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后】336一更

    【六年后】336一更(3041字)

    

    (接335章)

    “什么?”陆小鸡以为自己听错,惊住。

    “真的,我真的看到阿莲了,小鸡,你要相信我,我是真的看到他了。”唯恐她不相信,上官兰抓着她的手又下了几分力道,脸上的表也是紧张到不能再紧张,说什么都不愿意相信那是自己的幻觉,于是一直重复强调:“我真的看到阿莲了,真的看到了,是阿莲,真的是阿莲……”

    “妈……”陆小鸡想说些安慰的话,可是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手被抓住,另一只手又抱着儿子,只好回头对聂辰天投个求救的眼色。

    聂辰天听得正兴起,阿莲,这个名字后面代表的男人难道就是郎冰的前夫?他虽然知道她之前的名字叫陆小鸡,但是对她的前夫的况却一无所知,现在听到上官兰自己提起来,自然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可是,看到陆小鸡求救的眼神后,他虽然很想继续听下去,却也只得对她点头,伸手去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听到亲生父亲名字安静下来的凤之鸣抱了过来,毕竟先前他留在她心中的印象那么差,怎么着现在也得好好挽救一下的,不然未来可就真的什么机会都没有了。

    “小鸣,现在有点激动,你先跟聂叔叔到外面一下,妈待会再跟你好好赔罪,好不好?”陆小鸡对儿子道。

    凤之鸣抽着鼻子,大眼看了看还在不停重复强调的上官兰,又看了看她,这一次乖巧地点头了。

    大概,他也被自己这模样吓到了。

    “那聂叔叔带小鸣去吃午饭。”聂辰天对陆小鸡投向一个让她放心的微笑,然后抱着小家伙出门了,而且还非常体贴地为两人带上了门。

    他边走,边想:刚才那个举动,陆小鸡分明是想把他和儿子一起支开,不然她不能那么放心任由他抱着儿子出来的,为什么她要那么着紧前夫的事,而且之前调查过她的资料里也只写着前夫已死,可是上官兰却又说没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上官兰说看到人的时候是昨天,那么她应该一直和小家伙在一起的,她看到了,那么小家伙也一定看到了。

    于是,聂辰天笑眯眯地看着怀抱里安静的凤之鸣,柔声问:“小鸣怎么不说话了?”

    凤之鸣幽幽地看了他一眼,又垂下眸子去,不答反问:“聂叔叔,小鸣是不是很不乖?”

    “小鸣怎么可能会不乖呢,小鸣是全世界上最乖的孩子。”

    “可是,刚才我惹妈和那个坏蛋生气了,他还打算把我和关回下面,我是不是连累了大家?”

    “……才不是,冷叔叔一向脾气坏坏的,不关小鸣的事。”为了讨好小家伙,聂辰天不惜在背后说冷冽的坏话。

    “可是……”

    “小鸣不要担心,不管如何,聂叔叔还在这里呢,凡事都有聂叔叔顶着,别怕。”

    “真的吗?聂叔叔你会站在我和妈这边吗?”

    “当然。”

    “好吧,那我姑且相信你。”

    “……”

    说了半天,这小子还只是“姑且”相信他啊!

    聂辰天也不知道该说自己的计谋是成功还是失败,稍顿了一下,不忘刚才想试探的问题,又问:“小鸣,你昨天是一直都跟在一起的吧?”

    “是啊!”凤之鸣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但还是诚恳地点了点头。“聂叔叔想问什么事吗?”

    “小鸣果然是个聪明的孩子啊!”聂辰天暗地里抹了一把汗,“聂叔叔只是想知道,你说看到阿莲,阿莲是不是就是你爹地的名字?”

    “嗯。”

    “那你看到了你爹地,你也看到了?”

    这句话问出后,凤之鸣倒安静了,只是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定定地看着聂辰天,看得他嘴角忍不住抽搐。

    这眼神……怎么似曾相识的样子?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看了半天后,凤之鸣终于摇了摇他那颗小头颅:“认错人了。”

    “认错人?”一个母亲,怎么可能会认错自己的儿子?

    “对啊,她冲着那坏蛋叫我爹地的名字,那坏蛋怎么可能是我的爹地啊,你说这不是认错人还是什么?”

    听完这话,聂辰天惊了,也恐了。

    上官兰对着冷冽叫“阿莲”,那就是她把冷冽认作是自己的儿子,按这样的逻辑分析下去,那么也就是说,冷冽和陆小鸡是一对夫妻,眼下他怀里抱着的小家伙则是他们的孩子。

    这……怎么可能啊?

    简直是比天荒夜谈还要夜谈啊!

    “开玩笑吧,这是……”他自己都感觉自己被雷劈了一遍似的。

    “对啊,分明就是一玩笑,那个坏蛋才不会是我的爹地。”凤之鸣附和。

    话是这样说没错,可是……

    “为什么你却一定那么认为呢?”这才是问题的关键之处啊。

    “我也不知道,她突然就跑了过去对着那坏蛋叫阿莲,我都被吓到了,好不好。”说起这事,凤之鸣自己也感到小小的苦恼,“妈一直都不愿意告诉我爹地的下落,总是骗我说爹地过一段子就会回来,我都六岁了,却不知道爹地是什么模样。”

    “那你知不知道你爹地的全名叫什么?”聂辰天也起了好奇之心,只要有了全名,他不怕查不到。

    “我当然知道啊,我姓凤的,我爹地当然也姓凤咯,名字里有个莲,还有个……有个什么呢?”凤之鸣一下子想不起来,抓着脑袋不停地想啊想啊,看得聂辰天不知道有多捉急。“啊,是了,是一个一字,我爹地叫凤莲一,很独特的名字吧?”他一拍脑袋,终于想了起来,得意洋洋地昂起小头。

    凤莲一!

    不得不说,这三个字是真的把聂辰天给震惊住了,如果说刚才是惊恐,那么现在就是惊骇了。

    这个名字,他自然是知道。

    他在查凤羽的资料的时候就把凤家的底细查得一清二楚,虽然很多资料被掩饰了很多,但是他还是知道凤莲一就是凤羽同父异母的弟弟,有关他的资料,那也是少之极少,只说他六年前死了,之后就什么都没有,而且当时他只顾着查凤羽,自然不理会这个“凤莲一”,但是这个名字还是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小鸣,你没记错吧?你的爹地的名字真的叫凤莲一?”聂辰天再三确认。

    “我没记错,我爹地的名字确实是叫凤莲一的。”凤之鸣言之凿凿。

    聂辰天微微蹙起眉,陷入自己的沉思中。

    如果说他的亲生父亲真的是凤莲一,那么陆小鸡她不可能不认得凤羽的,可是她却什么都不说,居然还帮着他们去对付凤羽,这到底是怎样一种心境?

    啊,对了,想到凤羽,他不得不想起先前一直被自己忽视的那点小想法。

    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他就觉得有些熟悉,当时没有放在心头,现在再对比他见过的几面的冷冽的真面目,认真一想,两人似乎真的长得有那么几分相似,再说冷冽比他早一年成为义父的义子,刚好就是六年前的事,时间与凤莲一死时的时间相吻合。

    种种迹象,不得不让聂辰天有一种怀疑:冷冽就是凤莲一。

    但是,他做事向来认真,光凭自己的猜想还不足以证明什么,而且冷冽看起来也不像是认识陆小鸡的样子,聂辰天的怀疑又慢慢地被压了下去。

    这事,还得好好地去查探一番才行,最好能不经意得到冷冽和小家伙的一点体上的样本,拿到医院去做一个亲子鉴定,那么这事就可以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了。

    聂辰天暗暗记下,又对凤之鸣扬起笑脸,道:“小鸣,今天玩了这么久你也饿了吧?聂叔叔带你到楼下的餐饮部去吃好吃的,然后再给你妈和你打包上来,你说,这个主意怎么样?”

    “当然是再好不过了。”只要一提到吃,凤之鸣自然是乐得点头。

    “好,那我们走。”

    聂辰天抱着他下楼,走下楼梯的时候,他故意颠了一下脚步,吓得小家伙抱住自己,说那时快就那时快,他的手也非常有技巧地在他的头上拔了一根头发。

    ……

    ……

    【还有三千字,加油码字。码字,码字……阿莲的份在经过种种迹象后,马上就要浮出水面咯。】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 〗

    〖 〗

    〖 〗

    〖 〗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军婚如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