一下,苏雅丧气的摇摇头,深呼吸一口气。回忆道:“一开始的时候,玲儿是以为自己的画本掉了,没想太多。直到有一天,我们两个被派到学校的比较隐蔽的角落打扫的时候,才发现了那本画本的踪影。可是当时画本里面已经有好几页设计图被撕掉了,包括这条梨花手链的设计图。那时候我们才知道,原来不是不见了,而是被偷的。”

    目光闪烁,眼眉低垂。

    苏雅言又止,安悠然却未觉。

    “难道就一个可以怀疑的人物都没有。”安悠然试图帮着苏雅找回当初的记忆:“我觉得对方是有心偷郑玲儿的设计的,所以这个小偷,应该就是你们边的人。呃。。。。。。同学或者是朋友之类的。”

    沉默片刻,苏雅放下批萨,双手合紧。抿唇道:“以前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可是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来。因为玲儿画设计图的时候,一般都是在她自己的家里,或者是我家。班上的同学都不知道。”

    “除了有两三次,她心血来潮,带回学校。”不知不觉的,苏雅的眉头紧紧拧住了,指关节因为用力的握着而微微泛白:“可是就算玲儿带回学校,也就只有我知道。别的同学还是不知的啊!”

    说起前尘旧事,回忆涌现在脑海里。似乎有许多的画面,许多的人影浮现在眼前。掺和着太多的绪,太多的感,勾起了无限的思绪,很容易就让坚强的心变得柔软。

    回忆,就象是一瓶软化剂。

    “那。。。。。我很想问你一个问题。”安悠然认真的看着苏雅:“小雅,为什么你不跟以前的同学,或者是朋友联系了?”

    自从林婉心出现在‘花嫁’之后,安悠然心里就憋着这样问题。

    虽然在范晓妍那儿听过一些,但是她还是想要听苏雅亲自告诉自己。(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同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