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后】375二更

    【六年后】375二更(3158字)

    

    而彼时,另一边的凤家。

    这凤羽和蒋佩雪坐在客厅的沙发不停地抽烟,凤冬建则是坐在对面,头垂得非常低。

    凤莲一没死,这个事实让他们都震惊了。

    特别是凤羽和蒋佩雪,他们感到很恐慌,只能借着烟让自己冷静下来。

    凤冬建看着他们在抽烟,一向不抽烟的他被烟雾熏得呛了起来,最后忍不住轻道:“别抽了,都去睡吧!”

    “睡?怎么睡?这叫我们怎么睡得着?”蒋佩雪瞪着他,“你那个儿子没死,他和他的女人一起回来报复我们。我昨天就觉得阿羽无缘无故被降职不对劲了,看来这一切都是他们搞的鬼。”

    凤冬建并不知道这两母子当初的诡计,只当她说的报复是因为自己偏心于这边而冷落上官兰和凤莲一,所以才会导致这样的事,于是心虚地不敢再回话。当初他那样对上官兰,儿子为她报仇那也是无可厚非的事。但是,心里却又感到很开心,毕竟手心是,手背也是,凤莲一也是他的儿子,知道他没死,他也为这件事高兴的。总之,现在他的心用简单两个字概括,那就是:复杂!

    他看了一眼对面的小儿子和妻子,又低下头去叹了一口气:“都是我连累了你们。”

    蒋佩雪“哼”一声,心乱了,一时也忘了像往那样装贤妻良母,冷声道:“当然是你连累我们。”

    凤冬建闻言,又是惊讶地抬起头。

    蒋佩雪见状,忙不迭又改口:“算了,事到如今,不想发生的事也发生了,如果他真的要回来为他的妈妈抢回认为是属于他的东西,我们也罢了,我只求我的孩子平平安安的,我什么也不在乎了。”说着,她捂着脸“呜呜”装作十分委屈地哭了起来。

    她这一哭,凤冬建的心就更复杂了,安慰道:“是我不好。”

    “当然是你不好,如果当初老天爷没让我们遇到的话,那我就不会上你,也不会无名无份地和你在一起二十多年,我从来就没想过要跟那个女人要争抢些什么,我不过是想我的孩子生活得好一点,希望他们两兄妹名正言顺地当凤家的子孙,不要像我这样被人指指点点,难道这也有错了吗?”

    “不,你没错。”

    “我没错?呵,我错得离谱了,我错在当年生下他们,早知道我们三人会被人这样子对待,我当初就该跳河死了算了。”

    “好端端你干嘛说死不死这样子的话?”

    “不然呢?那个女人不就是想我们三人全部死光光吗?明明她儿子没死,她却隐瞒了这个消息,现在还拉着她儿媳妇一起回来找我们的茬,我阿羽好不容易才爬到总参谋长的位置,她那边倒好,一下子就使把我的孩子给拉下来,这不就等于是把我们上绝路吗?谁知道他们还有什么谋诡计没使出来。”

    “你这……你这……”凤冬建被她这话说得自己不知道怎么回,本来就乱的心更乱了,于是感到有些烦躁:“阿莲他不会是那样子的人的。”

    “哦,你终于愿意说出你心里的话了吗?阿莲阿莲,叫得多亲哟,他现在回来了,你开心了,所以接下来你是不是打算抛弃我们母子三人了?”蒋佩雪这下是真被气到了,瞬地就站起来对着他大吼出声。

    “我哪里是这个意思?”

    “你不是这个意思,你还是什么意思?你说啊,只要你说了,我现在立刻就带着儿子离开你们凤家,反正小菲还在外国读书,我们也可以什么都不要像以前那样子到国外生活去的。”

    “你,你……你讲讲理好不好?”凤冬建也不知道怎么回她的话。

    “好,很好,我明白了。”蒋佩雪立即就走到凤羽的面前,一下子把他拉了起来:“阿羽,我们走!”

    “妈……”凤羽已经够烦了,被母亲这一闹也就烦,顿时也很不耐烦地叫了一声。

    蒋佩雪咬着牙凑到他的耳边,“你还想不想呆在凤家?你想呆在凤家就立刻跟我走。”

    凤羽立即明白她的意思,假装很是不愿,但还是被她拉着走出门去。

    “佩雪,阿羽……”凤冬建跟着追出去,可是,他的步伐没两人快,而且加上出门时被蒋佩雪推了一下,当他走出门的时候,蒋佩雪和凤羽两人已经坐上了车子,凤羽发动起车子,“咻”一下驶出凤家。

    凤冬建跌坐在台阶上,双手痛苦地捂着脑袋。

    好好的一个家,为什么会弄成这个样子的?

    到底是为什么?

    凤羽驶出一段距离后,蒋佩雪就让他把车子停在路边隐藏起来,自己从车子拿过烟点燃,边抽边骂:“该死的老家伙,越老就越糊涂,老娘当初没名没份跟了他二十多年,图他什么,不就是为了能有一天当上凤家的当家夫人,他倒好,那个该死的种死而复活一回来,他就想把我们母子三人踢出凤家,我呸,没门!”

    “妈,你也真是的,明知道这样子你还跟他闹。”凤羽责怪地斜看了她一眼。

    “我跟他闹?你没听到他刚才说的话吗?他说阿莲不会是那样子的人,我呸,那种不会是那样子的人,这可真是搞笑,不是那样子的人你怎么会好端端被降了职?那女人可是他老婆啊。呵,一个美国国务卿,一个是美国总统的朋友,上官兰啊上官兰,我可真小看你了。”说到最后,蒋佩雪被刺激得哈哈大笑起来。她与那个女人斗了二十多年,好不容易才从她的手上把所有的东西抢到手上,谁会料到她的儿子居然没死,还卷土重来,她又惊又气,更多的还有那不甘心。

    凤羽被她这一说,本就担惊受怕的绪更加低落起来,躯都在发抖了。

    蒋佩雪察觉到他的异常,忙不迭把烟给丢了,伸手把他搂在怀里。“阿羽,别怕,我们不会输的。”

    “可是,当年他什么都知道了,他知道是我联合薇薇安把陆小鸡把他给绑走的,现在他们让我降职不过是头一步,说不定下一步他们就会联合薇薇安转为指证我的,我还年轻,我不想坐牢啊,妈,这怎么办?”

    “不会坐牢的,他们想联合薇薇安,那我们就先下手为强。”

    “下手为强?怎么个下手为强?”

    “我们安排狱里面的人先把薇薇安给杀死,这样子他们就找不到证据了,等到你结婚了,连家就是你的靠山,你有事英如不会坐视不管,她爸就她那么一个女儿,她的态度就相当于她爸的态度,连世峰他不会看着你眼睁睁被那种设计的。”蒋佩雪一双眼睁得大大地,眼里充满了杀气。

    被她这么一说,凤羽豁然开朗,躯即刻就停止了抖动。

    “是的,妈妈你说得对,我们是应该先除掉薇薇安,我这就回去安排。”说着,他从她怀里挣脱出来,发动起车子。

    但是,蒋佩雪又阻止了他的动作,“不,今晚我们别回去了,你爸那种人是要教训一下,让他明天来找我们,我们再回去,看他下次还敢不敢帮那种说话。”

    “可是,如果我们这样子做,爸爸他更向那边怎么办?”

    “不会的,我了解你爸的格,他一直觉得对不起我们,他不敢向那边。”

    “那我们现在……”

    “我们现在先回以前的房子住一晚。”

    “好的。”

    凤羽发动车子,调转方向,往另一条道路驶去。

    一到达以前的公寓,他停好车子就快速地上了楼,进入书房开始打电话给狱里的自己人安排杀死薇薇安的事,安排这件事的时候,凤羽十分的小心翼翼,特地避开连世峰的耳目,因为他怕连世峰若是知道自己做过的事会取消他跟连英如的婚礼,到那个时候他就真的是四面楚歌,一败涂地,现在他是能用的人就尽管用上。

    能用的人?

    突然,一张绝美的脸闪过他的脑中。

    对了,他还有一个人可以用的,聂辰天,之前他一直找他要回今井织香,他没给,如果他以这个为条件要挟他和自己合作,让他利用聂家的影响力去狙击凤莲一,让他的公司受挫,那不就可以了吗?

    他喜上眉梢,立即就让手下打电话给聂辰天,让他以为是别人绑架了柳依蓝,然后自己再出面救回来,到时便能以救命之恩让聂辰天为自己服务。

    想到这,凤羽得意地笑了起来:“哈哈,凤莲一,等着吧,这一次我不会让你死得那么容易了。”

    ……

    ……

    【明天就是清明节,各位记得去给祖宗们上把香啊,让祖宗祝福自己考试拿满分,或者赚大钱,又或者是找一个帅气的男朋友or有钱滴老公。】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 〗

    〖 〗

    〖 〗

    〖 〗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军婚如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