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后】322一更

    【六年后】322一更(2076字)

    

    该死的!

    陆小鸡真想狠狠地往凤羽的脸上揍去一拳,可是她又怕脸上的伤会让他怀疑,只能不停地躲闪开他的桎梏,可是,体内的浪越来越大,大得也要把她给淹没了,动作也越来越迟钝,一个不注意,她被凤羽抓住,人又被压回大上,双手、双脚都被紧紧地压制住,动弹不得。

    她咬着牙,从嘴里发出低吼想要挣脱,但力气已经在先前的搏斗中损失了大部分,她根本就不能再以多余的力气去抵挡。

    聂辰天,还有那个男人,他们难道真的打算眼睁睁看着她被强而不为所动?

    “妈的王八蛋。”陆小鸡忍无可忍,痛骂出声。

    凤羽又拉开她的腿,趴在她的上,裤链也拉了下来,眼见局势已经不能再挽回,就连陆小鸡她自己也放弃了挣扎,她的心里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为了儿子和婆婆,她宁愿牺牲自己。

    闭上眼,她等待着屈辱那一刻的来临。

    但是,出乎意料地,趴在她上的凤羽突然不动了。

    发生什么了?

    她蓦地睁开眼,凤羽软趴趴地跌在她的上,整个人似是晕了过去,而边则站着聂辰天,他一双手戴着白色的胶手,一只手拿着一个小小的玻瓶,另一只手则是拿着一枚针,与她的目光对上后,他怔了一下。

    “聂辰天,你们……”陆小鸡咬着牙从嘴里磨出这五个字,想要推开上的凤羽却发现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

    聂辰天赶紧把手上的东西放到一边,脱下手把晕了过去的凤羽推到一边,伸手把她扶了起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颗白色的药丸,不分由说丢进她的嘴里,强迫她吞下去。

    药丸下肚,很快,那股潮就慢慢地退了,陆小鸡的力气也渐渐地恢复了过来。

    “没事了吧?”聂辰天又扶起她,可是伸到一半的手却遭到了拒绝。

    “走开。”

    陆小鸡一双眸全都是熊熊的怒火,“好你个【暗堂】,做事居然这么卑鄙。”推开他,她往外走。该做的事她已经做好的,剩下的她绝对的可以肯定他们必定还有其他的计划,然而,才走到门口却又遭到了拦阻:“陆小姐,你还不能走。”

    拦着她的是绿薇,她的手里还扶着一个低着头的女人。

    陆小鸡猛地又回头瞪着聂辰天,“你们还有什么诡计?”

    聂辰天也有点无可奈何,可是,计划如此,不得不执行。“这个女人是代替你来陪凤羽的,今晚,你还得呆在这个房间。”

    她明白他的意思,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我现在需要一个房间和一新衣服。”

    “可以,绿薇,把人交给我,你带陆小姐去别的客房。”

    …………【分割线】…………

    “陆小姐,请!”

    绿薇带着陆小鸡来到一间客房,对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看到她走进去后,自己转脚步匆忙地往原路折了回去。

    陆小鸡一人站在客房,房内的布置和原先那间没什么区别,只是少了一丝豪华,她关上门,走进浴室,直接就把礼服给脱掉,跨脚踏进冲澡间。

    洗了一个澡后,她的精神总算是恢复过来,绪也恢复到原来的平静。

    这一次,幸好聂辰天去的及时,不然的话……

    她把浴袍,打开浴室门发现房间里如她话里所要求那样沙发已放了一便衣,很简单的运动裤与上衣,她拿起又进浴室换上,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那张假脸皮,除了第一眼的惊艳之外,现在她是深深的厌恶,可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真面目,她却还不能撕掉。

    一休闲的运动衣,一个算得上是浓的妆容,透着几分诡异。

    她不知道这张假脸皮能呆在脸上的时间的期限是多长,但她向来不是在意自己容貌的人,没有理会躺在上,她的本意是趁着凤羽在风流快活的时候她先好好地补一下眠,可是闭上眼睛,明明体很疲惫,头也很沉重,她却没有丝毫的睡意,最后又翻了起来站到边看着下面的景色发愣。

    下面的宴会应该已经接近尾声了吧?毕竟【暗堂】的目标人物是连世峰,凤羽也已经陷入陷阱中,宴会没有再继续下去的理由。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边站了多久,只看到窗下面的灯光在一盏一盏灭掉,到只留下那么几盏,光线很是微弱。

    宴会结束了!

    她离开窗边,打开门走了出去。

    这个时候,下面已经没人,就算是有人也是【暗堂】的人,她相信那些人不会蛮不讲理到不让她四处走走。

    下了楼,如陆小鸡所料那样地,大厅已经没什么人,只有几个工作人员在打扫着,见到她,大家都没有丝毫的惊讶之,反而是对她颌首示意。

    陆小鸡一路畅通无阻地走出俱乐部,在俱乐部四周的草地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又走到后院,发现后院那后之处还有着一番壮阔的景象。

    高尔夫球场!

    用精致的木栅栏隔开的是一个很大的高尔夫球场,碧绿的草地在夜空下看起来辽阔,异常的漂亮,让人心旷神怡。

    她被吸引了目光,打开木栅栏的门,走了进去。

    球场的羊肠小道上杵着的路灯还开着,她沿着路灯一路走过去,夜风轻轻的吹,感觉到有一丝丝的冷意,正打算回头时忽地发现自己站着的小坡下面站着一道影,影手里拿着一支高尔夫球杆,正不紧不慢地打着球。

    微弱的路灯映在他的上,影子修长。

    她看着他一杆进洞,眉皱了一下,抬头,与一双犀利的黑眸对上。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军婚如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