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后】319交易

    (接上章)

    什么?

    这里居然有暗道。

    陆小鸡怔在那打开的暗道前,难以置信。暗道呈梯状通向下面,难道说,下面还有地下室,那男人就在下面?

    她犹豫,要不要下去呢?下面不知道有什么,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奇特的机关,如果不小心碰到那些机关的话,她的命肯定不保。

    陆小鸡想了一会,最后还是坚定了自己原来的想法,迈起脚步走了下去。

    她要知道,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下了暗道,她又发现墙壁有几个开关,手指随意按了一下,昏黑的暗道立即光亮了起来,她又往另一边按了一下,头顶的门轻轻地“刷”一声关了起来。

    做好这些,她开始一步一步往下走,有了光亮,至少可以看清周围的环境,不怕误踩什么陷阱,不过,貌似是她多想了,走了一段路,猜想中的机关并没有出现,如此,使得她畅通无阻地走下了楼道,发现下面又是一条长长的通道,通道的两边各布着不一样的门,而且所有的门都紧紧地关闭着。

    她皱了皱眉头,继续往前走。

    虽然心中不免有些担忧,毕竟任何在人面对着未知不知安危的前景都会有着不一样的恐怖的,她不怕自己丢了命,只怕自己不在,儿子跟婆婆也会跟着出事。

    忽地,又有些后悔了。

    她执意要看一眼那个男人,却把儿子和婆婆的生命抛之脑后了。

    陆小鸡站定脚步,闭上眼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算了,回去吧!”与其冒险,不如求稳。

    正转过想往原路折回去时,忽地,后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似是酒杯跌落地板的声音,她的脚步有一次顿住。

    这道声音如同有了魔法一样吸引着她的心神,让她立即又掉转了脚步,继续像刚才那样往前走,一直走到最后,这才发现最后面并没有有房间门,而是直接拱门敞开的一个大厅。

    声音,似乎是从这里发出去的。

    她有一丝惊愕,走了进去。

    大厅里,只有一张长桌和几张椅子,长桌的面前是一堵监视器墙,俱乐部的每个角落都分割开来呈现在每一个屏幕前,现在那中间最大的屏幕映着的是宴会的况。

    她的目光从屏幕上移到屏幕前的大皮椅,大皮椅背对着她,皮质的椅背非常的高,伫立在监视墙前,分外的引人注目。

    她又往下看,眸光定在皮椅下面的玻璃碎片,没错,那响声确实是从这里发出的。紧接着,又看回监视墙,其中有一个屏幕映着的正是她的影。

    如此一说,她所有的举动都呈现在监视器上了?

    陆小鸡皱起眉,屏幕上的“她”也皱起眉,目光“刷”地盯着皮椅,却不敢再往前一步,因为从屏幕的某些倒影中,她看到了一个影正坐在那皮椅之中,脸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与此同时,皮椅转了过来,男人的脸孔也清晰地映入她的眸中,让她有些愕然地瞠了瞠瞳孔。

    那是一张漂亮的脸,可是却从额头的中间滑下一条疤痕,那疤痕如蜈蚣一样丑陋无比,把整张脸分开两半,透着一种诡异的美感。

    男人翘起双腿,五指相抵,冷然的黑眸紧紧地盯着她,彷如在看死人一样,没有丝毫的感起伏,“郎小姐,你可真是胆大妄为,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擅闯这里,我可以让你在这个世界上永远消失的?”

    他的声音就如他的眸光一样,很低,很沉,不带半分的起伏,明明是说着威胁的话,却云淡风轻的,叫人不由得心底直打冷颤。

    这个男人,他到底是谁?

    尽管心里有惧意,陆小鸡还是没有后退一步,稳了稳自己的心神,目光直直地直视着那冷冰冰的眸光,她大概知道这男人是谁了。“是你!”

    上次打她电话的,应该就是眼前这个男人。

    “没错,是我。”冷冽从头到脚把她打量了一次,尽管聂辰天向他推荐了这个女人,但这还是他第一次亲眼面对她,勇气不小,难怪聂辰天那家伙会青睐了。

    “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为什么不能干脆直接地说出来?”既然确定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上次打电话给她的人,陆小鸡第N次不屈不挠地问出这句话。

    冷冽站起来,皮鞋踩在刚才他刚才不小心打破的玻璃杯的碎片上,眼眸往下看了看,又抬起来,走到酒柜前重新拿出一个新的玻璃杯,然后又折回皮椅,坐下来,拿起放在另一边的酒瓶自斟自饮地问:“你真的想要知道?即使这个会让你丢了你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东西,而且还会被人追杀,你也想知道?”

    “是,我想知道。”

    居然答得如此的毫不犹豫,这就是亲的厉害之处了。

    “好,我就告诉你。”冷冽的眼神更冷了,“我要你连利用你国务卿的份去杀死连世峰。”

    “连世峰?”陆小鸡以为自己听错了,重问了一遍:“你要我用我的国务卿的份去杀死连世峰?”

    “不错,我们【暗堂】向来不会出现在明面上,我们需要一个明面上的人。”

    而这个人,就是她!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我?”陆小鸡越发的不能理解。

    “这个你就得去问聂辰天了,是他选的你。”

    该死的聂辰天!

    这一刻,陆小鸡心里真有种恨不得把聂辰天四分五裂的**,“你们【暗堂】也算是把我算计得够惨了。”她冷笑。

    冷冽对她的讽刺仿若未闻,“你知道这件事是你拒绝不了的。”

    她当然知道,从美国出来她就知道了,因为,她的儿子和婆婆都在他们的手上。

    “说吧,你们要我怎么做。”陆小鸡认命了。

    ……

    ……

    【一直忘了谢谢有些亲送的礼物,现在补上,谢谢CTHHJC 送的两枚金牌,taoyali的红包,兰色妖姬18 的红包,兔兔0928的金牌,没写上的请亲原谅,因为留言聚集多天,都忘了到哪里了。看到有亲留言说现在很磨叽,我也知道,因为有些铺垫要写,请见谅,这章出现之后,我相信亲不会说我磨叽了,明天6000字更新,敬请期待。】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军婚如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