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后】405二更

    【六年后】405二更(3162字)

    (上章接错误,继续接404章)

    “你该去睡觉了,来,到这边来。”凤莲一拉着他的手走到另一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是多么的轻,拉起被子,让小家伙躺在上。

    “爸爸,我要听故事。”凤之鸣拉住他的手。

    凤莲一无奈,只好也在头坐下来,“你要听什么故事?”

    “随便!”

    “那我就跟你讲一件当年我经历过的事,怎么样?”

    “好啊!”

    鉴于自己对儿童故事了解贫乏的缘故,凤莲一只好说了自己记忆中出使第一次任务的事,那是一次关于杀人的事,但是他把杀人改成了偷东西,还说的是把东西拿回来,过程惊险,他也说得十分的活色生香,引得凤之鸣听得两眼发光,激动之处还从上跳了起来,这一下顿时把熟睡的陆小鸡也给惊醒了过来,吓得她整个人从上滑下地板,迷惘地问:“干嘛,地震了吗?”打一个冷颤又是着急地叫:“啊,小鸣,小鸣……快,地震了,我们快走。”她从地板爬起来,想拉起上另一边的凤之鸣就走,可在接触到两父子惊愕的目光后,“叮咚”一下才后知后觉地意识过来并没有地震,而是自己吓自己,刹时一张脸就涨红了起来。

    凤之鸣见状,指着她“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妈,你好笨哦,啊哈哈,地震,哈哈哈……”

    陆小鸡瞪着他,都想挖个洞把自己埋了下去,压根不敢抬头去看凤莲一,几乎是落荒而逃:“我去洗澡。”丢下这句话,她速度飞快地捧起睡衣和毛巾走进浴室,几乎用的是小跑的姿态。

    “哈哈哈!”凤之鸣还在嚣张地大笑。

    “好了!”凤莲一阻止他的动作,“别笑了,睡觉!”可是,却遭到反对:“你不也在笑吗?哈哈!”他才发现自己的嘴角竟然也是弯着的,正是对刚才陆小鸡那模样最直接的反应,他忙不迭又敛回笑容,镇定自若地反问:“有吗?”

    凤之鸣鄙夷地睨着他,一副“你好卑鄙”的模样。

    凤莲一当没有看到他的表,把他拉回到被子里,“还想不想听那故事的结局啊?”

    “想!”

    “想就好好躺着。”

    陆小鸡洗完澡后,心都轻松了许多,深呼吸一口气,她慢慢地扭开浴室门。本来会以为看到凤莲一和儿子一起躺在上的画面,但是上却只有儿子一人,那男人不知道哪里去了。她完全推开门,走出外面,疑惑地看了看四周围,发现房门是虚掩的。

    她走过去,打开,走到客厅还是没有没有发现他的影,然后又下了楼,走到差不多最后几阶的时候终于听到声响了,她循着声音走过去,停在厨房的门口,看到里面有两人站在炉子前,矮的是那个这个屋子的好心女主人,高的那个,不言而明。

    妇女在说:“冷先生,没想到你的厨艺居然这么好,真是令我惊讶了。”

    “熟能生巧而已。”他答。

    即使看不到正面,但从其声音听来,他应该是在笑的。

    陆小鸡站在门边,静静地看着那背影。

    眼前的他,真的很像很像六年前的凤莲一,虽然疏淡,但并不冷漠。

    “啊,冷夫人!”这时,妇女回过,看到她叫了起来。

    凤莲一也回过头来,与她的目光对上。

    陆小鸡笑了笑,走进来:“需要帮忙吗?”对那声“冷夫人”并没有否认。

    “不用了,你洗澡的时候,冷先生他已经把什么都做好了,这是最后一道菜。”妇女之前本来是打算上楼问一下他们想吃什么菜的,毕竟冰箱里还有很多今天她从市场买回来的蔬菜,但是后来凤莲一听到她的话后就搁下睡着的凤之鸣就跟着下了楼来,借了人家的房间,如果再让人家下厨的话,他也会感到不好意思的,于是便自己动手了。

    陆小鸡看向餐桌,一个青椒丝,一个炒蛋,简单的家常菜却色香味俱全,这让她想起了六年前在军区宿舍的时候,当时他做菜她只当他是做给他自己吃的,却没想到那居然是做给她,也是那时她才知道原来传说中高高在上的凤少将也是个生活自理的独立人,亏得军区那些人说得他好像多么依赖凤家的样子,事实证明没有凤家,他也会是一个非常出色的人,甚至比在凤家还要出色上百倍,如果凤老爷子知道自己放弃了一个这么优秀的孙子,不知道他是否会后悔,啊,对了,上次去凤家的时候都没有看到老爷子,他不会已经……

    她想得出神,没看到妇女叫自己,直到第三声才反应过来。

    “冷夫人,你在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妇女好奇地问。

    “啊,没什么,就是一些工作上的事。”

    “原来是这样,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两位用餐了,吃完后碗碟你们搁在盘里面,我明天起来再洗。”妇女非常懂时务,体谅地给他们两人留下了相处的空间。

    她一走,凤莲一也熄掉炉子上的火,菜装上盘,见状,陆小鸡也拿碗盛粥。

    两人面对面地坐下,安静地吃着这顿夜宵。

    吃了一半,陆小鸡觉得自己若不说些什么那就浪费这难得的机会,于是开口:“其实你不用抗拒我的,我知道,我和小鸣对你来说是一种困扰,一开始我也确实很激动,毕竟我们都以为你死了六年,压根就没想到你居然还活在这个世界上,而我对你绑架小鸣的事也感到很气愤,所以我才会有那样的举动,至于把妈他们找来,那也是因为我想让她亲眼看一眼她心心念念的儿子,其他人那是一个意外,这件事我做得不好,也给你造成了困扰,对不起。”

    凤莲一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夹菜的筷子顿了一下。

    他抬眸,发现对面的女人并没有看着自己,而是低垂着眼眸。

    其实,他做的确实是太过过分,比如绑架这件事,她会有那样子的反应是理所当然的事,他并不怪她,而他会抗拒,那是因为他对陌生人的态度就是这样,多年来的幕后领导人造成他冷漠的子,他对任何事都没有过多的感起伏,现在突然冒出一个女人说是他的妻子,那种抗拒是下意识的一种神经反,可是,随着相处下来,这种神经反已经渐渐地没了,不然这一刻他就不会和她坐在同一张桌子一起吃饭了。

    当然,这种感觉他是不可能会说出口的,淡淡地回:“不用跟我说对不起,要说对不起,也该是我跟你说,毕竟我有时候做事确实是只会考虑到组织。”

    陆小鸡也没想到他会这么跟自己说,小小地惊讶了一下,抬起头来。

    可惜,这时凤莲一已经低垂下眸去,她并不能看到前一秒他因为自己的话同样惊讶的表

    他会承认自己的错误,那是不是就是说他已经在慢慢地接受自己?

    想到这个,陆小鸡心里有些激动,但她压制住,尽量让声音平稳:“那我们可以像一般朋友那样和平共处吗?”

    一般的朋友?

    除了义父,聂辰天,依蓝三人之外,他没有任何的朋友,如果像她说的那样多一朋友那也未尝不可。

    他想了一想,点头:“只要你愿意,那自然是可以的。”

    陆小鸡开心地笑起来。

    那笑容烙进凤莲一的眼里,让他的表也柔和了起来。

    两人吃完这一顿夜宵后,接下来陆小鸡撸起袖子洗碗,虽然人家女主人那样子说,但她也不可能真的把碗留下来给人家洗的。

    她的心十分的愉快,即使没有让他想起些什么,但只要他不抗拒她,愿意与她像朋友一样相处,而且对儿子好,那她也没什么不满足的了。

    洗完碗后,她上楼去。

    一上楼就听到阳台传来声音,走过去,看到凤莲一站在阳台外,似乎是在打电话。

    她走近,听到他在说:“嗯,你今晚在那边呆一个晚上,明天我去接你回来,别闹了,乖乖的。”

    说得这么温柔,电话那头的人不用说也知道是谁了。

    陆小鸡愉快的心在这么一下低落了一下,深呼吸一口气,她不动声色回到客房,掀开被子躺到一边,然后把儿子抱到中间来,留出另外一边,他若进来,自然也就明白她留的这个位置是给他的。

    一家三口可以躺在一张上,这是她以前想也不敢想的事,虽然事不是十全十美,那也比以前要好,不是吗?

    她自我安慰,闭上眼。过了一会后,耳里听到脚步声从外面走进来,她也没有睁开眼,心里有些揪紧,可是脚步声走到另一边后,她却没有听到被子被掀开的声音,反而是停顿了一会,他又出去了。

    怎么了?

    她慢慢睁开眼,看着还是空着的位,又看了看被带上的门,重新躺回上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发呆。

    如此,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她都以为自己要睡着了可还是没睡着,最后她决定起,出去外面看一下。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 〗

    〖 〗

    〖 〗

    〖 〗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军婚如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