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后】317一更

    (接上章)

    路灯昏暗,树的影倒映在他的上,那背影单独一人站在那里,带着一股诡异的熟悉感。

    曾几何时,也有这么一个人背对着她。

    可是……

    陆小鸡怔怔地看了片刻,自嘲地摇了摇头,转过走回了前厅。

    前厅,聂辰天还在招呼客人,看到她回来,对客人颌首笑了笑:“对不起,我那边有个熟人,先过去一下。”说完就走到陆小鸡的边,“金井,刚才去哪里了?”

    陆小鸡冷冷地看着他,不怀好意的男人,勾起嘴角:“哦,刚才连小姐请我出去了一趟。”说着环视一圈,发现连英如居然不在前厅,不只是她,凤羽也不在了。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去哪里了,可把我给担心死了。”

    担心?

    她看着眼前笑盈盈的男人,从他的脸上她可没看到有半分的担心,真会演戏!

    她张嘴,正想以最犀利的话回击聂辰天,突然,眼一尖,却又发现凤羽从门口的方向走了进来,单独一人,边并没有连英如。

    聂辰天也发现了,嘴边的弧度也跟着弯得更大,看着凤羽对两人走了过去,站定在边,开口问:“我还以为凤先生嫌弃宴会无聊回去了呢,原来是出去散心了,咦,连小姐呢?”

    “哦,她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了。”凤羽微笑答。

    “好端端的怎么会不舒服了?”

    “她自小子就不太好,一激动就容易心悸,连先生从来都不许她在外面多呆的。”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是我这边哪个环节的过失导致连小姐体不舒服了。”

    “哪里哪里,聂先生言重了。”

    “既然这样,那我也放心了,金井,你帮我陪一下凤先生,我继续去招待客人了,凤先生,相信金井她今晚的招待会让你毕生难忘的。”聂辰天的笑若有深意。

    陆小鸡明白,凤羽也明白。

    美人送上门,哪有不吃的道理。

    对凤羽这个风流胚子来说,不吃白不吃,吃了再慢慢谈事,谈不妥他大可以不理会,因为这里是B市,有的是人脉,他不怕聂辰天来横的,而且聂辰天肯定也不敢来横的。

    “谢谢聂先生了。”他也勾起笑。

    两个男人的眼里都透着都明白的深意,笑了一笑,聂辰天又往另一边而去。

    “金井小姐,这里人多,不如我们到外面去吹吹风吧,你看怎么样?”聂辰天前脚一走,凤羽后脚就跟着建议。

    果然是绝配!

    陆小鸡的心里冒出这五个字,暗地里冷笑。

    连英如先前也是这么说的,现在他也这么说,难怪两人可以凑到一起去,不过他说得也对,这里人多,很多东西她都不能出来。

    于是,她点头:“好啊!”

    两人并肩往外走,可是,走到一半,突然全场的灯光暗了下来,独留一盏追光灯,音乐声也响了起来。

    本来还三三两两的人群一下子散开,大厅空出来,追光灯也越变越大,五颜六色的灯光洒满大厅,空地变成了一个舞池。

    司仪出现在中间,拿着话筒以最得体的微笑说:“今晚多谢各位贵宾的来临,现在舞会开始,首先请聂先生和他今晚的女伴金井小姐先舞一曲。”

    话落,追光灯也分别照向两个方向,所有人的目光也看了过去。

    聂辰天走向陆小鸡,对她伸出手。

    陆小鸡看了看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他这个动作是打算让全场的人都记住她现在这张脸皮?抑或是【暗堂】的事是需要她用这张脸皮去完成的?看着眼前的手,为了孩子,她不得不搭了上去。

    聂辰天一扯,拉着她滑进舞池。

    如果是六年前的陆小鸡,她肯定不会跳这种所谓的交际舞,但对现在的她来说,这不过都是小菜一碟。

    两人如蝶翩翩起舞,瑰丽的灯光打在两人的上,让在场所有人惊叹,也让凤羽眯起了眼,更让站在楼上栏杆处不为人所看到的影微微地勾起了嘴角,接着从另一个通道下了楼,站在角落里。

    聂辰天和陆小鸡不停地舞动着,外人看来,两人是在忘地投入,实际两人是在针锋相对着。

    “聂辰天,我总算是明白你今天为什么要我戴着这张假面皮了。”

    “哦,为什么?”

    “你要我去勾引凤羽,是吗?”

    “你又知道?”

    “不然那么多人,为什么只对凤羽一人单独介绍?”她又不是傻子。

    “嗯,说得也是。”

    “你说吧,你到底要我做什么事?我的儿子跟婆婆都在你的手里,你知道我为了他们我可以什么事都去做的。”

    “那你就先做好你现在的事,好好地跳完这支舞曲。”聂辰天还是故作玄虚,说什么就是不把话挑明白。

    陆小鸡皱眉,当下就狠狠地踩了他一脚。

    聂辰天吃痛,步伐即时就停了下来,音乐声也停了下来。

    所有人也都大吃一惊,目光定定看着舞池的两人。

    陆小鸡弯,笑靥如花:“对不起,辰天,我早就跟你说我的舞技不是那么好,你非要我来当你的女伴,好了,现在一曲完了,我们就把地方让给其他的宾客吧!”

    真是个泼辣的婆娘!

    聂辰天伸直子,对着大厅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也展开微笑:“都怪我了,好吧,就照你说的,大家都自便吧!”话完,退出舞池。

    其余人见状,纷纷牵着女伴滑进舞池,一时间,觥筹交错,香鬓舞影,场面好不闹。

    陆小鸡与聂辰天那一幕自然也落在了凤羽的眼里,等她一出舞池,他立即就上前伸出手:“金井小姐,可否陪在下也跳一支舞?”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军婚如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