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装鬼喊有鬼!?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贝贝怡 书名:重生同萌
    这时候在一号教学楼里跑出了三个高大而且强壮的男人,个个长得贼眉贼眼,獐头鼠目的,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而且都是一副争先恐后的样子,谁也不让谁,仿佛后面是真的有鬼在追着他们。

    不过最让人感到焦头烂额的是--他们嘴里说的不像是A市的语言,而是某个地区的外地方言。要知道,苏雅和向珀根本听不懂。。。。。。

    “嘟五滴蚁跟低给系咩鬼银,连阿飘都虾撒五发道巨的低。”站在最中间的男人回头看了后面一眼,吐了一口口水:“呸,遇到蚁低人真就啊系好黑是仔哦!”

    (这一头,吴嘉亮西装笔的坐在一张书桌前,推了推刚刚才戴上的平光眼睛,精神饱满的充当起翻译员:“都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人来的,连鬼都吓不倒他们。呸,遇到这种人,真的是好倒霉!”)

    “咩就是系的咯!”跑在左边的男人说道:“蚁滴人都五会怕的死,易A大GA花樽PIA落的去都五给滴坎,行敢焦上是来,比作系之前该里银,一早都五滴虾到赖该角落投弃部咯!”

    (吴嘉亮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得意的笑弧度,因为这里只有他一个人能够听懂方言:“不就是,这些人都不怕死的,这么大一个花瓶扔下去都不知道害怕,还敢走上来。换作是以前的那些人,早就不知道吓到哪个角落去了!”)

    “咩就系咯,陷阱嘟用的埋部地上咯,虾嘟虾鬼哦五到巨风地。等巨再哦继续秦艾地,五为系好久就笑比巨地秦到咯!”中间的高大男人又继续碎碎念:“到部鬼该鬼的时,艾地是的就圆了!”

    (吴嘉亮鄙夷的瞄了那男人一眼。感觉自己有可能跟这个家伙是老乡,就特别的嫌弃。然后又继续翻译:“不就是咯,陷阱都已经被他们破解了,可是根本吓不倒他们。要是他们继续追上来找我们,我们不用很久就会被他们捉到的了,到时候,我们就完了!”)

    原来是因为所有伎俩都已经耍尽了,眼下已经没有其他新的办法了,可是他们又怕被抓到,然后被送进公安局。于是就只好选择逃跑了。

    “哎,讲梗多做的不咩你歌里,俭系地风坛力气快滴焦啦!”站在右边的这个家伙,或许还有点儿危机意识的,现在还不是讨论别人的胆子大不大的时候:“该里人都五滴焦部弃赖居,讲五定等轻间焦就五滴从赖居焦出来咯,艾地嘟系快焦啦!”

    (吴嘉亮的翻译:“唉,还讲那么多干嘛啊。剩点力气快点走吧!那些人都不知道在哪个角落待着了,说不定等会儿他们就会不知道从哪个角落追出来了,我们现在还是快点走吧!”)

    一言惊醒,其余两个人都狐疑的看了后面一眼,确定后边暂时还没有人追上来之后,就更加加紧脚步往前面跑了。

    可是才跑了不到五步。。。。。。

    “啊啊!!”三个大男人相继大喊了一声。扑通的就摔到硬硬的地板上,齐齐摔了个五花八门的样子,跟脏兮兮的水泥地板来了一个不不愿的亲密接触。

    因为他们刚刚都被一条在黑夜中看不见的长绳子绊倒了。

    “咩鬼野耕大道艾地扔哦!(什么东西绊倒我们了!)”火气最容易暴躁的那个中间男,捂住自己摔痛的肩膀站起来。努力的用他那一双鼠眼想要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绊倒他们的。却因为周遭的光亮不足,就算借着朦胧的夜色。他也看不清楚到底绊倒他们的是什么东西。

    “五好云哦!(不要管了!)”右边男拍拍上的尘土,忙不迭的说道:“苦地快滴焦哦!(快点走吧!)”

    另外两个人也觉得右边男说的对。于是站起来,跛腿就跑了。

    这时候,一阵萧瑟的夜风吹来,风吹起了场上的尘埃,吹的树木小草‘沙沙’作响。尤其是在这样的环境里,空气凉的,还带有一种腐蚀的异味,让人感觉好不心慌。

    “蚁做咩打去哎吖!(干嘛打我!)”跑在最前面的中间男捂住自己的脑袋,一边跑,一边恶狠狠的回头冲跑在最后面的右边男骂道。

    “哎冇打蚁滴啊!(我没有打你啊!)”右边男一脸疑惑的地回应道。

    闻言,中间男一脸的不相信,但还是觉得眼前是逃跑要紧,不计较。

    三个人脚步匆匆的往外跑,可是因为一路上的状况不断,跑了都已经快五分钟了,都还是只跑了一半的路程,离大门口仍然还有二十米的距离,怪累人的了。

    “呼呼!”

    半空中传来了一阵呼啸声,一块白花花的大布从天而降,挂到了这三个大男人的上。

    “咩鬼的野和哦!(什么东西啊!)”

    “蚁踩到哎滴吖哦!(你踩到我了!)”

    “五好卡涌哦,布都比唔蚁地拉乱咯!(不要动,布都快被你们拉乱了!)”

    大白布里面状况不断,三个大男人在里面拉扯了快十分钟了,大白布还没有被拉开的迹象。(贝贝的话:“到底哪句话是谁说的了?请各自猜测了!”)

    “哎哟!”

    “我!”

    “蚁地五好涌哦!等艾来拉!(你们不要动,等我来拉白布!)”

    这三个大男人又在白布里面挣扎了三分钟,一会儿全体往左边跌落,一会儿又全体往右边跌落,好没有默契。三个人在布里面折腾了好一阵子,白布才终于被拉开了,呼呼,他们也终于得以重见天了。

    阿门。

    “啊!”

    可是才重见天不到三秒,立即又迎来了三个大男人的尖叫声。

    顿时,呈现在他们的眼前的是一大片青绿色的,飞在半空中的火焰,下一秒立即吓得他们连连退后了好几步。然后一个叠着一个接一个的跌倒在地上。摔了个四脚朝天。

    “鬼火做咩笑飞到衣居来哦?(鬼火怎么飞到这里来了!)”左边男惊恐:“蚁地五系滚好滴了拉么?(你们不是已经处理好了么?)”

    “艾明的毒将滴鬼火全部比部该呢人拉!(我明明将全部的鬼火都弄出来吓那些人了啊!)”这次被压在最下面的中间男,咬牙道:“蚁地印快滴起辣哦!(你们快点起来!)”

    不一会儿,这三个男人就一脸狼狼苍苍的一个接一个的站起来了。

    许是天意,或者还是怎么着,突然又一阵轻风吹来,漂浮在空中的鬼火再一次飞动了起来,而且离他们的体是越来越近了,越来越凑近他们的脸蛋。

    “啊!好跃吖啊!(好啊!)”其中一个鬼火碰到了左边男的脸,他顿时大叫。然后一个站不稳,三个人又重新摔倒在一起了。

    (苏雅的话:“虽然鬼火的度不是很高。但是还是能够烧伤人的,尤其是一大堆鬼火聚到一起的时候。。。。。咳咳,所以读者们,你们现在知道我们刚刚是有多危险了吧。”)

    风静止了,人的动作也静止了,所以就连鬼火也停止了移动。

    三个大男人一脸狼狈的在地上躺着,动也不敢动,半空中仍然是数十个鬼火在燃烧。他们都怕一动,鬼火就会一直都跟着他们,这感觉可是一点儿都不好受。

    (苏雅解说:“其实鬼火也会熄灭的,或许会被大风吹熄,不过只是一阵清风的话,倒不至于会全部被吹熄。所以刚刚那一阵轻风还是吹熄了十几个鬼火的。”)

    “很好玩吧!?”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惹来了这个三个大男人的四处张望,可望了好一阵子了,还是没有看到人的影。

    下一秒。三人都忍不住吞了一大口的口水。

    以至于中间男忍不住惊叹:“五系地真系虾阿飘啊!?(不会是真的有鬼吧!?)”

    此话一出,立马引来了左边男和右边男惊慌了。左边男恐惧的碎碎念:“阿飘大个,冤油头。载油子,油怪磨怪,五好找艾滚滴地啊!(鬼大哥,冤有头债有主,有怪莫怪,不要找我们啊!)”

    “艾地圆平生毛左乜衰滴事啊!(我们平生不做坏事啊!)”为了走鬼,右边男索对‘鬼魂’也说起谎来了。

    平生不做坏事?那刚刚还在装鬼吓人咧,难道还能称得上是好事?

    我呸!

    想必曾经被他们伤害过的人,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肯定会想要狠狠的一脚踢上去的。

    撞鬼吓人的,这会儿也怕真的撞鬼了。吓人终吓己,说的应该也就是这个道理。

    “我呸,装鬼吓人还怕鬼!”这时候,一直躲在大树后面,被蚊子咬的手臂和脸蛋都满头包,心不爽到极点的向珀走了出来,满眼愤恨等着他们:“%@&*,你们居然还有胆子说自己平生不做坏事?哼,这话是说来骗骗三岁小孩儿咧?X#@&(#*%(满嘴的粗口!)”

    而且他的那一双沾满‘鲜血’的双手,一手拿着一张长宽都是大约三十厘米的纸片,另一只手则拿着一条长长的绳子(贝贝:“那是他们刚刚绊倒那三个大男人的作案工具。”),一脸怒气走到三个大男人面前,大概相隔了三米远的距离。

    后边跟着出来的人正是双手环,一派潇洒的苏雅,她的嘴角呛着一抹难以察觉的笑意--向珀啊向珀,谁让你的血型是O型咧?!血这么甜,也难怪只有你会被蚊子咬!

    “哼,颜啦系蚁地听啊!(哼,原来是你们!)”

    原来不是鬼,三个大男人顿时都不怕了,也知道自己刚刚是被这群人给耍了回来。顿时换了一张面目狰狞的脸蛋面对向珀。

    正当这个三个愤怒的大男人刚想要站起来,这一头又传来了向珀的那一把狠的声音,仿佛光用声音就能将人给杀死。。。。。

    “有本事你们就站起来!”黑着脸向珀举起手中的纸片,冷冷的威胁道:“要是你们敢站起来,老子就把鬼火煽到你们面前!反正老子早就想看看鬼火的温度是有多高了,要多久才能把一个人伤着!”

    好恐怖的威胁啊!

    于是这三个大男人虽然十分怨恨,但碍着自己的命,还是妥协了。

    向珀对他们的反应还是有点儿满意的,冷哼一声,回过头来,又对苏雅咬牙道:“小雅,赶紧将亦凡他们喊下来吧!爷我已经等不及要舒展舒展骨头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同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