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后】427苏醒

    

    

    BAIDU_CLB_M_fillSlot("629485");

    (接425章)

    彼时,绿薇正在俱乐部与凤之鸣、米筱贝玩橡皮泥玩得不亦乐乎,接到聂辰天的电话,脸当场就变得十分难看起来:“什么?冷先生出事了?好,我马上就打电话。”

    米筱贝和凤之鸣听到她的话,两人的动作停了下来,脸色也跟着变得凝重起来。

    “绿姐姐,是不是我爸爸发生什么事了?”见她放下电话,凤之鸣立即急切地问。

    “冷先生他中枪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

    “什么?”凤之鸣大叫起来,立即就把手上的橡皮泥丢下桌子上,“我要去医院,我要去看爸爸。”

    “小少爷……”绿薇有些为难,回答得太快,一时忘了问聂辰天应不应该给他们知道。

    但凤之鸣已经不容她拒绝,快速就洗了手,还爬上外面平时绿薇用来代步的车子。

    绿薇无可奈何,只好算了。

    三人正打算出发去医院时,许久不曾下过楼的上官兰居然下来了,虚弱地问:“你们要去哪里?”

    三人闻言,回头一看,看到她抓着栏杆体不舒适的样子,米筱贝赶紧就走了回去扶住她:“上官阿姨,你的病还没好,你应该在上多点休息的。”

    “我已经躺了很多天了,我想下来走走。”上官兰虚弱地笑了笑,“你们要去哪里?”

    外头的凤之鸣见两人还没出来又折了回来,见到上官兰快速地奔了过来拉着她的手:“,快,爸爸中枪了,他现在在医院,我们赶紧过去看一下。”

    “什么?阿莲中枪了?”上官兰本就苍白的脸更白了,如果不是米筱贝扶着整个人肯定晕了过去。

    米筱贝简直是对这个小家伙无语了,说笨嘛有时候很聪明,说聪明嘛有时候又笨得要死,这种状况他不是应该对自己年老虚弱的保密的吗?

    可是,现在话出了头,上官兰也硬要跟着去医院,再加上花家两姐妹有事出去了,没办法之下,绿薇也只好了。

    四人出发,开到门口的时候却又与一辆计程车碰上了。

    陆小鸡处理好其余的事务后让助理先回到美国,自己提着行李箱招了一辆计程车来到这里,本来以为大家都会安分地呆在屋子里,却没料到居然会在门口碰到儿子这一行人。

    “去哪里?”她下车,拦在车子的面前。

    “妈!”凤之鸣见是她,开心地跳下车,“你回来啦!”

    “嗯,我回来了。”陆小鸡抱住他的躯,眷恋地在那小子上蹭了蹭。

    再苦再累,只要儿子还在她的边,她便足够了。

    “妈,别蹭了,爸爸出事了,我们现在要赶紧赶到医院去。”

    耳边传来这么一句话,陆小鸡的躯僵住,猛地抬头看着儿子认真的脸,“你说的是真的?”

    “聂叔叔刚才打电话给绿姐姐说爸爸中枪了。”

    中枪了,怎么会在凤羽被革职时就这么凑巧地中枪了?

    陆小鸡一张脸立即也刷白起来,六年前的一幕在她脑海里回放,感到呼吸都要窒息了,顿时也不敢怠慢从计程车尾箱取出自己的行李放到绿薇的车子上,坐上车子赶往医院。

    一个小时后,车子到达医院。

    聂辰天与陆岐山还在手术门前走来走去,手术已经进行了一个多小时,为什么还不出来?

    两人心急火燎的,突然,一个小影闯入他们的视线,呼啸着奔了过来:“聂叔叔,我来了。”

    聂辰天定睛一看,原来是小家伙来了,再一看尾随在凤之鸣后的陆小鸡和上官兰等一行人,脸色立即变得不是很好看起来,怪责的目光向绿薇。

    绿薇回他一个无可奈何的表,自己也很委屈的。

    陆小鸡注意到他的目光所在,不忍心绿薇受到指责,率先站到他的面前,“聂辰天,是我……”话还没完,声音就被另一道苍老的声音给打断了,“小鸡,是你,真的是你,小鸡!”这时,她才发现在聂辰天的后还站着一个人,那人走出来,一脸激动地看着她,却又不敢相信地走上前来,她看清楚那面孔,惊讶地瞪大了眼,“爸……”

    “小鸡!”陆岐山终于相信眼前这个看起来利落能干的女人是自己消失了六年的养女,一步跨上前一把把她拦进自己的怀里。

    陆小鸡昨晚才做决定,却没料到今天居然就在医院碰到父亲,眼眸眨了眨,目光有些湿润起来,她也反手紧抱,轻道:“爸,是我,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陆岐山没了以前的严谨,声音都颤抖起来。

    陆小鸡摸着他花白的头发,一时之间百感交集。

    她的父亲,也老了!

    两人相拥,直到被凤之鸣的叫声:“妈,这位爷爷是谁啊?”才分开。

    陆小鸡拉着儿子,对陆岐山道:“爸,这是阿莲的孩子,小鸣,来,叫外公。”

    “外公。”凤之鸣十分乖巧地叫了一声。

    陆岐山含泪的目光在外孙的上上下看了一遍,仍忍不住激动地蹲了下来,“乖!”摸了摸那小头,这才看向上官兰,对她颌了颌首:“凤夫人,很久不见了。”

    上官兰也显得有些激动的,忙不迭抓住他的手,“陆先生……”

    年纪相仿的两人,两手紧握,心态复杂,同样的呜咽难言。

    这么多年发生的事实在是太多了,他们作为长辈的却无力为儿女做些什么,实在是对孩子感到十分的愧疚。

    趁着这个空隙,陆小鸡转头,轻问旁边的聂辰天,“怎么一回事?”

    “我也不清楚,冽他比我先出门,一出门就遭到了袭击。”

    “是凤羽吧?”

    “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就是他做的,你也知道,我们的仇人那么多,也不排除份泄露了招惹来其他的仇家,现在只能等着冽出来,看他的伤势怎么样。”聂辰天一想起凤莲一躺在血泊的那模样,他就忍不住一阵心悸。

    “嗯。”

    陆小鸡点头。

    话落,那手术室的灯应声而灭。

    她转过头去,与从手术室推出来躺在担架车上全包满绷带的凤莲一对上,倒抽了一口气,一个箭步跑到担架车俯低叫:“阿莲……”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最近阅读〗

    〖我的收藏〗

    〖我的订阅〗

    〖回到首页〗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军婚如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