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后】398义父(一)

    【六年后】398义父(一)(3202字)

    “花晴,怎么样?”

    陆小鸡与聂辰天、阎少皇走回酒店大堂,一看到花晴立即就拉到她的手焦急地问。

    花晴什么话都不说,直接把手里的外递给她。

    陆小鸡接过,立即明白了。

    对方肯定是发现了追踪器就藏在外上,所以就把外给脱掉扔在路边。

    花晴拍着她的肩膀,“小鸡,别担心,虽然我们只捡回了小鸣的外,但是,我敢肯定他们肯定是在A市的。”

    “嗯!”她点头。“辛苦你们了。”

    目光一一看过在场其余的人,眼里充满了感激。

    幸好有他们,不然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别傻了。”米筱贝给她一个怀抱,也安慰:“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我们都是你的亲朋好友,有什么事我们都会在你的边的。”

    “我知道了。”

    一行人又说了一些话,最后直到聂辰天说:“不如先去休息吧,这事我们明天再重长计议。”各人才纷纷散去,楼下的房间剩下阎少皇和陆小鸡。

    阎少皇看了看她上的外,明白些什么,说:“我也回房去了。”说完这一句话,他也离去。

    如此,便只剩下陆小鸡自己一人。

    一会后,聂辰天给她找来了一个跌打师傅,那师傅的手法非常厉害,不消一会就把她蹩到的脚给掰回了原来的地方,擦一下药酒除了还有些小痛,便什么事都没有。

    她在房间走了一会,对那跌打师傅微笑道谢:“谢谢你了,师傅。”

    “不用客气,我也是收钱的。”跌打师傅收完钱后便离开。

    聂辰天走到她的边,轻声道:“郎冰,为了方便,今晚你就住在楼下吧,夜深了,你也好好休息一下!”

    “我会的。”

    看着他离开,陆小鸡想关上门,谁知在门快要关上的时候,她听到外面的聂辰天叫道:“冽,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顿时,手停止了动作,门虚掩着,下意识倾耳俯近聆听。

    “义父打了电话给我,我出去一趟。”低淡的男声回答。

    这是他的声音没错。

    “什么?义父来了?”聂辰天的声音扬高起来,明显很是惊讶。

    陆小鸡的眉头皱了起来,第一次从两人的口中听到“义父”这个词语,立即明白【暗堂】的背后原来还有一位更大的幕后人,而那个人估计就是他们口中的“义父”,且这个“义父”说不定对凤莲一那段失忆的子起了十分关键的作用,想到这,她凝紧心神,认真地听了下去。

    “为什么?”大概是见他没有回答,聂辰天又继续问。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现在在这里,让我过去见他一趟。”这一次,他终于回答。

    “那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了,义父说了让我自己一个人。”

    “可是……”

    “你在这里看着他们吧,别让他们到处乱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抓了小鸣的人是谁,小心点别让他们出了什么意外。还有,我出来的时候并没有跟依蓝说,你帮我给她打个电话就说我有事要出来处理一下,让她好好休息。”说完这句话,脚步声从远及近,经过房间往外走去。

    果然啊,就算是怎么样,他还是惦记着那个女人的!

    陆小鸡倚在门边,苦涩地想。

    耳边听到另一道脚步声也远去,她稳了稳心神,深呼吸一口气慢慢打开门。

    门外,不管是凤莲一还是聂辰天都不见了踪影,相信两人是往相反的方向离去的,她看了看四周围发现没有一个人,自己从房间走出来,手里捏着方才花晴留下来的车钥匙,慢慢地带上门往外走去。

    她要跟去看看,那个“义父”他到底是什么人。

    走到大堂门口时,一辆车子驶出去,她闪到一边,等到车子往酒店门口的方向驶去时,她也忙不迭上了车,发动车子跟在后面。

    凤莲一并没有发现她的举动,若是平时他肯定不会这么大意的,但今晚,他的心彻底地乱了,一路上依着导航器握着方向盘驱使着车子,他脑里想的却全是一个小时前在酒店花园后面的片段。当时,他那样烈地亲吻着那唇,没有一丝的抗拒,更多是一种失而复得的雀跃,他虽然很想去压抑,可是却无能为力。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想法,那么也就是说他曾经确确实实过她,因为感觉是骗不了人的,可是在他的记忆中她却又如一个陌生人一样,这种矛盾的绪让他的心变得十分的糟糕。

    突然,手机又响了起来。

    他看也不看,直接拿起耳机放到自己的耳边,还没开口就听到话筒传出来柳依蓝的声音:“冽,你现在在哪里?”

    他的心神拉回,淡淡地答:“我在A市。”

    “咦,你怎么也在A市?我刚才试着联系一下组织里的报科,发现义父居然也在这边,后来找不到你我就自己过来了。”

    “你在A市?”

    “是啊,我现在在去A市的途中,很快就到了。”

    “那我们义父那里见吧!”凤莲一本来并不想让她过来的,但既然来了那也就罢了,想义父见到她应该也会很开心的,只是他怎么也不明白在义父体不舒服的况下他怎么还会到这边来,而且还那么凑巧就在A市。

    另一边,柳依蓝收起手机,嘴角慢慢地勾起一抹笑。

    从沙发上站起来,她走到另外一个房间,对着坐在办公桌后的老人甜甜地叫了一声:“义父,你肚子饿不饿?我给你煮点东西。”

    陆小鸡一直全神贯注地跟着前面的车子,跟着它驶出郊区,驶过一片密密麻麻的小树林,为了避免被发现,她甚至关了车灯,突然,那车子停了下来,她赶紧也在距离几米之远慢慢把车子靠在一棵树木停下,看着前面车子车门打开,高影从里面走出来,往四周围看了看,她赶紧俯低子,待到那影往前走才也跟着下了车子,小心翼翼地跟在那影的后面,走过小树林,来到一片废墟的工厂。

    那工厂明显已经被丢弃多时,人烟十分的稀少,但是,门口却守着几个黑衣打扮的男人,凤莲一走过去的时候,陆小鸡看到那几个男人立即就端正了躯,对他毕恭毕敬地行了一个礼,不用说了,这里肯定就是他们那个“义父”在A市的驻扎点了,可是,把守得这么严谨,她该怎么进去呢?大门口是不可能的了,她只好绕到其他的地方,发现有一个空缺点没有人把守的,而且那里还长着一棵粗壮的大树。

    有了!

    她眼一亮,撩高裙子攀了上去。

    凤莲一进入到工厂内,上了楼,还没站定脖子就被一双手软软地揽住:“冽,嘿,看你还怎么跑出我的手掌心。”

    “没想到你居然比我还快了。”他慢慢地把这双手拉下脖子。

    柳依蓝嘟起嘴,又缠了上去:“你这说得好像我不能比你快似的。”

    “哪有。”

    “有的,你就是有。”

    “好好好,我有,我错了,好不好?”他无奈。

    话一落,一把苍老带着笑意的声音就插了进来:“哈哈,冽你可不能这么宠着这个丫头的,小心把她宠上天了。”

    凤莲一怔一下,抬眸望去。

    房间门前,坐在轮椅上的老人戴着半边的面具,没有戴着面具的另一边脸看起来十分的和蔼可亲,满头的白发,声音沙哑,在说完这一句话后立即就低咳了起来,虽然咳嗽着但一双眼还是十分的精明,一直在不停地打量着他,又问:“咳咳咳,冽,你怎么露出真面目来了?义父不是跟你说不到必要的时候不能露出真面目的吗?”虽然是询问,可话语里的语气十分带着严厉的责怪。

    凤莲一走上前,轻拍他的背脊:“义父,这事我待会再跟你解释,你小心你自己的体,药呢?有没有带过来?”

    “放在书桌上的,咳咳咳!”

    “好,我给你拿过来。”

    他进书房去,果然在书桌的一角发现一瓶喷雾,拿过来放到老人的嘴边喷了一下,老人的咳嗽慢慢停了下来,摇头叹息:“哎,人老了,这残破的体是一天比一天差,不中用了。”

    “义父,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不老,你一点都不老的。”柳依蓝蹲下来为他轻抚口,嗔。

    “哈哈,你这丫头就是会哄义父开心,你放心,义父的体再怎么差也会喝完你和冽那杯喜酒才走的,没有亲眼看到你们结婚,义父怎么舍得就这样子下黄泉呢。”

    “义父……”

    柳依蓝轻拍他一下,转开头,一副害羞得不能自已的模样。

    “哈哈,冽,你看,她害羞了,这丫头居然还会害羞,三年不见,倒越来越像个女人了。”老人哈哈大笑起来,“看来,不早点帮你们完婚,这丫头说不定就被别的男人给勾走了,不行,我的媳妇可不能跟别人跑了,既然这样,冽,你赶紧挑个好子,趁我还在这里的时候干脆就结婚了吧!”说完,他看向凤莲一,发现他的表有些僵硬,立即就停止了笑声,挑起眉问:“冽,怎么,你不开心?”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 〗

    〖 〗

    〖 〗

    〖 〗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军婚如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