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后】348一更

    (接347章)

    凤家的大厅内。

    冷冽与凤羽面对面地坐着,而陆小鸡则坐在单座上,三人形成一个三角形的对峙局面。

    “聂先生要喝什么?”凤羽以主人的份先问出口。

    “随便就好。”冷冽微笑地回。

    “那我就做主了,吴管家,把那天连伯父送给我的茶叶拿出来吧。”

    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立即就把茶盘端了上来,茶具一一摆开,动作娴熟地彻起茶来。

    陆小鸡看着他的动作,看着那精致的茶具很快就被清澄漂亮的淡黄色茶水斟满,脑里一些自己早已放到记忆深处的片段一点一点在溢出,当年她被迫嫁入凤家,在这里她举行了她作为一个女人一生中最为难忘的事--婚礼,彼时她还是一个天真闹的女孩,只希望与自己喜欢的男人在一起,即使没钱吃糟糠那也没,压根就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喜欢上凤莲一,还发生了那么多的事,甚至为他生下儿子。

    世事,真是难料啊!

    她陷入回忆,直到凤羽的声音蹿入耳里:“绿薇小姐怎么不喝?是不是不喜欢喝茶水?”才猛地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不起啊,我只是想着我养的那只小狗,俱乐部里的人不知道有没有给它喂午饭。”努力做出属于女孩的憨表

    冷冽对她机警的反应非常的满意,接着她的话往下说:“你这说什么话,俱乐部里的人当然不会不给它喂午饭。”

    “可是,我还是担心啊,少爷,你也知道那只狗跟了我很久的。”陆小鸡学着绿薇说话的神态。

    她发现,她是真的老了,做这种表对她来说真的是一个非常大的折磨,幸亏多年的磨练在关键处发挥了作用。

    “哈哈!”凤羽笑起来,“聂先生啊,你这个小跟班可真可。”

    “哪里的话,她自小跟着我,没规矩惯了,说话也没大没小的,还请你不要介意才对。”

    “你这说得就不对了,边有一个活泼可的人说说话,那多好啊。聂先生,我明白你的心思的。”

    看来,他是把聂辰天和绿薇当成一对了。

    陆小鸡和冷冽两人都明白凤羽话里所指,怔了一怔,随后冷冽笑了笑,继续说:“凤先生,我们也不是什么陌生的人,这里也没其他的人,不如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脸上带着聂辰天一惯的似笑非笑,神态、声音学得十足十,让陆小鸡看得打从心底佩服他的伪装,她原以为他会被识穿,毕竟一个冷冰冰说话永远没有高低起伏的人怎么能够装扮得了聂辰天那种亦正亦邪的富家公子哥,但现在她发现自己错了,而且还是大错特错。

    凤羽端着茶杯,眼里闪过惊讶。

    他还以为聂辰天会跟他打太极,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直接干脆。

    “聂先生,你这是在说什么话?”他继续装无知。

    “我说的话,凤先生应该是很清楚的,你带走的那个女孩她是香的妹妹,我们之间的事她什么都不知道的。”

    香的妹妹,难怪那女孩会不认识他,不过,那又怎样?双胞胎任何一个都有自己其中的风,如果他两个都可以拥有的话……

    凤羽在心里打起自己的算盘,嘴角弯起来,“香的妹妹?香什么妹妹?”

    “凤先生别打哑谜了,我那么多人看着你把织香带走,我俱乐部的摄像头都拍到你,这个你可不能抵赖了。”

    “织香?”

    “就是香的妹妹!”

    还真会掰。

    陆小鸡简直就想为冷冽鼓起手掌来,这演技,出神入化到她都以为眼前的男人就是聂辰天了。

    凤羽没办法再抵赖下去了,只好又换了一个说辞:“原来那个是香的妹妹啊,不好意思,我以为香是瞒着我一脚踏两船,所以一时对聂先生生了些芥蒂,真是抱歉了。”

    “一脚踏两船?这又是什么说法呢?”

    “昨天我过去的时候,我看到香,啊,不,是织香她亲密地揽着一个男人,我以为是聂先生你欺骗了我,毕竟这里是B市,聂先生你初来乍到,有些事估计不懂,既然你不懂,那我作为生意的合伙人肯定需要做点什么的,不然这合作还怎么下去呢,你说是不是?聂先生!”

    呵,强调B市,这是利用份在压人咯。

    陆小鸡在心底鄙夷地冷笑,六年了,凤羽仗势欺人的做事方式还是一点都没有改变。

    不过,她更好奇,接下来冷冽会怎样回答。

    冷冽镇定自若地抿了一口茶水,嘴角也慢慢地勾起一个弧度,答:“凤先生说得当然是,不过,这次生意我是怀着真诚的态度而来的,你也说了,连先生他也看过计划书,他也对我这个计划非常感兴趣,如果凤先生你认为我什么都不懂的话,我大可以直接找连先生,我相信连先生会更加肯定我的诚意。”

    凤羽眯起眼,声音也低沉了下来:“聂先生,你这是威胁我了?”

    “跟凤先生你相比,我认为我的话还谈不上威胁。你也说了,这里是B市,我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懂那是必定的。不过,我另外也有一件事想要告诉你,明天就是美国国务卿到访的子,美国一直针对贵国,这事相信不止是凤先生你,国际上任何一个懂时事的人都知道,所以文主席对这次美国访华的旅程是十分重视的,未来贵国在国际的地位或许也会因为这次旅程而发生改变。我聂辰天什么本事没有,不过刚巧认识美国国务卿的郎小姐,有些话该说的不该说的,她偶尔也会听我一下,我相信孰轻孰重,凤先生你心里必定十分的清楚。”冷冽微笑地慢慢道。

    凤羽的笑僵在嘴角,他知道聂辰天是加拿大华人首富的儿子,但他不知道他居然还与美国新上任的国务卿是朋友关系。这个美国新上任的国务卿美国掩藏得严严实实的,大选过后在美国演讲却连一张照片都没流传出国际,美国向来是国际上的霸主,要搞神秘,搞特权没有哪个国家能搞得过,近期因为一些事国际间的关系非常的紧张,所以这一次的美国的访华旅程,国家高层是十分重视,如果搞砸了,后果肯定不堪设想的,但是,在B市向来都是他横行霸道,现在被人反咬回来,还是一个国外回来的商人,这一口气憋在喉咙,不上不下的,怎么也吞不下去。

    哼,他聂辰天当他自己是什么人了?他凤羽又是什么人,就算他真的认识美国的国务卿那又怎样?他以为他说这些话他就会害怕了吗?他这个军区总参谋长也不是吃斋的。

    “聂先生,你说了这么多,原来无非是想告诉我你和美国国务卿的关系熟悉而已,这又和香,织香两姐妹又有什么关系呢?”凤羽又重新扬起微笑。

    “也没什么,只是想请凤先生你打消对我的芥蒂而已。”冷冽表一如方才,对于凤羽的无赖行为并不感到惊讶。

    “呵呵,我对你压根没什么芥蒂。对了,刚才忘了跟你说,织香她昨晚就离开我这里了,如果你是来找人的话,我只能说声对不起了,你刚才也看到我未婚妻在这里的,我未婚妻这个人最吃醋,如果织香在我这里的话,她就不会那么高兴地和我出去吃午饭,说不定你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我们吵架的画面。”

    “这么说,我是错怪凤先生你了?”

    “毕竟我也有错,昨天确实是我带走织香的,是不是织香现在已经在俱乐部,而你没发现呢?”

    “我想应该也是的,不好意思,这一次打扰你了,我看我还是先回俱乐部一趟再说吧。”冷冽边说边站了起来,对凤羽笑了笑,转头对陆小鸡道:“绿薇,我们走吧!”

    凤羽也站起来,送他们出去。“那如果聂先生需要人帮忙的话,尽管开口。”

    “那就先谢谢凤先生你了。”

    冷冽上车,关上车门,发动车子调转方向。

    驶出凤家主宅一段距离后,后面一直没有处于沉默状态的陆小鸡转头,看着他已经拉下来的沉脸色,“呵”一声冷笑了起来:“冷冽,你可真有你的,居然连我都搬出来了。”

    ……

    ……

    【还有7000字,继续加油。】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军婚如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